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無效拒婚:樓下小妻難伺候> 第五十一章戰大叔光天化日下親她!

第五十一章戰大叔光天化日下親她!

    二話不說的喬一喬小腦袋瓜子狠狠地點頭,一副求知若渴的看著他。

    戰赫巖見她表情嚴肅,板著的臉多了一絲的柔和,他緩慢開口:“假的,法律沒有這一項,但是詆毀個人名義是觸犯法律的,不過無傷大雅。”

    哇?!

    喬一喬瞬間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望著戰赫巖。

    這還是秦書萌嘴里不茍言笑的戰赫巖嗎?

    “收起你花癡的嘴臉。”說話間,戰赫巖骨節分明的手指將她微張的紅唇給合上,劍眉輕微的挑了挑。

    收起詫異的喬一喬愣是不知道要說什么才好,半響才慢吞吞道:“倒是沒想到上校也會唬人,而且忽悠起來一套一套的。”

    喬一喬聳聳肩,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戰赫巖的眼底喊著淡淡的笑意,長臂直接將穿著休閑裝的她撈進懷里,將她的小臉裹的嚴嚴實實,只有一雙眼睛露出來。

    不明所以的喬一喬剛想掙扎,結果他冰冷的唇就吻上來了!

    高出一個頭的他屈著身體、低著頭吻她!

    喬一喬的瞳孔不斷的放大,卻一直沒有對焦。

    直到一秒……

    兩秒……

    一分鐘后……

    戰赫巖的余光見角落里的人離開后,才松開了快喘不上氣的喬一喬。

    “哇!變態!”說時遲那時快,喬一喬隨意的抹了下紅腫的唇,抬起左腳狠狠地踩上他的腳,“你干嘛啊?光天化日之下,你還要不要臉了?”

    氣急了的喬一喬怨恨的瞪了他一下。

    昨晚配合他不過是無奈之舉,大早上的他還犯渾?

    越想越氣的喬一喬見他不說話,只是對上他那似笑非笑的星眸,更是生氣:“軍痞的氣性出來了?我還以為你是正人君子呢!”

    氣呼呼的喬一喬小臉漲得通紅。

    戰赫巖收起眼底的笑意,一本正經道:“光天化日下親吻自己的妻子還有錯?再說你見過這么帥的軍痞子嗎?”

    薄唇輕輕地勾了勾,嚴肅的臉頰在陽光下溫柔不少。

    恨不得命中要害的喬一喬也瞥到了剛離開的車子,縱使恨不得打死他,卻也不敢隨意的動手。

    兩人一前一后的往戰家老宅走去,期間誰也沒有說一句話。

    直到走到轉角處時,戰赫巖才拉著喬一喬往星海苑走去,一臉懵的喬一喬呆呆地問道:“不是去看老夫人嗎?”

    戰赫巖回頭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她:“不去,張嬸已經將消息帶回去了,回去后你要干嘛就干嘛。”

    剛開始有點兒冰涼的小手被寬厚的大掌握住,喬一喬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手掌上的老繭。

    看在他沒有在動手的情況下,她這才輕松下來。

    任由著被他拖著往星海苑走去。

    ……

    富人區不遠處的咖啡廳里,林天澤被拽上車后直接被送到這里。

    本就冷清的咖啡廳被人包場后,除了幾個服務員外,就只有他一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這冷氣讓林天澤不由自主的幻想起來,難不成是喬一喬良心發現?

    這個想法一出,他立馬打消。

    而這時門外一身白色連衣裙戴著墨鏡、口罩的女人走了進來,她那高傲的身姿讓人不寒而栗。

    林天澤看了眼逆光而來的女人,只覺得很是熟悉,仔細的想了想也沒想明白眼前的人是誰。

    直到女人坐在他的對面,她身上散發的氣勢壓下來讓林天澤感到不能喘氣。

    有點害怕的林天澤歪著嘴笑道:“不知您是?我是喬一喬的舅舅,也是戰上校的舅舅。”

    自報家門的做法讓林天澤覺得對面的女人多少不會亂來。

    女人將口罩和墨鏡摘下,一雙美眸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來,典型的鵝蛋臉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我知道你是喬一喬的舅舅,我叫曾綺柔,是赫巖的未婚妻。”女人將墨鏡放在桌子上,客氣的介紹了下自己。

    回過神的林天澤下意識的感覺脊椎發涼,要是沒看錯的話,她就是影后吧?

