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撿漏> 1959 驚喜還在后面

1959 驚喜還在后面

    奇怪的瀑布在張思龍的眼前出現了一幕從未見過的場景。

    那兩幕瀑布宛如兩條永不交匯的銀河,太陽打在瀑布上泛起晶瑩絢爛的七彩!

    那兩道七彩銀河中,五顏六色的的七彩炫光在眼前中靜靜泛照,無盡星海在自己眼前無聲流轉。

    就在彈指一揮之間,那恒河沙數的無盡星辰在流轉之間幻滅,重生。

    瞬間已是億萬萬年。

    恒河沙粒般的星群眨眼間誕生,頃刻間爆炸成灰。

    霎時之間,如同彈指一揮,又似曇花一現。

    玄之又玄的宇宙幻化跟張思龍腦海識海深處突然有了一個明悟。

    黑漆漆的識海盡頭猛然間爆發出一道傳世般的光亮。

    如同天堂之門開啟的那一刻,一個遠古的巨大身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那身影高不可攀,頂天立地,渾身上下氣機流動,帶給張思龍說不明道不盡的幻之又幻玄之又玄的無窮感受。

    張思龍就如一只卑微的螞蟻仰望著珠峰一般,在那高不可攀的身影下索索發抖。

    忽然,那身影低頭看了張思龍一眼,微微一笑,瞬間消散!

    “道可道,非常道……”

    張思龍腦海里傳出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響。

    隨著最后一滴海水滴落,張思龍回過神來,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世界。

    這個世界,跟自己以前看到的不一樣,跟自己剛才看到的也不一樣。

    這個世界,比以前小了!

    一剎那間的當口,張思龍悟了。

    這個悟,只有張思龍自己一個人知曉!

    這個悟讓張思龍到了另外一個層次。

    身下的游艇依舊在顛簸不休,張思龍卻是牢牢穩穩的如釘子一般站立不動。

    看著遠處的太平山,看著身后的維多利亞港,再看入海口的海龍脈,最后的目光凝聚到那填海地!

    視野當中,張思龍似乎已經看見了未來那方帆大廈鼎力而起的畫面,禁不住發出一聲悲壯的大叫,撕裂長空!

    七——星——拜——月!!!”

    轟隆隆!

    啵啵啵啵啵啵……

    天空之上,一陣陣巨大的轟鳴聲自北方而來,橘紅色的紅點在人們的視線中慢慢放大。

    近了,又近了,最近了。

    一架標號為港島空運的直升機慢慢的懸停在一座別墅的上空。

    巨大的破風聲在那太平山上回蕩,螺旋槳卷起的超強臺風吹得人眼睛都睜不開來。

    鮮艷的長裙隨著那螺旋槳帶起的大風獵獵的飛揚,將她們的主人變成了那敦煌飛天的天女。

    億萬青絲漫卷,吹動女孩們青春的長發,在各色墨鏡的映照下,那架橘紅色的直升機慢慢地降低身子……

    樹木發出痛苦的哀鳴,游泳池的水被吹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最后滿溢出來。

    避開那漫卷的青絲,穿過那獵獵飛揚的長裙,透過瑩瑩如玉的小腿望過去,一個人不停的揮動著熒光棒,指揮著直升機慢慢的降低。

    幾個頭戴安全帽的人員聚集在一起,奮力地拉動繩索。

    有驚無險的,直升機脫開了吊鉤,沖著下面的人驕傲的搖頭甩尾,嗚噠噠飛走,留給人一個挺翹的屁股背影。

    “媽逼啥技術啊,我親哥閉著眼睛都能比他開得好。”

    “哎呀壞了!哥,快過來!”

    “這里被茲了條口子,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這下沒搞頭了。兩百三十萬吶!”

    “我操你大爺,你們科學院壞我親哥大事,賠錢!”

    兩天過去,七世祖的熊貓臉越發的腫得厲害,兩只眼睛幾乎都被重重疊疊的熊貓臉遮蓋得不見。

    這是屬于正在消腫的正常階段。

    一大幫子人急沖沖到了七世祖跟前,乍見那一個弧形鏡片上的裂口禁不住齊齊變了顏色。

    “小口子,沒事。能用。”

    一個五十多歲的穿著工作服的男子信誓旦旦的保證,讓現場的人面色輕松了不少。

    金鋒點了點頭靜靜說道:“朱院士,八點之前,能不能點亮?”

