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言情女生>錦鯉誤農門> 160.驚惕 縫合

160.驚惕 縫合

    天黑得很快,回春堂的后院此時已經點起了燈籠。

    來給陸錦生開門的麥冬一時疑惑:“陸大爺,陸夫人已經回去了,不到申時就走了啊!”

    陸錦生停下馬車,將車夫丟給麥冬,轉身挑起車簾,將余歡抱出了車廂。

    他對著麥冬冷聲道:“去請章大夫來給夫人看診,她受了驚嚇。”

    麥冬借著昏暗的燈光察覺到余歡的異樣,忙不迭地指著右側走廊的第一間房間道:“陸大爺先去那間房等候片刻,小的立馬去請章大夫!”話音一落,麥冬就將那車夫靠放在一邊的走廊上,拔腿朝著章大夫的書房奔了過去。

    陸錦生剛把余歡安放在床上,章大夫就匆匆趕到了。

    陸錦生讓開床側的位置,開口解釋了一句:“路上遇到了歹人,場面有些血腥,她可能是受了驚嚇。”

    章大夫沒說話,皺著眉給余歡把了脈。

    “確實是驚惕,此為因驚嚇而出現的意識昏迷之癥。這丫頭平日里對某些事情本來膽子就小,今日乍一見到血腥場面一時驚惕也是正常。我開一副安神藥,讓她喝了睡一覺,明日差不多就緩過來了。”

    陸錦生依然擔憂:“她這副樣子真的不要緊嗎?我怎么叫她都沒有回應!”

    章大夫擺擺手:“意識昏迷本就是對外在事物失去了暫時的感知,看不見,聽不到,看起來嚇人,其實沒有大礙,只是暫時的。歡丫頭是心智堅強之人,這點兒驚嚇很快就緩過來了。”

    陸錦生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忙拱手請章大夫開藥。

    等麥冬拿了藥方去取藥的時候,陸錦生才讓他去陸味居給松枝大哥送個信,讓他回陸家村的時候告訴周氏一聲,他與余歡今日宿在鎮上,不要提其他事情。

    陸錦生等麥冬出了門,才出言請章大夫給他看看后背的傷。

    此時他后背的衣裳已經被血洇濕了,卻因為后來換的那件外衣是深藍色所以未被章大夫他們發現。

    等到脫掉外衣和已經被砍破的里衣,左肩胛骨下方深可見骨的傷口才暴露在章大夫面前,章大夫看了一眼仍面色未變的年輕人,不由暗嘆了口氣。

    這樣深的刀傷,還能趕馬車、抱人,血都流了那么多,臉都失了血色,卻是一聲未吭,誰也不是天生不怕疼的,這是受了太多的傷已經疼麻木了呀!看那后背橫七豎八的舊傷疤痕,就知道這些年陸錦生在外有多兇險。

    章大夫讓他坐在旁邊的圓凳上,從藥箱里拿出止血藥先厚厚地撒了一層,因受傷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這會兒血流得沒有那么多了,止血藥撒上去慢慢地就將血止住了。

    可這傷口太深,皮肉向兩側張口,這傷若要痊愈就要時刻注意,不能再有什么動作牽扯到這傷口。

    陸錦生此刻正背對著床的位置,他后背的傷口落在了躺著的余歡眼里。

    余歡的眼瞳微縮,視覺似乎被那道駭人的傷口刺激了一下,意識竟一瞬間回籠了!

    余歡慢慢坐起身,看著章大夫給他撒藥粉,那么深的傷口根本無法自動閉合,余歡心疼極了,她都不知道他何時受了這么重的傷!

    前幾天還跟他冷戰,氣他總想著給她留后路將她擋在身后,卻不讓她與他并肩同行。

    可是現在就是因為自己無能才讓他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自己還有什么臉氣他!還有什么臉要與他并肩而戰!

    余歡心痛著、懊惱著,想要靠近去看看他的傷,雙腿卻無力支撐起自己的身體。

    章大夫已經給陸錦生上完了藥,拿出布條,準備給他包扎傷口。

    余歡突然出聲道:“章老,這傷口需要縫合吧?”

    章大夫和陸錦生都猛地轉過頭看向已經坐起身的余歡。

    陸錦生不等章大夫伸手按住他,就站起身快步走到余歡跟前,彎腰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才緊張地道:“你醒了!感覺怎么樣?看得見我嗎?聽得見我說話嗎?”

    余歡的淚點一下子被面前的陸錦生戳中了,眼淚簌簌而下。

    陸錦生一時慌了,手忙腳亂地給她擦著眼淚,卻是越擦越多。

    “怎么了?是哪兒不舒服嗎?章大夫,快給她…”

    陸錦生站起身,正要回身催章大夫上前給余歡看診,卻突然僵在了原地。

    柔軟纖細的雙臂環住了他的勁腰,臉上細膩的肌膚貼在了他的胸口。

    陸錦生因剛才上藥脫掉了上衣,此時余歡溫涼的淚水直接流在他熾熱的肌膚上,讓他忍不住想要輕顫。

    “陸錦生…我沒事了…”余歡悶悶的聲音從他的胸口處傳來。

    陸錦生僵硬地伸出手撫了撫她的頭發,心里因為她意識恢復而暗松了一口氣。

    “咳…”身后還等著給陸錦生包扎的章大夫忍不住出聲提醒,丫頭感動可以理解,可是也該考慮考慮老頭子他的感受吧!還有,傷口還往外滲血呢,命不要了?!

    余歡不好意思地收回手臂,抽出手帕擦干了眼淚,還順手把陸錦生濕漉漉的胸口擦了擦,又惹得陸錦生喉嚨一陣發緊。

    余歡收拾妥當就催陸錦生趕緊坐下,她的腿有了些力氣,就撐著走過去看了看陸錦生的傷口,阻止了章大夫想要繼續包扎的動作。

    “章老,這傷口太深,需要縫合!”

    章大夫眼中精光一閃:“這又是你從哪本醫書上看來的醫術?”

    余歡微赧,卻只能點頭:“是啊,縫合術對于外傷愈合有很好的效果,能防止傷口開裂,促進傷口愈合。”

    余歡于縫合一事,雖然沒有吃過豬肉,卻見過豬跑,而且還是看過很多次豬跑。這自然得益于她那位法醫朋友,誰讓日常在他們面前表演醫術是那位姐姐的愛好呢!

    章大夫激動地問道:“這縫合術你會嗎?需要準備什么?”

    余歡:“我雖沒有動手做過,卻是看過醫書的描述的,我做不到縫合血管那種微小的傷口,但是縫合皮肉還是可以做到的。現在沒有羊腸線,就用棉線代替吧。麻煩您老讓人準備麻沸散,針線剪刀,還要烈酒,另外給我打盆熱水。”

    陸錦生出聲道:“麻沸散就不必了,這種程度的疼我還是受得住的。”像他們這種刀尖上闖蕩過的人可不習慣失去意識的感覺,寧愿痛也不能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余歡只得點頭。

    章大夫立馬吩咐麥冬去準備東西。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