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九十五章 字畫暗藏奧秘

第九十五章 字畫暗藏奧秘

    帝后軒轅氏交代了百花宴游弈第一個節目的規定后,一些性子急的女生,立即伸手在長桌上面翻看起來。

    司落櫻也拿起一卷字畫,輕輕展開,仔細的辨認起來。

    坐在司落櫻肩頭的鸑鷟,也低著頭看了一眼字畫,然后伸長脖子,四處張望,查看別人手中的字畫。

    這一眼看下來,鸑鷟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低聲對司落櫻道:“小櫻子,我覺得其中有貓膩。”

    司落櫻也覺得,帝君帝后不會拿一些普通的字畫給她們鑒賞,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奧秘存在!

    于是,她抬眼看向其他人。

    一些人在翻看了幾幅字畫后,發現竟然都是真跡,不免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生懷疑。

    這些人當中,屬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的修為最高,她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然后慵懶的拿起了一幅畫,便一屁股坐在一邊,悠閑的喝起茶來。

    很快,冥王府二小姐木海棠也發現了其中的貓膩,從桌子上抽出一卷畫軸,握在手中片刻后,又抽出另外一卷畫軸,握在手中片刻后,將先前抽出的畫軸,從新放回桌上,然后退到了一邊,有些擔心的看向冥王府其他人。

    軒轅氏族這次來參加宮筵的幾位小姐,也很快選好了畫軸,然后退到一邊,閑聊起來。

    坐在上方的帝后軒轅氏,看到滿意的微微點了點頭,命宮娥將桌上的兩碟菜肴,賞給軒轅氏的世家小姐們。

    軒轅氏的世家小姐立刻朝上施禮感謝,帝君看著軒轅氏花枝招展的世家小姐們,笑對帝后道:“巫馬一族向來男丁興旺,軒轅氏族則是小姐各個聰慧金貴,就如同你我二人一般!”

    帝后軒轅氏聞言,只是微微點頭,然后端起酒杯,一邊飲酒,一邊觀看下方的女子游弈,沒有回應帝君的話。

    帝君臉色微微一僵,東方單俠看到,立刻起身向帝君敬酒,拓跋黃棟也緊隨其后,向帝君敬酒,接著其他氏族子弟也紛紛起身,向帝君敬酒!

    上方君臣開懷暢飲,談笑風生;下方世家眾千金手眼并用,不停的翻動桌上的字畫。

    四小姐木槿花一時沒看出門道兒,有些耐不住性子將剩下的所有字畫都翻動了一遍,發現所有字畫確實都是真跡,不免蹙眉掃向司落櫻。

    司落櫻雖然也沒有看出門道兒,但是她十分沉得住氣,挑了三幅她比較熟悉的字畫,展開在面前,低頭仔細的研究。

    而這時,發現了問題所在的木絨花,笑著挑了一幅字畫,走到木芙蓉面前,與其一起喝起了茶。

    這時,有侍者上前報時道:“還有半柱香的時間,請各位世家小姐盡快挑選,逾時不候!”

    一些拿不定主意的小姐聞言,開始紛紛拿起最終選定的畫卷,離開桌子。

    桌子周圍一下子變得十分空曠,木槿花額頭冒汗的看著反復在畫卷上面不停反復撫摸的司落櫻,用眼神詢問,她到底看出什么名堂沒有?

    司落櫻全神貫注的用心觀賞畫卷,根本沒有注意周邊的動靜。這時東方紅葉拿起一幅字畫,指著木槿花道:“三小姐,若是你眼花選不到,我挑的這幅送給你。”

    木槿花瞥了東方紅葉一眼:“東方小姐,看到你我就想起了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讓我相信你,還不如讓我相信老鼠不會打洞,貓兒不會偷腥!”

    說完,從桌上隨便抽出一個卷軸,朝東方紅葉揮了一下,壓低聲音警告道:“勸你不要再打嫁進冥王府的主意。冥王府是狼窩,不歡迎你這串兒狗!”