    朱允炆的后人朱天重重點頭:“這些都是國字號最優秀的安裝工人,他們都是老鳥。點亮時間不會超過八點二十。”

    金鋒看了看那物件輕聲說道:“小是小了一點,也就湊合用吧。開工!”

    隨著金鋒的一聲令下,六十多號工人開始行動起來。

    別墅空地上那小山高的兩堆直徑足有七八米的異形廣告牌在烈日之下閃動著白森森的幽光。

    這是金鋒的又一個大殺器。

    像這樣超級巨型的廣告牌必須是定制物品,能用的地方屈指可數。

    價格不僅昂貴,運輸也是個巨大的難題。

    太平山上道路狹窄,根本沒有車子能把這兩個超級大家伙運上來。

    說來也算金鋒的運氣不錯。生產這廣告牌的公司就在五色羊城的工業園區,原本這兩個大家伙是給某個特殊單位生產的。現在卻是被金鋒借調了過來。

    可就算是這樣超級尺寸的大家伙,金鋒都還嫌小了一點。

    眾人無語之際也在暗暗驚駭。

    一陣雪花香純的氣息遠遠的襲來,穿著七分褲的曾子墨到了金鋒跟前:“電力夠不夠支撐?”

    金鋒指了指別墅東面不足兩公里的地方,把望遠鏡遞給曾子墨:“重新安了個變壓器,專線專用,下午五點就能做好。王曉歆在負責。”

    曾子墨放下了望遠鏡輕聲說道:“到時候動靜可能太大,會犯眾怒。我建議用發電機,備用也行。”

    “嗯!你考慮得很周到,黃宇飛就在辦這事。四臺大馬力發電機已經過閘口。”

    “軍用級的。”

    聽到這話,曾子墨抿嘴展露一抹輕笑,水潤的失去了焦點的目光柔柔看著金鋒,無聲的吐露著自己的情愫:“今晚的港島一定會很熱鬧。”

    金鋒嗯了一聲,微微昂首靜靜說道:“會很美!”

    忽然間,曾子墨指著維多利亞港的一處地方吃驚的問道:“金鋒。那是什么?”

    順著曾子墨的視線望下去,不借助任何工具都能清楚的看得見一朵朵晶亮的金光在烈日之下不停閃動,刺得人睜不開眼。

    那七朵金光的位置很獨特,不論站在哪個角度看下去都能看到那反光面。

    看似只有多金花,但隨著陽光的照射,卻是有千朵萬朵,炫目得不得了。

    這當口,曾子墨又發現了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

    在那維多利亞港南岸一大片的地界中,各處大廈頂上強光一道亮過一道,刺得人心悸。

    而那七朵金花的加入更加讓那一片地界的反光倍亮了三倍,整個地界被千百萬朵的光面光柱光幕映照得幾乎看不見他們的本來面容。

    更叫人一陣陣眼花和煩悶,那種感覺就像是暈車。

    金鋒拿起電話沖著那頭說了一句:“天璇星擺錯了。重新來。”

    話剛說完不到一分鐘,一道劇亮的光柱映射過來,宛如一道激光,曾子墨急忙偏頭避開光線,下意識的閉上眼睛。

    “別看。”

    “會傷!”

    金鋒把自己的太陽鏡遞給曾子墨,接過她的望遠鏡:“那是七星拜月,專門用來對付他們的七重七煞!”

    “時間不夠只能用航天器上的反光紙,效果相當好,只是壽命不長。”

    “但也足夠。”

    曾子墨長長吁了一口氣祛除眼瞳的煩悶,輕聲說道:“那這兩個廣告牌又是?”

    “也是光煞的一種。到時候會配合七星拜月使用。徹底破殺掉他們的七重七煞。”

    “今晚,讓你看最燦爛的夜景。”

    曾子墨展眉一笑,挽住金鋒的胳膊,冰肌玉骨映著金鋒的黑黝黝粗糙的手臂,強烈的色彩反差對比在陽光下更為明顯。

    “他們一定會很驚喜。”

    金鋒指了指某處地方輕聲說道:“驚喜還在后面。”

    曾子墨眨眨眼露出一抹疑惑,金鋒偏頭過去,七世祖這當口已經拿起了電話,桀桀桀的笑著:“哥。到位了。”

    金鋒面色收緊,默然點頭,舉起右拳肅聲叫道:“開動!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