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萬古仙帝> 第108章 狗吠石

第108章 狗吠石

    2敗血之癥就是體內的血都已經出現壞死,最多能夠持續十五年,所有的血都已經壞死,人便再也不能存活。

    而金樂兒一出生就是敗血之癥,所以她從小的血液就非正常人的血。那時,有寒玉將那部分壞死的血給壓制住,所以她還能活著。

    失去寒玉之后,她體內的壞血積累越來越多,所以迅速壞死。人才會出現虛弱,此時她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即便現在將寒玉找回來,也無能為力。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壞血全部清楚,生出新血。想要造出新血,就得用至親骨肉的精血,護住她的心脈,才能不會在造血的過程之中不至于身死。

    展輕霄讓他們二人平躺,然后說道:“劍穗,待會抽去你的精血,你會覺得很痛苦,靈魂會掙扎,所以你需要忍耐一下。”

    抽去精血,就相當于將力量給移除,怎么會不痛苦?

    葉劍穗一臉堅毅,說道:“公子請放心,劍穗一定能忍住!”

    仙帝靈魂從身體游出,開始檢視著金樂兒體內的筋脈與鮮血,他開始嘗試著將她心脈之處的鮮血給擠開,右手朝葉劍穗一抓,一滴金色的精血從葉劍穗的額頭慢慢冒出來,緊接著地一滴又一滴的精血從他額頭冒出。

    這些精血像一個個歡快的精靈,在空中慢慢懸浮著,緩緩游動。而葉劍穗臉上冒著汗珠,臉上是一副痛苦的神色,不過他強行忍住,沒有喊出來。

    “九滴,還算不錯!這樣把握就更大了!”展輕霄喃喃地說道,一般來說,凡人能夠擁有多少精血,一般人也就十滴左右,而葉劍穗居然有十八滴,他之前說的一半的精血只是保守估計,因為最多能抽走一半精血,抽多了就會危及到葉劍穗的生命。

    護住金樂兒至少得有七滴,這七滴對應著人的七竅,只有七竅護住了,才可以存活。

    展輕霄抽出七滴精血,一滴一滴地打入金樂兒的心脈,護住七竅,剩下的兩滴他打算等開始造血的時候,用來疏通她的筋脈。

    這兩滴金色的精血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之中,這時,展輕霄就決定了他的下一步,也就是清除她體內的壞血。

    清楚壞血并非是將她體內的所有血給放出,而是將血液中的那些壞掉的血給分離出來,然后用功法將這些壞血都分解,重組新血,這就算是造血。

    這些壞血被他分解之后,他打入了一滴金色的精血,用精血引導,開始造新血。

    沒過多久,她體內的鮮血慢慢開始溶解,出現了新的血液。

    由于是母子關系,葉劍穗的精血在引導她的新血之后,就溶入了進去她體內的鮮血開始恢復了正常。

    展輕霄趁熱打鐵,又將剩下的一滴精血打入了她的體內。

    “呼!總算是成功了!”展輕霄抹去額頭上的汗,如釋重負地說道。如果是換在之前,仙帝的展輕霄能夠輕而易舉地完成這一系列操作,但是他現在是神游期,自然還是有一些費力的。

    “可以了嗎?輕霄。”月浮生問道。

    “嗯,可以了,葉劍穗可能還要昏迷半天。她應該已經沒事了。”展輕霄回答道。

    金樂兒將已經昏迷了的葉劍穗抱在懷里,沖展輕霄說道:“公子,我兒子應該沒什么事吧?”

    “放心吧!他沒事。你這些天也好生休息。”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只是……我們母子現在是無力報答公子,還……”金樂兒微微朝展輕霄頷首道謝。

    展輕霄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

    “不知三皇子是怎么碰到劍穗的?”金樂兒這才想起了月浮生由自己兒子帶到破廟,便問道。

    “本皇子記得,你們葉家有一顆傳承的石頭,所以便帶了這位展公子來看看。”月浮生想起了正事,便說道。

    “三皇子您是說的這個嗎?”金樂兒從腰間摸出一個特制的木盒,打開盒子問道。

    展輕霄起初還沒有任何感覺,但是在她打開之后,展輕霄才感覺到了一抹濃濃的天道之力。

    木盒之中靜靜躺著一顆狗臉的小石頭,展輕霄一眼就看到了這個石頭正是天道石之一的——狗吠石。

    月浮生把目光移向展輕霄,似乎在詢問他是不是他想要的石頭。

    展輕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我需要這顆石頭,能給我嗎?”

    金樂兒臉上露出一絲為難的神色,畢竟這塊石頭雖說看起來不值錢,但卻是葉家傳承下來的石頭,她也不知道這顆石頭有什么作用。一邊是葉家祖傳下來的東西,一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本皇子愿意付出任何代價,不知葉家能否割愛?”月浮生見這石頭是展輕霄所需要的,所以他自然也希望能夠用這塊石頭換取展輕霄的幫忙。

    “守鼎離開之后,葉家之事都系于劍穗之身。三皇子和公子的救命之恩,本不應該拒絕,只是還是等劍穗醒來之后,問一下他的意見吧?”金樂兒說道。

    “這……”金樂兒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了,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展輕霄微微點頭,然后對月浮生說道:“三皇子,你的事,我答應了。這顆石頭就暫時留在葉家吧?”

    既然知道了狗吠石的下落,暫時沒有得到也沒有多大關系,大不了回頭再商量。至于月浮生,他的表現倒是出乎了展輕霄的意料,所以便打算幫他這個忙了。

    “真的?”月浮生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一開始展輕霄都沒有絲毫的猶豫,拒絕了自己。如今卻突然同意,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準備好的理由,都還沒有派上用場呢!

    “嗯!”展輕霄點了點頭。

    隨后,月浮生便讓他們搬出去,不要再住在這個破廟了。這幾天沒有下雨,所以這還沒有讓他們遇到困難,但是一旦下雨這里肯定是沒有辦法讓人住的。

    月浮生將金樂兒和葉劍穗安頓好了之后,展輕霄便隨著他回到了月浮生的府上。

    “說說,你父皇生日還有多久?”展輕霄坐下之后問道。

    “噢,大后天,只有三天了。這次武會,其他人都一般般,就是我大哥和四弟、九弟的人有一些麻煩。要不,我一一說給你聽吧!”月浮生回答道,心里對其他人的人又有一絲忌憚。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