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巴陀的詛咒暗魂發作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巴陀的詛咒暗魂發作了

    司落櫻拾起白狼妖獸內丹坐起身,看到水中自己血紅一片的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用水隨便的洗了一下臉,便立刻御劍飛向樹林。

    飛到林中,司落櫻發現了之前掉落在地面上的木云澈寶劍,拾起后,來到方才捆綁木云澈的地方,卻發現,自己的繡花腰帶還纏在樹上,但是木云澈已經完全不見了蹤影。

    司落櫻罵了一句“泥鰍一般的家伙”,然后用力一把扯下腰帶,從新系在腰間,抬頭四處查看周圍。

    地面上沒有血跡,木云澈應該不是被野獸吃了,那么就可能是他自己掙脫了。又或是,被人帶走了?

    司落櫻正端詳思忖時,忽然有一個東西從樹上躍下,跳到了司落櫻的背上,雙手緊緊的掐住她的脖子,并在她耳邊好似惡鬼一般喃喃道:“你去死,你去死!”

    這已經是木云澈第二次如同鬼上身一般掐住司落櫻的脖子,司落櫻急忙抓住木云澈的右手腕,然后一個過肩摔,將木云澈摔在地上,并用洛英神劍抵住木云澈的喉嚨道:“別動,再動我就殺了你。”

    司落櫻的脖子被木云澈抓傷了兩道傷痕,她用一只手將手絹系在脖子上,然后看著一雙眼珠仍舊漆黑一片的木云澈,蹙眉道:“木云澈,你這是怎么回事兒。白狼妖獸都已經死了,你怎么還在發瘋?”

    被司落櫻摔暈的木云澈,緩和一些后,不顧洛英神劍抵在脖子上,硬是從地上跳起身。然后好似大猩猩一般,半站半蹲著與司落櫻對視,舌頭不斷的胡亂伸出嘴外,尖聲喃喃道:“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司落櫻看著木云澈被洛英神劍劍鋒劃傷而不斷流血的脖子,十分無語,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才道:“木云澈,你是中了巴陀的詛咒暗魂了吧?”

    木云澈立刻聲音凄厲的回了一句:“沒錯,我就是巴陀!”

    司落櫻抬起手中洛英神劍,指著身體被巴陀詛咒暗魂控制的木云澈道:“說吧,你想怎樣?”

    巴陀瞪著一雙漆黑的眼睛,聲音沙啞的吼道:“我想殺了你,然后再殺了他,替我自己報仇!”

    “殺了我們兩個你也不會活過來,又有什么意義。不如,你就這樣占據木云澈的身體。”

    司落櫻說完收回劍,巴陀狐疑的緊盯司落櫻道:“你少哄騙我。我知道你這個聰明詭詐的丫頭,是在用緩兵之計。然后想要找機會偷偷的告知冥王木寒水,滅了我。因為這小子中的詛咒暗魂你解不了!”

    司落櫻表情坦然的回道:“你想多了,大家都知道我與冥王府不睦,所以你想對冥王府怎么樣,我都無所謂。但你若是想要殺我,那我絕對對你不會客氣!”

    巴陀轉動了一下漆黑的眼珠,一只手扣住木云澈的喉嚨:“那我就殺了這小子!”

    司落櫻不為所動的回道:“隨便你!”

    巴陀漆黑眼珠再次滴流一轉,松開手,對司落櫻又道:“我不殺他,我得帶他回魔界,請魔君救我。小丫頭,你跟我走!”

    “你若是有本事,就帶我走!”

    司落櫻說完,手中洛英神劍在身前挽了一個劍花,幾片飛在空中的落葉,頓時碎成了齏粉。

    巴陀瞄了一眼司落櫻腰間別著的木云澈佩劍,吞咽了一下口水后道:“你把劍,還給我。”

    司落櫻冷哼一聲:“你是不是當我傻。把劍還給你,你好殺我!”

    巴陀收起攻擊防備之勢,站直身體保證道:“我不殺你,我要離開這片密林,向北回魔界。沒有劍,我無法活著離開這片密林。”

    司落櫻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與我何干?”

    巴陀斜眼看著司落櫻:“你就一點兒都不在乎這小子的生死嗎?”

    “我說過了,我與冥王府并無感情!”

    巴陀聞言詭詐的笑了:“小丫頭,你不用扯謊說這些無情的話騙我。當初咱們在小華山相遇時,我可是清楚的記得,你拼了命在護著這小子。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用這小子威脅你!”

    司落櫻瞥了一眼巴陀,自信道:“我知道,你不敢對他怎么樣,若是他這具身體死了,你也得跟著一塊兒完蛋!我說的,沒錯吧?”

    巴陀嘿嘿笑道:“聰明的小丫頭你說的沒錯。但我無需一個健全的身體。若是這小子缺了一條胳膊,你應該也不會在意吧?”

    司落櫻聞言雙眼緊盯巴陀,眼中寒芒閃爍,點頭冷笑道:“你說的沒錯。確實沒必要非得要一個健全的身體,只要不死就行了。”

    原本想要脅迫司落櫻的巴陀,反被將一軍,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砍斷你的腿,看你怎么跑!”

    司落櫻說完,提劍砍向巴陀的腿,巴陀立刻失聲尖叫道:“丫頭,你好狠!”

    被司落櫻狠絕震懾到的巴陀,急忙飛身而起,閃避攻擊。

    結果司落櫻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有意誆騙嚇唬巴陀,雖然舉劍砍向巴陀的雙腿,但其實只是虛晃一招,眨眼間手中的洛英神劍就咻的一下飛到她的腳底,然后騰空而起,一下子躥到巴陀的近前,抬手重重的砍在了巴陀的脖子上面。

    巴陀“咚”的一聲摔落到雜草地上,昏死了過去。

    司落櫻落到地面上,抽下木云澈腰間繡金線嵌玉的寶石腰帶,將昏迷的巴陀五花大綁,結結實實的捆成了一個粽子,然后拴在洛英神劍下,御劍飛出樹林。

    河岸這里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不宜久留,司落櫻雖然困乏交織,但仍硬挺著,御劍順著河流,朝密林外的方向飛去。

    司落櫻站在劍上飛行了一會兒,不知不覺被瞌睡蟲打敗,閉上了眼睛。

    忽然,洛英神劍傳來一陣劇烈震動,被巴陀詛咒暗魂操控的木云澈醒了過來,見自己被捆縛,立刻好似要鉆出繭的菜青蟲,瘋狂扭動自己的身體,并鬼吼鬼叫道:“小丫頭片子,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差一點兒就睡著了的司落櫻,被巴陀的鬼叫聲驚醒,然后從空中連人帶劍一起栽了下去!

    被捆成粽子的巴陀摔在地上,滾出去了好幾圈,哀嚎個沒完沒了。

    司落櫻從地上拾起劍,站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圍,見清風卵色天,白露暖空,日頭漸起,便拖著巴陀,尋找了一處僻靜的樹下休息。

    巴陀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一直喋喋不休的對司落櫻道:“小丫頭,你放了我。我保證,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司落櫻閉眼假寐,不予理睬,巴陀就好似一只大蛆一樣,在地上拱來拱去,湊到司落櫻的近前,忽然翻著白眼兒,猛地大喝一聲:“司落櫻,你竟然膽敢綁著我!”

    迷迷糊糊的司落櫻被嚇了一跳,睜開眼,狐疑的看著木云澈道:“小澈,是你嗎?”

    記住手機版網址: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