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五十二章 你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第五十二章 你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巫馬臻擔心草叢之中有蛇,結果司落櫻忽然指著地面道:“那里就有一條蛇!”

    巫馬臻登時嚇得跳腳,驚呼出聲,不過他在看到司落櫻捧腹哈哈大笑時,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

    木槿花看著耍寶一般的巫馬臻,立刻不屑的對身側同行的木絨花和木棉花道:“真不知道巫馬皇族,怎么會出這樣的廢物!”

    膽小的木棉花聽到木槿花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嘲笑人族皇室的皇子,嚇得一聲不敢吭的低下了頭,默默走路。

    葉寧居士和良笙教士,再三叮囑大家注意活動范圍,若是遇到危險,立刻用煙火彈進行求救。然后再次提醒大家這次的訓練時間是一周后,便讓大家結伴去周圍的樹林內獵殺妖獸,進行實戰修行。

    大家立刻三三兩兩的散開,開始在林中尋找低級妖獸。

    司落櫻看著慢慢悠悠,像是在市場遛鳥散步大爺一般的巫馬臻,立刻催促道:“你能不能快點兒,一會兒妖獸受到驚擾,就該都跑到樹林深處了。”

    巫馬臻仍舊不緊不慢,閑庭信步道:“妖獸不是地里的白菜,哪里有那么好的運氣,在修行第一天,就能隨便輕易遇到。咱們有一周的時間,你不要擔心,不要著急,小心被樹根絆倒了。”

    司落櫻忍住了翻著白眼的沖動,反駁道:“怎么不可能,之前我在小華山正峰的山腳下,就遇到了一只十年的金斑龍睛虎。”

    巫馬臻狐疑的打量司落櫻:“怎么可能,金斑龍睛虎可是妖獸中的兇獸,雖然只是十年,但是以你聚氣三級的修為,哪可能還活到現在。”

    司落櫻不與巫馬臻多說,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我命大,行了吧!”

    其實,司落櫻當時只是聚氣二級,若是沒有祝清流出手,她確實早成了金斑龍睛虎的口中餐。

    不過,當時司落櫻用來智取金斑龍睛虎的那個土坑,若是沒有那么淺,說不定她一個人也能把金斑龍睛虎解決掉了!

    畢竟,木云澈時常教導她,打斗的時候,不要光憑修為武力,還要會動腦子!

    司落櫻有信心,以她一個人的能力,也能夠成功獵殺到妖獸。

    司落櫻與巫馬臻走到一處蒿草遍生的樹林內,司落櫻一馬當先的握著短劍,走在前面,身先士卒的砍伐一人高的蒿草。

    恐怖的蚊蟲像是從樹上落下的馬蜂窩一般,不停的砸在司落櫻的身上,司落櫻一邊驅趕蚊蟲,一邊砍著蒿草,并警告一臉閑情愜意的巫馬臻道:“這一次的野外修為訓練,我最起碼要升到聚氣五級。所以你認真點兒,不要拖我的后腿。”

    巫馬臻笑了笑,沒有答話,而是盯著司落櫻手中的短劍問道:“你既然是冥王府的大姑娘,怎么還用這么劣質的劍?”

    “冥王府的人,要到了聚氣五級,冥王大人才會贈予寶劍。我現在只有聚氣三級,自然......”

    司落櫻說到這里,忽然停下腳步,扭頭看向巫馬蓁,揚起手中的短劍道:“怎么,你看不起這把短劍?”

    巫馬蓁笑著搖頭:“不是,我只是好奇......”

    結果他話還未說完,司落櫻就猛地將劍尖兒抵在巫馬蓁的喉嚨近前:“別看不起它,它可殺過不少人!”

    巫馬蓁盯著司落櫻的眼睛,認真的看了許久,然后食指與中指并攏,推開短劍,繞過司落櫻,并說了一句:“我不相信!”

    巫馬蓁嘲笑司落櫻說大話,說司落櫻的樣子看上去,就是那種就連雞都不敢殺的人。

    司落櫻正欲開口時,兩道身影飄然落在她身前的蒿草之上!

    司落櫻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習文與習禮兩兄弟,笑問道:“兩位師兄,有何賜教?”

    表情傲然的習文,居高臨下的看著司落櫻道:“這里的蒿草太高了,我還以為你是一根兒青蘿卜!好心提醒你小丫頭,小心點兒,不要被狼叼走了。”

    習禮緊接著就跟說相聲一般,不給司落櫻回應的機會,開口附和:“就是,小丫頭,遇到妖獸你最好趕緊跑。不過妖獸可能會嫌棄你這干巴的小蘿卜頭,不夠塞牙縫的,說不定會放過你。”

    說完,二人旁若無人的哈哈大笑起來。

    司落櫻也不氣惱,笑呵呵道:“多謝二位學長關心!”

    巫馬臻笑著上前與習文習禮打招呼,二人知道巫馬臻的身份,雖然打心眼里瞧不起巫馬臻這個草包七皇子,但礙于禮數,還是微笑著鞠躬行禮,然后祝福巫馬臻和司落櫻能有一個好成果,便離開了。

    司落櫻看著消失的習文和習禮背影,不忿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升到入神級別,我一定找你們挑戰。”

    說完,她看向巫馬臻道:“傻大個兒,麻煩你積極上進一些,咱們兩個只有獵捕到妖獸,快速的提升修為,那些個自以為是的家伙,才不敢再瞧不起咱們。”

    巫馬臻微笑著點頭,問司落櫻,怎么沒有看到她的寵物?

    司落櫻這才想起,今天早上出門時,忘記叫醒比她睡得還死的鸑鷟了!

    司落櫻問巫馬臻那么關心小不點兒做什么,是不是想要偷走賣掉?

    想起那日巫馬臻偷她錢袋,不禁疑惑的問巫馬臻,他明明是皇子,應該很有錢,為什么還要“踏早青”?

    巫馬臻看著司落櫻笑了笑,然后只說了兩個字兒:“好玩!”

    司落櫻瞥了巫馬臻一眼道:“你還真是對得起草包皇子這個稱號。”

    司落櫻說完,覺得這話有些過分了,便立刻道歉道:“對不起,我不是......”

    巫馬臻打斷司落櫻的道歉:“沒關系,你說的又沒錯,與我那些心懷天下的皇兄相比,我確實是個不長進的草包。”

    司落櫻有些尷尬,但立刻對巫馬蓁鼓勵道:“沒關系,咱們兩個一起努力。我相信,只要堅持努力修行,咸魚一定能夠翻身。”

    巫馬臻看著司落櫻笑了笑,眼底卻是沒有一絲的溫度。

    忽然,司落櫻停下腳步,將短劍橫在胸前,巫馬臻立刻警惕的低聲詢問:“發現什么了?”

    司落櫻彎著身體,默不作聲的仔細聆聽了片刻后,皺眉扭頭問巫馬臻道:“你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