    東方紅葉真的要被木槿花氣死了,她想要譏諷戲弄一下木槿花,結果反被罵是串兒狗,差點兒就沒忍住,對木槿花大打出手。

    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東方紅葉,猛地一甩衣袖,憤恨的退到一邊。木槿花也笑呵呵的拿著卷著,與冥王府幾人匯合。

    一時間,桌子周圍的人全都陸陸續續的走干凈了。就只剩下心無旁貸的司落櫻一人,孤孤單單的站在桌邊。

    東方紅葉看到司落櫻還沒拿定主意,立刻譏諷道:“大姑娘,聽聞你大字不識兩個。若實在是看不懂字畫,就隨便挑一個吧!說不定撞大運的就被你給過了。”

    司落櫻也不回應,忽然閉上了眼睛,伸出雙手,在桌上攤開的兩幅字畫上,輕輕撫摸著。

    整個大殿一時陷入寂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司落櫻的身上。

    與冥王府勢不兩立的東方單俠,立刻趁機對身側的侄兒東方青枝道:“聽聞這位冥王府的大姑娘,在修行方面完全沒有天份兒,相傳冥王欲將其趕走,但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一直安穩生活到現在。按我說,她既然沒有修行天分,就應該乖乖認命,何必在這里厚臉皮的浪費大家時間。”

    東方青枝立即接嘴道:“這位大姑娘確實臉皮很厚,之前私藏利器傷了紅葉妹妹也不承認。據冥王府的下人說,這位大姑娘品行不端,對冥王大人勾勾搭搭,又與木云澈之間曖昧不清。”

    東方單俠聞言故作驚訝狀:“那木云澈算來,可是她的侄兒,這姑姑與侄兒之間,怎能暗生情愫,豈不是亂了輩分。我就看這女子并非純良之輩,記得提醒紅葉,以后少和她接觸!”

    東方單俠與東方青枝之間交談的聲音不小,殿中的人幾乎全都聽到了。

    木槿花最聽不得有人編排冥王木寒水和木云澈,立刻向上瞪了過去,便欲開口,但被木海棠攔住。

    司落櫻仍舊雙眼緊閉,用手輕撫桌面上的字畫,不受任何干擾。

    這時,記錄時間的侍者總管上前,低聲通知司落櫻道:“冥王府的大姑娘,時辰已到,請你做出選擇。”

    司落櫻猛地睜開眼睛,拿起一卷畫軸,然后退到了一邊。

    侍者紛紛上前,將桌上剩下的幾幅畫軸,全都撤走。

    然后留著山羊胡,手拿小冊子的太司命星君走上前,點名道:“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請上前。”

    木芙蓉慵懶的站起身,蓮步輕移,上前朝太司命星君微微俯身行禮,然后將手中的畫卷在桌上展開。太司命星君看了一眼,便在冊子寫有木芙蓉名字的下方,提筆畫了一個圈,然后道:“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金睛火眼,入下一關。”

    木槿花聽到木芙蓉選對了,立刻笑著拍手。她一直都認為冥王府最后有能力贏得冰魄的人,就是木芙蓉。

    太司命星君看了一眼得意忘形的木槿花,說了一聲“肅靜”,然后開始喊下一個名字。

    各世家千金,開始一一上前,將選中的字畫在桌子上面展開。

    太司命星君全都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在人名的下方,或是畫圈,或是畫叉。

    畫圈的和木芙蓉都一樣,進入了百花宴游弈的下一關,畫叉的則是迎著族中長輩責備的目光,從新回到座位上,心有不甘的看著其他幸運兒,繼續游弈玩樂。

    每一年的百花宴,都是各世家小姐揚名立萬的好機會,也是各大氏族向君王和百姓展示自己氏族實力的好機會。

    所以第一關就落選的人,失去這樣為族中爭光的機遇,難免在回到府上時,會受到苛責。所以大多悶悶不樂,一些人甚至忍不住偷偷抹淚,又引得族中長輩一頓訓斥。

    帝君忙笑著讓大家不必太認真,小小的游弈節目而已,不要傷了和氣。

    一些族中女子過關的人,自然是笑著應和,表示帝君說得甚是。而另外一些族中女子未過關的人,則是都悶不做聲的低頭喝悶酒。

    端坐在上方的東方單俠,看到一臉自信的東方紅葉入了二關,立刻洋洋自得道:“紅葉不錯,有我們東方氏族的風范!”

    說完,又看向司落櫻道:“有些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人,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

    鸑鷟看到五小姐木棉花沒有選對畫卷,不免有些擔心的低聲問司落櫻:“小櫻子,你有信心嗎?”

    司落櫻微笑點頭,她方才,其實發現了這些畫卷的奧秘所在。

    之前桌上擺出的畫卷,確實是一半兒真、一半兒假。

    只不過,贗品畫卷上,被人鍍了非常薄的一層真氣,令贗品看上去與真跡一般無二。

    修為高的人,像是太司命星君,一眼就能夠看穿這種小把戲。

    而木芙蓉能夠很快就看穿,也是因為她的修為在這里最高,并且曾經見識過這種小把戲,所以才會最快察覺到了畫卷的不同。

    像是司落櫻這種修為低的人,自然是很難察覺到畫卷上面鍍的真氣。

    除非閉眼凝神,心無旁貸的進行感受,才能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