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第387章 壕無人性慕少凌

第387章 壕無人性慕少凌

    阮白將驗孕棒交給周小素,她擔憂的等在外面,并沒有立即離開。

    周小素的狀態看起來很不好,她不能留下她一個人。

    過了幾分鐘以后,周小素拉開了洗手間的門。

    她拿著驗孕棒的手顫抖著,面色蒼白而死寂。

    阮白一眼便看到,測孕紙上那兩條鮮紅的杠杠……

    她的眼皮猛地一跳,眼底的神色很復雜:“周姐……”

    阮白來公司這么久,根本沒聽說過周小素有男朋友。

    周小素也一直給自己標榜單身主義,甚至放言說,要一輩子投身事業做個女強人,打定了主意一輩子都不結婚。

    可是,她怎么會突然懷孕了?

    周小素神情很慌亂,腦海中一片亂糟糟的。

    老天究竟在給她開什么玩笑?她只是醉酒跟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了一夜,沒想到竟然一次就中獎了,這世上還有比她更衰的女人嗎?

    “我真的懷孕了,這下完了……”周小素苦笑著說,向來開朗的她,此刻面色很是憂郁。

    “周姐,孩子的父親是誰?”阮白猶豫著問道。

    周小素眸中閃過一絲迷茫:“孩子的父親……那一晚我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跟一個男人發生了關系。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根本不敢看他的臉,直接落荒而逃,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阮白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失魂落魄的周小素。

    在她的眼中,周姐聰明,處事圓滑,工作能力也很強,向來是個樂天派,很少流露出這么驚惶又無助的表情。

    阮白上前,心疼的抱住了周小素:“你怎么這么糊涂,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后悔也無濟于事,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排這個孩子。”

    周小素看著阮白對自己關切的眼神,她的理智漸漸的回籠過來:“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先容我想一想吧。”

    這個孩子來的很不是時候。

    她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而且現在正是她升職的關鍵期。

    T集團有嚴格的規定,懷孕和哺乳期的員工,是沒有資格晉升的。

    他們設計部的經理,之前曾無意間對她透露過,這次升職的員工名單里,其中就有她的名字。

    可是,這個意外的小生命,卻打亂了她全部的計劃。

    周小素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周姐,不管你做出什么樣的選擇,我都會尊重你的決定。如果你想打掉這個孩子,我陪你一起去醫院。但是你要好好想一下,這畢竟是一條無辜的小生命,況且,墮胎對女人的身體傷害很大……”

    或許是女人做了母親,心底都會變得慈悲,阮白其實不太贊成,周小素放棄這個寶寶。

    “嗯,我會好好考慮。”周小素聽著阮白的安慰,更是心亂如麻。

    她把手放在肚子上,現在尚且平坦的小腹,看不出絲毫懷孕的跡象。

    她好后悔,那天干嘛喝的爛醉如泥,更后悔沒看那個睡了自己的男人一眼,以至于他什么樣子自己都不知道。

    周小素憂心忡忡的想,如果孩子的父親是一個很糟糕的男人,怎么辦,會遺傳給寶寶嗎。

    ……

    慕少凌臨時有飯局,跟董子俊一起離開了公司。

    剛好阮白可以留下來陪周小素聊天,談心。

    直到八點多,慕少凌的電話打來。

    阮白下樓,去停車場。

    這一整天發生了太多的事,外出考察項目,拍攝香水廣告,還有周小素和李妮的事情,讓阮白覺得好漫長。

    阮白來到停車場,看到慕少凌正抽著煙,在跟董子俊交談著什么。

    他的表情非常的嚴肅,冰冷。

    而當他看到她走過來的身影,男人的目光瞬間變得柔和了些許。

    阮白不是那種光芒四射的女人,但她給人的感覺極為特別,恰似她的名字,嫩生生的,軟軟的,渾身上下透著一種特別的氣質,就好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讓人忍不住想要仔細品嘗一口。

    董子俊看到阮白走了過來。

    她的模樣,溫暖似陽,沖淡了冬日的嚴寒。

    董子俊對阮白打了個招呼,說道:“阮小姐,慕總今天應酬的時候喝了點酒,不能開車。我有點事脫不開身,不能送你們回去,你能開車嗎?或者,我打電話給司機小劉,讓他過來接你們?”

    慕少凌卻直接將車鑰匙遞給了阮白:“不用了,讓小白開車吧。”

    阮白下意識的看了下慕少凌的車,黑色的布加迪威龍,嶄新的能映出人的影子,看起來威武而霸氣。她驚嘆,這車起碼得千萬以上。

    雖然她拿駕照好幾年了,但基本上沒怎么摸過方向盤,這車她能開得了嗎?

    慕少凌夾在指尖的煙,忽滅忽暗,他用力的吸了最后一口,將煙蒂扔到了不遠處的垃圾桶里。

    然后,他對著阮白道:“走吧,我們回去。”

    嗅著他身上淡淡的酒味,阮白不由自主的,捏緊了手中的車鑰匙:“我的車技不怎么好,平時沒怎么開過車……”

    慕少凌俊朗的眉目舒展,唇微勾:“沒關系,這次就當練練手,以后我給你配一輛車。”

    “我怕把車撞壞了。”阮白低聲回答。

    這么豪華的跑車,萬一給撞壞了!

    慕少凌語氣輕松的調侃了她一句:“你的車技再差,也不會把車撞到護欄,或者開到樓頂去吧。”

    阮白搖頭:“那倒不會,只是我的車技不太嫻熟,要是撞壞了這輛車,估計賣了我也賠不起……”

    慕少凌忽而邁開長腿,他頎長的身軀逼近阮白,成熟的氣息包裹著她。

    阮白心跳迅速加快了幾分。

    男人撩起她的長發把玩著,莞爾一笑:“撞壞了,就把你賠給我,用你的一輩子來賠償。”

    阮白沒有說話,只是心跳的很厲害。

    慕少凌攬著她,將她塞到了駕駛座上。然后,他繞到車的另一邊,坐到了副駕駛座上。

    他溫聲對阮白道:“不用緊張,車子只是傍身之物,自然比不得我們兩個的安全重要,你就當它成一個玩具車,盡管放心的開,撞壞了也不是你的責任。”

    阮白有些哭笑不得,某男未免太壕了!

    竟然讓她把豪車,當成玩具車來開,她可沒有那么心大……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