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第500章 火熱的吻,一個接一個

第500章 火熱的吻,一個接一個

    慕少凌手指間夾著香煙,姿態優雅的對著煙灰缸彈了彈:“把人找出來,問出主謀,不管用何種手段。”

    他的聲音,陰寒,低沉,聽到人的耳朵里分外好聽,卻無由來的讓人背脊發涼。

    “是。”董子俊頷首。

    他知道,老板這次是動了真怒。

    ……

    慕少凌折回了病房。

    因為阮老爺子高齡,加上他身體不是太好,阮漫微便先帶著父親回去了。

    阮白又安慰了李妮好一會兒,等好友驚嚇的心情平復下來,她才囑托董特助送她回家。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慕少凌跟阮白。

    阮白定定的望著慕少凌,一身休閑服的他,貴氣依然,燈光打在他如雕塑般的俊顏上,讓他的五官顯得愈發的深邃,迷離。

    這個太過耀眼的男人,可惜桃花太多。

    她不由得想起了他參加宴會時候,手機那邊,那一道嬌嗲的女聲。

    盡管很想問出口,但阮白略蒼白的小嘴兒動了動,最終沒有問出聲。

    她曾說過,要給予他百分百的信任,那自己就不該疑神疑鬼。

    慕少凌感覺到了阮白的欲言又止,長腿一邁,走到她的病床前,坐了下來,將她柔弱的身體抱入懷中。

    不知道什么時候,她已經成為他的一貼安慰劑,只要抱著她,他冰冷的胸口便浮現一抹暖意。

    阮白就像是融入了他血脈里的一份細胞因子,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的情緒。

    “怎么了?是不是還在擔心李妮?不用擔心,其實李妮在宋北璽那里,除了受了點驚嚇,并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有我在,宋北璽不敢做的太過分。”慕少凌憐惜的擁著阮白,以為她還在擔心李妮的事情,這樣安慰她。

    “嗯,我知道。今天的事情真的要謝謝你。”阮白安靜的窩在他的懷里,將他抱的很緊,仿佛怕失去他一般。

    慕少凌深解阮白的性子,她將自己抱得這么緊,證明她在害怕什么。

    他抬起她的下巴,果然看到,她清澈如許的眸子里,淌著一抹來不及收回的憂傷。

    他愣了一下。

    慕少凌突然想到,在宴會上,自己跟阮白通電話的時候,林寧突然插進來的聲音。

    火熱的吻,一個接一個的,落在阮白的額頭上。

    慕少凌邊吻,邊跟她解釋:“今天是林老太太的壽辰,我去了林家為她祝壽。跟你通電話的時候,插入聲音的那個女人是林寧,我在陪她逢場作戲。今天那個女人只是挽了我的胳膊,不過,來醫院的時候我在附近的酒店浴室沖洗了好多遍,我已經將她的味道全洗掉了。你聞聞,我身上是不是有一種沐浴露的味道?”

    看他一本正經的向自己解釋,甚至還捋起袖子,將胳膊往自己鼻子上湊,阮白難受的心,倏然就釋懷了。

    她執起慕少凌的手,把玩著他修長干凈的手指,臉上揚起一抹干凈的笑:“我相信你。我以前說過,無論你做什么我都會相信你,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捕風捉影。只是,有時候明知道你在做戲,心里難免還是有些難過。大概愛一個人就是這樣,渴望獨占,希望獨有,哪怕別人看一眼,都覺得是在搶。”

    愛情真是奇怪的東西,它縈繞在兩人間,連接著兩顆炙熱的心,就像是被誰下了蠱毒。

    有時候它甜如佳釀,有時候卻苦如藥丸。只要擁有了它,那就相當于同時擁有了幸福,甜蜜,兼酸楚,疼痛。

    慕少凌撫摸阮白細嫩的臉頰,她的皮膚真的極好,細膩的連一點點毛孔都看不到。

    在她臉頰上深深吻了一記,他對她保證道:“我知道現在你的心里不好受,我也一樣。跟那個女人做戲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等處理完這事件,我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讓你成為名正言順的慕太太。”

    “嗯。”這一刻,阮白埋首在他懷里,笑顏如花。

    ……

    次日,雙胞胎聽說阮白醒了,鬧著要來醫院看媽媽。

    慕少凌便帶他們來了醫院。

    慕軟軟扯著哥哥的手,膽怯的站在麻麻的病床前,粉嫩的小臉掛滿了淚珠兒。

    她只喊了一聲“媽媽”,眼淚便像兩道流淌的小溪流,汩汩而下。

    阮白對女兒招招手。

    等她走到自己跟前,阮白心疼的為女兒擦拭眼淚:“寶寶,不要哭,媽媽沒事。”

    畢竟只是個五歲的孩子,慕軟軟依然忐忑不安,尤其是當她看到麻麻打著石膏的腿,更是咬緊了嫣紅的嫩唇。

    想到媽媽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軟軟就忍不住責備自己,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非要鬧著去洗手間,媽媽也不會為了推開她,被車撞了。

    慕軟軟和哥哥從小就缺乏母愛,阮白的出現,彌補了他們母愛的空缺,還有對親情的渴望。

    軟軟很喜歡這個溫柔可親的媽媽,但自己卻害的她出了車禍。

    她好擔心,萬一媽媽因為這件事,不喜歡自己了怎么辦?

    阮白握著女兒柔軟的小手,小女孩小小年紀就愛美,尤其當她外出的時候,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必須連頭發都得梳的一絲不茍才會出門,但今天她卻連頭發都沒來得及梳理。

    齊肩的發披散在慕軟軟小小的肩膀上,微微有些凌亂,襯托得女孩本就精致小巧的臉蛋,愈發的稚嫩了。

    說實話,這一對雙胞胎阮白都極喜愛,但情感上,她更偏愛女兒多一些。因為湛湛從小自理能力就很強,而且聰明過人,不需要大人投注過多的注意力。

    軟軟雖然也很聰明,但畢竟她是女孩子,被慕少凌養得嬌氣,偏偏心理上這孩子又很敏感。

    因而,阮白對女兒更憐惜一些。

    看到女兒愧疚的表情,阮白便知道,這幾天她肯定一直活在自責中,這讓她心頭一痛,對女兒越發的心疼了。

    撫摸著她的小腦袋,阮白安撫了一陣:“乖孩子,媽媽真的沒事。你們兩個是上天賜予媽媽最美好的禮物,無論發生什么事媽媽都會繼續愛你們,只要你們平安健康就好。”

    母子連心。

    大概這就是血濃于水的感覺,作為他們的母親,阮白想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送給他們,同時也會下意識的為他們摒除一切潛在的危險。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