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都市青春>影后的嘴開過光> 第101章 酸澀

第101章 酸澀

    “咦,那這倒是挺好的,希望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胡洲很意外,也替柏星覺得驚喜。

    這幾天跟柏星同一桌吃飯,胡洲都覺得膽顫心驚的,生怕他那兒出什么幺蛾子讓自己也跟著倒霉,現在也算是能稍稍放下一點心了。

    唉,當主持人真難。

    倒是金峰導演又喜又憂的。

    喜的是能少些麻煩,憂的是這樣一來,節目的看點就會少了很多啊!

    吃完飯各自去休息,午睡后江小白如約在兩點時來到了鄭姐的奶茶店。

    “美女你終于來了,我們是第一個!”

    讓她沒想到的是,竟然有人在排隊??

    明明她人都不在啊!

    只不過排隊的人不在店外,而是在鄭姐店里坐著,也是很機智了。

    奶茶店里是有兩張桌子的,但選擇食堂的人不多,一般都是逛街時捎杯奶茶走人。

    但此時已經有三個女孩坐在同一桌了,桌上放著她們點好的奶茶,一邊喝一邊等,看到江小白來后就連忙招手。

    除了她們這一桌,旁邊那桌還坐著一個男生,見到江小白也是眼睛亮了一下,直接就站了起來。

    “好的,跟我出來吧。”

    江小白應了一聲。

    鄭姐幫她搬出了畫架還有凳子,江小白坐定后就看向對面三人,“你們要一起畫是嗎?三人合影?”

    “是的,我們要畫到一起,而且是一人一張,一共要三張!”

    為首的女孩說著就付了錢。

    她們是發小,從小就玩到一起了,一直是三個人形影不離,她們想留下一些東西當做紀念。

    一張沒法分,必須一人一張才行。

    “可以。”

    江小白點點頭,對這個“大單”表示很淡定。

    鄭姐則是有些失神的看著女孩們遞給江小白的百元大鈔。

    粉紅色的,有些刺眼,否則她怎么會忽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呢?

    她想起了自己高考想走美術生時家人的話了——

    “學畫畫有什么用?我們可是打聽過了,即使學出來也不會有出路,除了當老師外還能有什么好工作?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覺得你能當上老師嗎?你學習也就一般,現在招教考試那么難,不都說那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嗎!”

    “你學幾年出來仍然是找不到工作!哪個正經單位會收美術專業的?再說那么高的學費,咱們家也承擔不起啊!”

    “你還是放棄吧,學個正正經經的專業,學費省錢點,以后找工作也方便。”

    家人的話成功的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認了命一般讀了個再普通不過的大學,最普通不過的專業。

    可然后呢?

    兜兜轉轉了一圈,卻回到了小鎮上開了這么一家奶茶店。

    這難道就是父母所說的“找工作方便”嗎?

    鄭姐忽然間笑了。

    江小白隨便支了個畫攤,就能引得這么多人前來排隊,她這一天賺的錢,得頂自己干上好幾天的吧?

    這些人里認出江小白是明星的人非常少,也就是說她明星的身份并沒有加分,她的美貌倒是引人注意了,可如果不是畫技過硬,大家會愿意掏十塊錢買一張垃圾畫嗎?

    鄭姐毫不懷疑,如果江小白不是明星,如果她家世不好學習不好,可就靠著這一手畫技,她依然能活的滋潤。

    可自己呢,活了三十年,她真正擁有的是什么?

    正在專心畫畫的江小白沒有注意到身后鄭姐的神情,也沒有發覺她是失魂落魄著回到奶茶店的。

    這三張畫還是挺耗時的,加起來就是九個人物畫像,在她畫的同時又有人在后面排起了隊。

    這三個女孩走后,下一個客人就是那個等在店里的男孩了。

    “我也要q版的。”

    男孩在遞錢的時候走到了江小白跟前,然后彎腰小聲的說了一句:“小白姐姐,畫完你可以幫我簽個名嗎?”

    他聲音壓的很低,除了江小白外其他的人肯定不會聽得到。

    這是認出自己了?

    江小白有些意外的抬頭,正好看到男孩有些泛紅的臉頰,還有激動忐忑又羞澀的眼神。

    這分明就是見到偶像時的樣子。

    “好的。”

    江小白回以一笑。

    男孩很開心,無法自抑的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小白姐姐,我相信你一定能火的,加油!”

    他沒忍住,鼓起勇氣說道。

    江小白認真的點頭,“謝謝你的鼓勵,我會的。”

    下午的客人比上午要多,可能是一傳十十傳百的緣故吧。

    而畫的人里,絕大部分都選擇了Q版畫像,共總只有三個人要了素描畫。

    三個人里,有一個是所有顧客中年齡最大的,那是個六十多歲的奶奶,她說看著Q版小人兒感覺在看動畫片,還是右邊那個更真實一些。

    還有一個是個男青年,他說覺得素描更酷,左邊那信太萌了,一點也不硬漢。

    最后一個是個初中學生,他是這么說的:

    “我現在就在學素描,但總感覺自己畫的少了些什么,正好你給我畫一幅,也好讓我參考學習一下。”

    最終他有沒有學習到什么,江小白是不知道的,不過他走的時候眼睛都快粘在紙上了,險些還撞到了人。

    把畫紙用完后,江小白就告知其余前來的客人,說今天就到這里了。

    “啊,怎么結束了啊?”

    “小姐姐,你明天還來嗎?”

    有些因事來晚,或者是剛剛得到消息趕來的人見狀非常失望。

    “抱歉,應該不會再來了。”

    兩日的“工作”已經結束,接下來還有別的行程,給人畫畫應該是不可能了。

    有些人的相遇,一生就只有一次,見過后便會各自隱匿在茫茫人海,終其一生也不會再有相見之期。

    告知完后,江小白就往奶茶店里搬東西了。

    “咦?你怎么還在畫啊?”

    鄭姐這時候還在忙,看到江小白進了店后把畫架搬到了角落,然后繼續開始畫,不禁覺得有些納悶,抽空問了一句。

    “嗯,還有一張畫是我要送人的。”

    江小白神情認真,十分專注。

    鄭姐沒想太多,現在正是店里客人最多的時候,她也顧不上再問江小白了。

    江小白寫寫畫畫,大概十五分鐘后這才停下了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