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義診

    云綰歌沒想到,這一回,鐵公雞還真拔毛了。

    細面、粗糧,加起來得有一石多。

    把個寧家人都震住了。

    這年月,也只有那些真正的富戶,家里才會有余糧啊。

    “我跟人打賭,贏的。

    這么多,我也吃不了,就給你們了。”

    云綰歌道。

    寧大娘看著云綰歌,一臉的難以置信,“給我們?”

    “對啊,過幾日,我就要回涼城,難不成還要帶著這些糧食上路?”

    云綰歌道。

    寧大娘眼圈一紅,一時不知說什么好了,只道,“小公子,真的,你叫大娘說什么好?

    你是我們一家子的恩人啊。

    要是沒有你,我們現在還不知什么樣兒呢。

    遠兒,香兒,過來。”

    寧大娘拉著兒女,就要給云綰歌磕頭。

    云綰歌滿頭黑線,連忙避開,一面給秋紅和醉兒使眼色,讓拉著點。

    “大娘,我不過八歲的孩子,您這樣可真是折煞我了。

    快別跪了。

    再跪我要走了哦。”

    如此,寧大娘方不跪了。

    云綰歌松了口氣,自去房中歇息。

    這廂,眾人在院子里就忙活開了。

    自家留了些糧食,剩下的,寧大娘讓寧致遠列了份單子,將這條街上,生活貧困,無錢買糧的先記下來,然后,再一家一家的送些糧食。

    每家送的都不算多,但這年月,一碗雜糧面,都能救活一家子人。

    他們這無疑是雪中送炭了。

    而寧家,沒有私吞這些糧食,而是選擇將大部分分給窮人,這讓云綰歌頗為欣慰,善良的人,才值得她幫助。

    就在寧家這邊忙活的時候,蕭若水也在城東的街頭,擺起了義診的攤子。

    城東,是這座城中人流量較好的地方。

    蕭若水一身白色錦服,端坐在桌前,手拿一支毛筆,沾了沾墨,正在紙上寫著什么。

    烏黑墨發,用一根雕花木簪束起,越發顯得干凈利落,又俊俏可人。

    瞧她不緊不慢的模樣,沫兒有些坐不住了,“小姐,這都快半天了,一個人都沒有,咱們還是回去吧?”

    她可從來沒有這樣拋頭露面過,被來來往往的人瞧著,總是臊的慌。

    蕭若水擱下筆,漫不經心的瞟她一眼,“急什么?

    人家沒病自不會來,若是病了,就來了。”

    “可是,這都半天了,不見一個人來。”

    沫兒小聲嘟囔。

    蕭若水哼笑,“叫你吆喝又不愿意,那不只有等人來?

    再說了,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何況,她義診,不過是做給某個男人看的,至于看病,她不在乎。

    “小姐。”

    沫兒發急,卻又不敢再說什么。

    蕭若水抬抬手,將寫好的一摞紙遞給她,“諾,不會吆喝,發傳單會吧?

    看到過來行人,只將這紙發到他手上。

    上頭寫了我義診之事。

    只要有人需要,會來這邊的。”

    “哦,好。”

    若真有人來,沫兒倒還能松口氣。

    就這樣干坐著,被人當猴似的瞧著,才真真叫人難受呢。

    沫兒拿著傳單,勇敢的走向了人群。

    這廂,蕭若水單手托腮,考慮著,要不要再弄口大鍋,熬點甘草湯,這樣更吸引人一點?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