    林天澤尷尬的撓了撓臟兮兮的頭:“久仰大名,只是戰上校和我們喬喬結婚,曾小姐也不能在以未婚妻來稱呼了吧?”

    林天澤雖然混蛋,但好歹林家曾經也有錢,人情世故的事情他還是明白。

    曾綺柔冷笑一聲,紅唇上的譏笑顯而易見:“林先生的侄女成為小三很榮光嗎?還是覺得兩百萬都不給的侄女需要你用心去維護?”

    她話里話外的意思非常的清楚。

    林天澤暗自咋舌,想到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里,心里多少也明白他的事情被她調查的一清二楚。

    “那賤人不給我,難不成曾小姐會給?”林天澤睥睨的看了眼曾綺柔。

    反正都是來嘲諷他的事,左右也沒有必要去討好。

    曾綺柔不怒反笑,美眸閃過不明深意的含義,紅唇微張:“林先生小看我了,別說是兩百萬,就是五百萬我也給的起。”

    先不說影視圈那背地里的事情,就是曾氏企業一年下來的利潤也不止這些。

    五百萬對她來說小意思。

    林天澤賊眉鼠眼的瞧了瞧曾綺柔,隨即雙眼一亮,狗腿的討好道:“此話當真?不過我也不是沒有底線的人,觸犯法律的事情我可不干。”

    先不說他有沒有這個膽,就是有了五百萬也只夠他瀟灑一回。

    為了這一回的瀟灑丟了小命,這不是他的作風。

    端莊的坐在椅子上的曾綺柔面不改色的點頭:“我要喬一喬滾出赫巖身邊,我可以先給你兩百萬做定金,事情成功后三百萬直接轉入你賬戶里。”

    林天澤佩服的看著曾綺柔,一點拖泥帶水的模樣都沒有!

    喬一喬當初給他那一百萬,可是簽下了各種協議,反之一個陌生人只要做一件這么小的事情,就給他五百萬!

    “哈哈!”林天澤得意的笑了笑,心里盤算了一番才開口,“好啊,拿捏喬一喬我可是有分寸,我答應你!”

    幾乎沒有兩分鐘的遲疑,林天澤就答應了曾綺柔的條件。

    曾綺柔瞥了眼林天澤,邋里邋遢的形象看了就讓人倒胃口,偏偏還以為他是滿打滿算的人。

    要是獅子大開口的話,說不定她也不會讓他做。

    曾綺柔將準備好的銀行卡放在桌面上,重新戴上墨鏡和口罩,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林先生知道該怎么做吧?”

    看到銀行卡雙眼就發光的林天澤毫不猶豫的點頭:“曾小姐放心,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說出去,并且也沒有見到過你,我是不甘心喬一喬有錢不愿意給我才做那一系列的事情!”

    盡管他現在還沒想好要怎么做,但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道理他是懂的!

    曾綺柔滿意的往外走去,前后五分鐘都沒有。

    拿著銀行卡的林天澤忽然感覺這一刻非常的不真實,好像曾綺柔真的沒有出現過,要不是多了銀行卡,他一定會覺得這不真實!

    收拾好心情的林天澤將銀行卡揣進兜里,美滋滋的往外走去,眼底的陰狠一閃而過。

    喬一喬是吧!

    就算是他的侄女,阻礙了他的錢財,就該死!

    ……

    被半路拽回來的喬一喬回了星海苑,最后直接窩在臨時的畫室里沒有出去。

    戰赫巖也因為有事進了書房后就在也沒有出來過。

    喬一喬一邊勾勒著漫畫女主曼妙的身材,一邊和視屏里的秦書萌聊天:“別什么八卦都往我身上丟好不好?”

    也不知道秦書萌是怎么知道戰老夫人安排的事,她剛進畫室沒多久就接到秦書萌的視屏聊天。

    “切,你和舅舅是夫妻,這種事也很正常好不好?”視屏里的秦書萌正在化妝,忽然想起什么一般,目不轉睛的盯著只露出側臉的喬一喬,“你還沒告訴我感覺怎么樣呢?是不是特別的棒?”

    喬一喬一回頭就看見手機里秦書萌那猥瑣的模樣,她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戰赫巖棒不棒這件事她怎么知道?

    想起昨晚的事,喬一喬羞澀的緊抿著唇。

    秦書萌了然的笑了笑,大大咧咧道:“別害羞,新時代的女性怎么能這么古板?話說舅舅這陣子都要和你膩歪在一起嗎?”

    剛剛還一臉壞笑的秦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