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震懾

    果然,換了招牌之后,就有人過來打聽了。

    只是,來的,皆非善類啊。

    一個邋里邋遢的二流子模樣的男人,最先坐到了蕭若水跟前,半個身子都要倚在那桌子上,那臭烘烘的嘴,恨不得拱到蕭若水的臉上去。

    “小妹妹,你會瞧什么病啊?

    哥哥我這全身不得勁,你幫著瞧瞧呢。”

    蕭若水嫌惡的將椅子往后挪了挪,本想將人趕走,奈何,這時,卻有更多的人圍了過來,顯然,是想看熱鬧的。

    那二流子越發得了意,干脆整個身子都朝她靠過來,“小妹妹,你別躲啊,你倒是給哥哥我瞧瞧啊。”

    說著,還伸手欲拉她。

    圍觀的人,嘻嘻哈哈的,顯然,苦悶窮困的生活中,突然來了這么點子有色的材料,讓人一下子興奮起來。

    蕭若水深吸了一口氣,俏臉一沉,道,“這位公子,你要瞧病,就好生坐好。

    若來找茬的,可別怪我不客氣。”

    “喲,小妹妹這是惱哥哥了?

    哎呀,哥哥這心口疼的厲害。”

    二流子那臟兮兮的手,下流地揉著自己的胸口,一雙眼睛淫邪的看著蕭若水。

    蕭若水真想剜了他的眼睛,剁了他的爪子,不過,轉念一想,她擺這義診攤,不就怕沒人嗎?

    此刻,圍了這么多人,又有這二流子愿意作示范,她不該錯過這個機會才是。

    忍著作嘔的心思,蕭若水唇角努力擠出了一點笑意,當著眾人的面,仔細的看了看這二流子的臉,隨即道。

    “這位公子,心口疼啊?

    且將左手伸來,我替你先診個脈。”

    蕭若水說的一本正經,二流子一聽,大喝一聲‘得令’。

    圍觀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蕭若水置若罔聞,細白的手指當真按上了二流子的手腕,兩指搭上了脈搏。

    “唔。”

    二流子當即瞇著眼,快活的發出了叫人臉紅羞臊的聲音。

    蕭若水神情凝肅,又道,“張嘴,舌頭伸出來。”

    “啊?

    伸舌頭?”

    二流子不懷好意的朝眾人瞧了瞧,“當著這么多人,不好吧?

    要不,咱們換個地兒?”

    蕭若水縮回手來,拿著帕子輕輕擦了擦指腹,一邊冷聲道,“公子,你是否常有心悸、憋悶吐不出氣,腹部時有疼痛?”

    “額?”

    二流子一下子愣住了,“你,你怎么知道?”

    “還時常牙齒出血?

    夜里難眠?”

    蕭若水不答反問。

    二流子被震住了,“你,你真的懂醫術?”

    “當然。”

    蕭若水自信而矜傲的揚起了小臉,道,“在下京都人氏,師從太醫院王太醫,此番,本是來青陽探親,閑暇幾日,便想為百姓做點事,免費看個診。”

    “你,你真的是大夫?”

    二流子吞了口唾沫,不敢相信。

    其他圍觀的人,再看蕭若水,也帶了幾分敬畏,京都來的,還師從太醫院的太醫,那得多大的來頭啊?

    他們這些人,真是有眼無珠啊。

    “這樣,我給你開個方子,你照著吃幾副,三日后再過來。”

    蕭若水不管這些人,徑直拿起筆,在紙上洋洋灑灑的開了方子。

    開好后,給了二流子,“記住,三日后,我還在這里,你找我復診。

    你這病險的很,若不及時救治,怕是熬不過今冬。”

    她話說的嚴重,不止二流子,就連圍觀群眾都被震懾住了。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