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六十七章 意圖不軌

第六十七章 意圖不軌

    司落櫻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木寒水當成球拋在空中耍了半天,現在木寒水說的話,她是一句話都會相信了。

    司落櫻悄悄向后倒退了幾步,一臉狐疑的對木寒水道:“你剛才說過,之前有人拔出劍后,又插進去了。”

    “對,那個人從新將劍插回去之后的第三十天,死了。”

    “你又是騙我的對不對?”

    司落櫻扯著嘴角,硬是擠出一個笑容,看著木寒水,迫切的希望他點頭。

    結果木寒水竟然微笑著反問道:“你覺得,我會騙人嗎?”

    冥王木寒水是什么人,他哪里有閑心會沒事兒哄騙一個小姑娘玩兒。

    司落櫻思及至此,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木寒水怎么會好心幫她尋找武器,完全就是因為她修為低,丟了冥王府的顏面,所以就以這種方式逼迫她快速提高修為。

    若是三十天之后,她仍舊沒有達到入神級別,到那時,洛英神劍自然會將她這個廢物斬殺。到時既幫助冥王府悄無聲息的除去了廢物,又不用冥王木寒水自己親自動手,保全了他的名聲,簡直就是一舉兩得,滴水不漏。

    司落櫻想明白之后,直視木寒水道:“上一個拔出劍的人,也是冥王府的人?”

    “你猜。”

    我猜你個大頭鬼,司落櫻現在恨不能拿劍在木寒水身上捅一百個窟窿。

    司落櫻不再理睬木寒水,凝視著土丘之中熠熠生輝的洛英神劍,然后一咬牙,從新走到小土丘近前,將洛英神劍再次拔出。

    她才不要死,她一定會成為這四海九州之中,人族最厲害的女上仙!

    木寒水將司落櫻眼中閃過的堅毅看在眼中,嘴角微微上翹:“許久沒有回冥王府了,也該回去看看了。”

    司落櫻將劍掛在腰間,看著已經踏蒼木劍飛到空中的木寒水,一臉戒備道:“你一會兒,該不會把我從上面推下去吧?”

    “我沒那么殘忍。”

    司落櫻聞言,正欲腹誹之時,木寒水忽然又來了一句:“我隨便抬一下手指頭,就能射穿你的腦袋,不會去費那個事兒。”

    司落櫻無語到了極點,她跳到木寒水的蒼木劍上,忍著拔劍刺木寒水的沖動,翻著白眼兒嘟囔道:“真夠冷血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蛇變的?”

    聽到司落櫻的嘟囔,木寒水問道:“你說什么?”

    司落櫻立刻笑著奉承道:“我說冥王大人英明神武,蓋世無雙,令魔族聞風喪膽,風靡萬千少女,簡直就是人族之光,百姓之幸,四海九州,再也找不出像你這樣優秀的豪杰人物了。”

    木寒水聽到司落櫻隨口就來,好不走心的拍馬屁,微笑道:“你真是這么想的?”

    怎么可能!

    司落櫻心中的木寒水,就是一個冷血又無情,只會摧殘她的惡魔。除了一張好看的面皮之外,一無是處!

    但她可不敢把心里話說出來,笑著違心的點頭道:“那當然。我的對冥王大人的敬仰之情,就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木寒水不等司落櫻把馬屁拍完,忽然猛地提高了速度,害得司落櫻不僅咬到了自己舌頭,還驚得下意識的摟住了木寒水的腰,忍不住對著舌頭一邊吹氣,一邊暗罵道:該死的木寒水你等著,以后我一定把你綁在馬屁股后面游街!

    一眨眼的功夫,二人便乘劍到了冥王府,司落櫻落地后,立刻準備開溜。

    她可不想被冥王府的五朵妖花看到自己同冥王木寒水在一起,否則,還不得被妒火中燒的五人給生吞活剝了!

    結果,她剛要落跑,就被木寒水一把揪住了后脖領:“你想去哪里?”

    “我尿急,去茅房。”

    司落櫻話音剛落,一個尖銳的女聲,就像是從地底躥出的小鬼被鐘馗逮了一個正著一般,凄厲的響起:“司落櫻,你個蠢蛋,跑哪里去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司落櫻轉過身,就看到木槿花帶著一眾人,滿臉怒氣,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同行的,竟然還有國學府的良笙教士。

    木槿花一馬當先,跑到司落櫻面前,劈頭蓋臉開罵道:“司落櫻,你好大的狗膽,竟然勾結魔族人。沒想到,你還敢回來冥王府?”

    司落櫻屁股都被魔族公主巴羅波兒給抽開了花,現在恨不能去魔界把巴羅波兒抓住吊起來毒打,結果木槿花竟然火上澆油的栽贓她與該死的魔族人勾結,忍不住高聲道:“木槿花,你少冤枉我。反倒是你,為了爭搶一只鬼眼藍蛛,不僅將我打下地穴不說,后面見到魔族圍攻我,竟也不幫忙。我看你,才是與魔族人勾結,圖謀不軌!”

    司落櫻說完,掃了一眼木絨花和木棉花:“還有你們兩個無情無義的家伙也是一樣。”

    木槿花聽司落櫻當眾指摘她,立刻黑了臉,就要動手。結果木絨花忽然上前,一下子將她撞開,然后一臉關心的對司落櫻道:“落櫻姑姑對不起,當時我看到魔族時,完全嚇壞了,下意識的就逃跑了。不過現在見到你沒事兒,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說完,她也不等司落櫻答話,就立刻朝著還未轉身的木寒水行禮道:“木絨花見過冥王大人,一定是冥王大人救了落櫻姑姑吧?”

    木棉花也匆匆上前給司落櫻賠不是,然后朝木寒水行了一個禮之后,便退到一邊。

    其他人在看到冥王木寒水之后,也都紛紛上前行禮,木槿花在惡狠狠的瞪了司落櫻一眼之后,笑著給木寒水行禮,然后立刻一臉正經嚴肅的向木寒水告狀道:“冥王大人,司落櫻勾結魔族欲行不軌。咱們冥王府,絕對容不下她這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奸詐卑鄙小人。”

    司落櫻被沒事兒就愛往她身上扣屎盆子的木槿花給氣樂了,問木槿花哪只眼睛看到她與魔族人勾結了?

    木寒水看了木槿花一眼,然后看向司落櫻道:“她說的可是實話?”

    司落櫻又是一陣無語,之前若不是木寒水及時出手,她都要被魔族那個變態公主給抽成血葫蘆了。如今,木寒水竟然裝傻反問她,明顯是想要看她在眾人面前出丑。

    司落櫻覺得,木寒水和木云澈都是那種見不得她好,并且在她掉井里面,還要丟幾塊兒石頭下去,生怕她不死透的那種混蛋!

    這時,木絨花忽然上前拉了一下木槿花的胳膊,替司落櫻分辯道:“三姐姐,落櫻姑姑從小在冥王府長大,她怎么可能去勾結魔族人對付冥王府,這對她又有什么好處?”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