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八章 深夜遇襲

第八章 深夜遇襲

    紅桃望著木云澈遠去的背影,覺得這位陰晴不定的大少爺對司落櫻一直都說不上好,但也不壞,只是在訓練司落櫻修行方面,太過苛刻了。

    不過,這也沒辦法,冥王府非常的無情又現實,在這里,只有修為高的人才會被尊重,否則就是都沒有用的廢物,比看門狗都不如,非常的現實!

    紅桃將昏死過去的司落櫻抱到床上,一邊整理司落櫻額上的碎發,一邊道:“大姑娘,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夠成為上仙。到時候,一定不會有人再敢欺負你了。”

    夜晚,司落櫻做了一夜的惡夢,夢見自己死了一回又一回!

    每一回死亡的時候,她的身體都會身臨其境的感覺到劇烈難忍的疼痛和悲傷。

    極致的痛苦令司落櫻每每幾乎要從夢中醒來,但卻并未真的醒來。

    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死去,深深的陷入到痛苦和絕望之中,無限循環!

    清早,司落櫻終于從惡夢中驚醒時,渾身上下已經被汗水打濕了,雙臂抖得像是被狂風卷到空中的落葉一樣,感覺周遭的一切,都十分的不真實。

    一聲沉悶的呻吟從司落櫻喉嚨沖出,她蜷縮成了一個蝦子,雙臂緊緊的環住自己。

    紅桃從外面走進來,看到床榻上的司落櫻樣子,立刻跑上前,擔心的問道:“大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哪里不舒服,我去給你請大夫來。”

    司落櫻一把抓住紅桃,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兒。

    這時,木云澈以及冥王府的五朵妖花,烏泱泱的走了進來。

    三小姐木槿花看到司落櫻還躺在床上,立刻尖聲指責紅桃道:“該死的懶奴才,都什么時辰了,竟然還不侍候你家主子起床修行。”

    說完,還不忘譏諷司落櫻,說有什么樣懶惰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懶奴才。

    紅桃被木槿花氣得夠嗆,憤恨不平的替司落櫻辯解道:“大姑娘雖然修為低,但是修行從未偷懶過,甚至比你們任何人都要認真努力。她今天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才起晚了一些。”

    木槿花見紅桃頂嘴,立刻瞪眼睛呵斥道:“牙尖嘴利的丫頭,什么時候輪到你在這里大放厥詞。”

    說著,就要動手抽紅桃。

    司落櫻猛地從床榻上跳下,一把抓住木槿花的手腕,木槿花冷笑,對司落櫻放狠話道:“怎么,就憑你這個廢物,還想和我動手。信不信,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司落櫻甩開木槿花的手,環視了屋內的眾人一眼,心內苦笑,多么似曾相識的畫面啊!

    “不好意思,耽誤大家時間了。只是,昨天晚上有魔族人入侵冥王府,不知大家有沒有和我一樣受到了驚嚇?”

    司落櫻說完這些,也不等大家回答,就又接著道:“如今看來,我是白替大家擔心了。看來昨天晚上,似乎只有我一個人,被魔族人襲擊了!”

    冥王府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夠進出的,魔族人就更不可能滲入進來,司落櫻更相信就是眼前這群人,有人昨天晚上冒充魔族人,襲擊了她。

    只是,關于昨天晚上的記憶,司落櫻十分模糊,她隱約的記得,在她昏倒時,迷暈她的那個蒙面少女,似乎將劍捅進了她的肚子。

    可是清早起來,她除了頭是昏昏沉沉,十分難受之外,身上竟然一點兒傷都沒有,令她不禁感覺昨天晚上遇襲的事情,可能只是一個惡夢而已。

    但是司落櫻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惡夢,因為床上被利劍劃破的床幔和破損的窗子,無不證明,昨天晚上她確實遇襲了。

    四小姐木絨花聽聞司落櫻昨夜遇襲,立刻上前關心道:“落櫻姑姑,你有沒有受傷。魔族人怎么會進入到冥王府,這真是太嚇人,太不可思議了!”

    木槿花對司落櫻的說辭嗤之以鼻,一臉的不相信:“司落櫻,你糊弄傻子啊!這里可是冥王府,別說魔族人了,就是一只蒼蠅也不敢隨便飛進來。你想裝病偷懶,就不能找一個像樣的借口嗎?”

    二小姐木海棠也不認同司落櫻的說辭,一臉嚴肅的對司落櫻道:“大姑娘,冥王府守備森嚴,不可能有人隨便入侵。況且,魔族人被冥王大人阻隔在陰山之外,沒有那個膽量和實力來冥王府撒野。”

    木芙蓉眼神兒慵懶,言語卻是十分尖銳道:“大姑娘,你剛才那番說辭,若是被人傳出去,定會有人趁機詆毀冥王大人,說他駐守陰山不力。”

    木槿花立刻點頭附和道:“對對對。我看司落櫻就是故意詆毀冥王大人,給冥王府抹黑。”

    她說完,立刻看向木云澈道:“云澈哥哥,司落櫻偷懶不去修行不說,還編造謊言詆毀冥王大人,必須嚴厲處置!”

    木云澈一向不問青紅皂白,除了逼迫她們刻苦修行之外,對其他事情都漠不關心,司落櫻知道自己今天肯定少不了懲罰,但還是倔強的仰頭看著木云澈。

    木云澈看著司落櫻額上的冷汗,問道:“你現在還感覺不舒服嗎?”

    司落櫻對木云澈突如其來的關心感到非常詫異,一時愣住,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

    木云澈見司落櫻未回答,就又問了一遍道:“你身體有感覺哪里不舒服嗎?”

    司落櫻這才意識到,自己并沒有聽錯,木云澈確實在關心她,立刻搖頭道:“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既然你沒事兒,那就去修行訓練吧!”

    木云澈對司落櫻丟下了這么一句話,就轉身朝外走去,木槿花見此,急得跺腳道:“云澈哥哥,你不能就這樣放過司落櫻。”

    木槿花見木云澈似并未聽見一般未理睬她,便扭頭譏諷司落櫻道:“你若是想偷懶不去修行那最好不過了,我巴不得你這個廢物趕緊被趕出冥王府。”

    說完,她也轉身出門,急沖沖的追上木云澈。

    木芙蓉懶洋洋的看了司落櫻一眼,什么話都沒說,走出房門。

    木海棠沖著司落櫻說了一句“快點兒出來,不要浪費大家時間”,然后也走了出去。

    木絨花笑著挽住司落櫻的胳膊,同木棉花一左一右伴著司落櫻走出門,并好奇的詢問司落櫻,昨晚是否真的遇到了魔族人襲擊?

    司落櫻隨便敷衍了兩句,然后看著遠處的木云澈背影有些出神,她不明白木云澈怎么就突然轉了性,竟然沒有責罰她?

    木云澈對待冥王府眾人的訓練,變得更加嚴苛,尤其對司落櫻的監管訓練,嚴苛得幾乎到了變態的地步。

    司落櫻咬牙堅持,偶爾實在堅持不住了,就向木云澈撒嬌。

    但木云澈完全就是鐵石心腸,根本不吃這一套。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