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妖神傳說之落櫻>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似八十歲便秘羅鍋老太太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似八十歲便秘羅鍋老太太

    木芙蓉見司落櫻吞了藥,忽然道了一句:“那確實是毒.藥。”

    司落櫻登時就噎到了,劇烈的咳嗽起來,鸑鷟急忙大力的拍司落櫻的背,讓她趕緊吐出來。

    木芙蓉露出兩排泛著貝殼光芒的瓠犀大白牙:“逗你玩的!”

    鸑鷟一屁股跌坐在司落櫻的腿上,瞪著木芙蓉,沒好氣道:“你是不是想要嘗嘗爺的惡作劇?”

    木芙蓉看了一眼臉上因為咳嗽而終于有了血色的司落櫻,然后目光投向車窗,透過隨著行進不斷搖擺的車簾,看著車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人活一世,都希望能夠一切順心如意!但是,世事無常,變化莫測,又有幾件事情能夠遂了自己的心意!看似隨心所欲的活著,但還不是被困在這早已定好的框架中,茍且的過著一日復一日!”

    司落櫻看著臉上難得出現蕭索神情的木芙蓉,莫名有種想哭的沖動,但腹中忽起的灼熱感,如火似焚,令她痛苦的捂住肚子,額上一下子滲出一頭的汗水!

    鸑鷟嚇了一跳,急忙問司落櫻怎么了,見其痛苦得表情都扭曲了,立刻瞪向木芙蓉:“你該不會真的給她下毒了吧?”

    木芙蓉仍舊看著車外:“破繭方能成蝶,不經歷苦痛,如何能......”

    鸑鷟聽到木芙蓉東拉西扯,氣急敗壞:“說人話!”

    木芙蓉捏起一顆葡萄丟進嘴里,不緊不慢道:“中品固靈丹的藥性太強,她應該分成幾份兒,間隔些時間分次服用。但她整顆吞下,以她現在的身體修為,自然是承受不了!”

    鸑鷟不禁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說。哦,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

    木芙蓉也不否認,笑了笑:“放心,死不了人的。過兩個時辰就好了!”

    鸑鷟擔心的看著一頭冷汗,已經痛得說不出話的司落櫻:“這樣痛兩個時辰,還不得把人痛死了!”

    木芙蓉用手絹擦了擦手:“誰讓你們看占便宜,就那么心急。”

    鸑鷟很少被人氣得無語,指著木芙蓉:“你......”

    木芙蓉讓它安靜,不要吵,否則司落櫻會越加難受,然后看向捂著肚子的司落櫻:“等到了國學府,你去練功堂消耗一下真氣就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木芙蓉說完這話,馬車行駛到了國學府大門口,嘎吱一聲停止。

    司落櫻一頭冷汗的跳下馬車,彎著腰,像是一個七八十歲的便秘羅鍋老太太一樣,一步步挪進國學府。

    正巧七皇子巫馬臻隨后走了進來,見到司落櫻這副樣子,笑問道:“你這是鬧肚子想要上茅廁嗎?”

    司落櫻肚子又疼,心里又窩火,正想要找人揍一頓,忍不住瞥了巫馬蓁一眼,正要開口時,木芙蓉笑著走到司落櫻,提醒司落櫻千萬不要如廁,免得丹藥未經消化就排出體外浪費了,說完,就笑呵呵的轉身前往青苑!

    木海棠安慰司落櫻,再堅持一會兒就好了,便也轉身離去。

    木絨花笑著上前,扶住司落櫻,表示這是司落櫻的福氣,她的修為可都是拼死拼活才提升上來的,木芙蓉可從未送過丹藥給她。

    司落櫻額上的汗水不停滑落,她感覺肚子里面好似揣著一個火球,隨時隨地都要把她燃燒成一個火人。課堂上,葉寧居士講了什么,司落櫻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只想馬上跳到冰涼的湖水里面,來驅趕身上的燥熱氣息。

    上午的課業結束時,葉寧居士讓修為到了聚氣頂峰期的學員報名明日的突破課程。

    木絨花給自己和木槿花報了名,司落櫻捂著肚子走到葉寧居士面前,葉寧居士立刻關心道:“聽說你前一段時間生病了,這是病情還未愈嗎,怎么流了這么多的汗。若是身子不舒服,就不要勉強參加明日的突破課程了。”

    司落櫻擺手道:“我沒事兒,我報名!”

    葉寧居士淺笑看著司落櫻道:“你的修為提升得可真是快啊!我記得你剛來國學府時,修為才只是聚氣二級,真不愧是冥王府的人,想必冥王大人也是對你寄予厚望。不過,你不要太勉強自己,身體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司落櫻點頭感謝葉寧居士的關心,葉寧居士提筆在名冊上面寫上了司落櫻的名字,笑讓司落櫻回去好好休息,今夜睡一個好覺,養足精神,明日的突破才會成功。

    司落櫻再次點頭道謝,一步一頓的走出青荷堂,但沒走兩步,秋婧宸就追了過來,對與司落櫻同行的木絨花道:“不好意思,我能單獨同落櫻姑娘說幾句話嗎?”

    木絨花問司落櫻有沒有問題,司落櫻點頭,木絨花便退到一邊。

    秋婧宸看著司落櫻一腦門的冷汗,問道:“你這是怎么了?”

    司落櫻有氣無力道:“服用了固靈丹不消化,無大礙的!”

    神魔大戰之后,人族也受到了很大的動蕩,當年死了不計其數的人族修士。

    造成后來煉器師、煉丹師嚴重缺少,丹藥和武器都變得異常名貴起來。

    秋婧宸聞言,道了一句:“不愧是冥王府!”

    冥王府哪里會有這么大方,司落櫻覺得自己吃了木芙蓉一顆丹藥,以后還不知道得拿什么進行償還!

    秋婧宸毫無感情的感嘆了一句,緊接著問道:“聽聞你入宮參加百花宴時,有人冒充我的名號,引你入套?”

    司落櫻點頭,秋婧宸氣惱的一甩衣袖:“巫馬皇室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司落櫻聞言,仰頭看著秋婧宸:“你覺得,是巫馬皇室干的?”

    “敢在宮中行兇算計人,除了巫馬皇室的人,還能有誰?”

    司落櫻目光閃動,與鸑鷟對視一眼,然后試探性的問秋婧宸道:“昆侖墟不是一向以巫馬皇室馬首是瞻嗎,你怎么......”

    司落櫻的話還未說完,秋婧宸就立刻用鼻子哼了一聲,冷言道:“我祖父他們確實對巫馬皇室唯命是從,不分是非黑白,這些年,做了不少違背良心的事情。我覺得,忠君沒有錯,但是死忠就是一個問題。如今的巫馬皇室已經完全沉浸在權勢當中,偏離正道太遠了,該是時候整治和改變了。”

    秋婧宸說完,看向司落櫻:“你之前在宮中的所遭遇,冥王大人沒有說什么嗎?”

    記住手機版網址: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