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九十六章 童言無忌

第九十六章 童言無忌

    百花宴游弈的第二個小節目,便是“投瓊”!

    侍者令通過第一關的眾世家小姐站成長隊,每人發五枚銅錢。然后在十五米開外,于地面放置一個細口大腹,與膝蓋齊高的瓦罐兒。

    世家小姐需站在線外,將手中五枚銅錢的三枚投進竹筒中,便算通關。

    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還是排第一個,她表情輕松,十分隨意的朝前揮了一下自己寬大的衣袖,然后就聽“當”的一聲,一枚銅錢落入到了竹筒中。

    緊接著,又是“叮當”四聲,剩下的四枚銅錢,也都穩穩的落入到了竹筒之中。

    木芙蓉在國學府便是優秀子弟,很多認識她的人,都清楚她非常有實力,并且還是很多人心中,今年游弈魁首的有利人選。

    所以,她就跟玩似的輕輕松松通過第二關,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一些仰慕木芙蓉的世家子弟,忍不住為其拍手喝彩,木芙蓉笑著朝他們拋了一個媚眼兒,便又退到一邊做著喝茶吃點心兒。

    木槿花對于木芙蓉的通過感到十分開心,也忍不住拍掌叫好,覺得大大的鼓舞了冥王府的士氣。

    木槿花叮囑剩下的人全都集中精神,不要掉隊,通過這一關,給其他人見識一下冥王府的厲害。

    雖然木槿花嘴上這樣說,但等輪到她的時候,緊張得手都抖了。投出去的前兩枚銅錢,都落在了瓦罐外面,還好剩下的三枚,全都投入到了瓦罐當中。

    木絨花按照她之前對木棉花說的那樣,沒有通過游弈第二關,笑著去陪木棉花一起聊天看熱鬧。

    木槿花見此,非常氣惱,指責木絨花不在乎木云澈的死活。

    木絨花仍舊好脾氣的表示,即使她這關通過了,接下來的游弈,她也是抗衡不過大姐木芙蓉和二姐木海棠。

    木槿花覺得木絨花這話說得有道理,便不再計較,冷臉對剩下的司落櫻道:“你自己看著辦。”

    投瓊比的是修行當中必備的集中力和穩定性,投擲者需要集中精神,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呼吸,才能做到百發百中。

    修行尚淺的人,一般很難在這種嘈雜又令人緊張的環境集中精神,更不好控制自己的呼吸。多因呼吸混亂,精神力不集中,無法投中。

    輪到司落櫻的時候,她再次利用木云澈教導的集中方式,先是穩定好自己的心神,然后緩緩的調整呼吸,盡力做到心手合一。

    木云澈的教導果然好用,司落櫻十分穩定的將三枚銅錢投入到瓦罐當中。興許是因為通過了,一時高興,呼吸便亂了,剩下的兩枚銅錢,全都飛到距離瓦罐八百丈遠的地方。

    因此,東方單俠嘲弄司落櫻只是運氣好,完全就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鸑鷟聽到東方單俠嘲弄的話語,氣得跳腳道:“嫉妒,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別管白貓黑貓,能夠抓到耗子的就是好貓。我看你家那只無恥的紅葉心機貓,就連瞎貓都不如!”

    東方單俠被鸑鷟氣得眼珠子都差點兒瞪了出來,木槿花十分欣賞鸑鷟,撇嘴對司落櫻道:“你這個人不怎么樣,教出來的寵物倒是十分對我的胃口!”

    鸑鷟聞言,立刻用一對兒小翅膀捂住胸口,對木槿花道:“你少向我示好,沒用。爺可警告你,少打爺的主意,爺是不會與狼共舞的!”

    最喜歡與人對著干的木槿花聞言,笑得十分陰森道:“本來我沒想要你。如今聽到你的拒絕,我倒是想要把你弄到我身邊了。”

    鸑鷟聞言,一把摟住司落櫻的脖子,壓低聲音道:“小櫻子,保護好爺,爺可不想和那個瘋子待在一起。”

    司落櫻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道:“現在知道我好了!”

    鸑鷟瘋狂點頭,這時,忽然有個矮個子小女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原來,矮個子小女生是拓跋黃棟的親孫女拓跋香兒,剛剛“投瓊”游弈沒過關,被爺爺拓跋黃棟數落了兩句。

    平時拓跋香兒在家里,也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從未被人說過重話。再加上她年紀小,被自己爺爺當眾數落,便鬧起了脾氣,撒潑耍賴起來。

    拓跋黃棟見自己孫女于御前失儀,急忙向帝君帝后賠罪。

    帝君笑得十分慈祥道:“無礙。香兒年紀小,正是調皮的時候。本君也希望自己能夠快些有個像香兒這般可愛調皮的小孫女。”

    拓跋黃棟連連道不敢當,感謝帝君帝后寬宏大量,拉著拓跋香兒給帝君帝后行禮賠罪。

    拓跋香兒也不知怎么想的,猛地掙脫了拓跋黃棟,一下子跑到了司落櫻的身后藏起來,只探出一個小腦袋瓜子耍賴道:“我不管,我還要繼續參加游弈。”

    拓跋黃棟覺得十分丟人,呵斥她不許胡鬧,她就扯著司落櫻的手道:“那我陪這位姐姐繼續游弈。”拓跋香兒說完,眨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抬頭對司落櫻道:“仙子姐姐,我陪著你好不好?”

    拓跋香兒長得十分討喜,梳著可愛的齊劉海雙丫髻,上面扎了四朵粉嫩桃花頭飾,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水蜜桃精靈一般,十分的機靈可愛,一雙靈動的大眼睛,與司落櫻的眼睛看上去有七八分相似!

    司落櫻覺得天真活潑的拓跋香兒十分討人喜歡,便握住拓跋香兒的小手點頭道:“好,你就陪在姐姐身邊。”

    木槿花因為憎惡拓跋黃棟,覺得拓跋香兒這般無端示好,一定有什么陰謀,立刻黑著臉對拓跋香兒道:“她不是什么仙子姐姐,你找別人玩去!”

    拓跋香兒將小手往腰上一叉道:“她就是仙子姐姐。今年的百花仙子就是她。”

    百花宴游弈最后的魁首,會被冠以“百花仙子”的名號,眾人聽到拓跋香兒如此說,全都詫異的看向司落櫻。

    不過大多數人都覺得,童言無忌,這只是年齡小的拓跋香兒,因為喜歡司落櫻,才說的玩笑話而已,并不在意。

    木槿花也是這樣認為,但她的性子與別人不一樣,非要糾正拓跋香兒,指著木芙蓉道:“小家伙,看好了,這位漂亮的姐姐,才是今年的百花仙子!”

    拓跋香兒立即不認同的搖頭:“不對。她下一關就會淘汰。”

    說著,她一下子撲到司落櫻的身上,抱著司落櫻的大腿,瞪著木槿花道:“你等一下子也會被淘汰。”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