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妖斬

    太陽炙烤著大地。

    迷離森林中,身穿較平淡白衣的少年握劍獵殺妖獸。

    “吼!”少年又斬殺掉一只面目猙獰的大樹妖,銀白的劍刃上已經沾滿大樹妖的血了,風吹起散開的長發露出他那冷俊的臉龐。

    正是白厲瞳。

    他掏出一張金箔紙,把上面燙出來的“樹妖”一欄拿劍劃去,下一欄是“鬼炎鳥”。

    “鬼炎鳥嗎?”白厲瞳冷冷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利芒,但馬上又放松下來,“行了,別躲了,出來吧!正好要你幫忙。”

    白厲瞳左側的一棵樹搖動了幾下,下來了一個同樣穿白衣的女孩。

    “嘻嘻,哥哥果然厲害,一不小心就被你發現了。”白堂甜甜的笑著,拿劍的雙手背在背后。

    “我來修煉,你跟來做什么?”白厲瞳將金箔紙收起來,邊擦劍邊問到。

    “我來和哥哥一起嘛!一個人在家里好無聊的,所以哥哥,讓我陪你一起修煉吧!”

    “砰!”

    由于過于興奮,白堂直接把身后的劍帶出,重重的撞在白厲瞳的劍上,離白厲瞳擦劍的手只有一厘米不到。

    “對……對不起啊,哥哥。”白堂立馬收回劍,低著頭解釋到,“我也想獵殺一次妖獸,所以就把劍帶來了。”

    “哎。”白厲瞳嘆了口氣,擦掉劍上留下最后的那點血液。他的劍是白家傳承了幾百年的那柄“熾心魔”,白堂的是一起的另一把,叫做“熾心魅”。如果白厲瞳能在這次“百妖斬”試煉中勝出,那么他還能拿到那把每個人每次持有時間都無法超過一年的斬妖神器——“鬼斬”。

    他其實對神器沒什么太大的興趣,拿到了也是送給傷羽或者白堂,但他想通過這場比賽證明自己。這段時間里,無論是被稱為“黑馬”的傷羽還是回歸的華天念,大街小巷都無一不在談論他們,而他做為圣修城第一的天才必須要拿出點什么實際行動來,因為他是天才啊!

    “吼!”一聲怒吼從左側傳來,白厲瞳立刻拉起白堂躲到枝葉茂密的樹上。

    他們剛躲起來,就有五只體型龐大的奇怪的生物走來。

    他們長著一只類似犀牛的銀角;三米多長的身體上鋪滿帶小尖刺的黑色硬甲,嘴里的獠牙幾乎觸到地面。

    “異比獸!”白厲瞳瞳孔驚訝的張大,“這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這可是魔族豢養的嗜血怪物。”

    白堂害怕的抓緊了白厲瞳的手:“哥…我們怎么辦?”

    不過白厲瞳馬上冷靜下來,從外表看,這些異比獸角和刺甲都還是雛形,估計還是剛剛培養出來的幼獸。

    “沒事,幸好只是幼獸,如果是五米以上的成年異比獸,那我們連跑都跑不了。”白厲瞳松了一口氣,“既然只是幼獸,那它們的刺甲就還不能夠阻擋‘熾心魔’的劍刃,而且幼獸沒有經過戰斗訓練,危險程度并不高。”白厲瞳拔劍出鞘。

    “哥哥你要干嘛?”白堂拉住白厲瞳,她大概知道白厲瞳是要去殺掉那幾只異比獸。

    異比獸既然是鮮血養的戰斗獸,自然也可以算在“百妖斬”里的獵殺對象,雖然正常情況下該按那張紙上面的流程來斬殺不同妖獸,但如果能斬殺異比獸也能在這場比賽里勝出,而且是更大幾率勝出。可以這樣理解,這場比賽其實是比最終斬妖得分,列如一只樹妖的分數是“一”,鬼靈鳥是“十”,那獵殺一只異比獸起碼會是“一百”,這么高的性價比白厲瞳也很難不心動。

    “那些異比獸比分高昂,而且只是幼獸,所以……”

    “所以你打算擊殺它們嗎?”白堂打斷,“可是就算它們是幼獸,也是有很大攻擊力的,先不說你身上只有一把熾心魔,它們可是魔族豢養的,你怎么知道附近沒有魔族?”

    “嗯,你說的有道理。”白厲瞳表示贊同白堂的觀點,但是卻在下一秒一躍而下,到了地面。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清楚我的實力,所以,你看著吧!”白厲瞳揮動熾心魔,劍靈活又有力的飛舞起來。白厲瞳自五歲就開始修習劍術,而且修習的是白家祖傳的《暗血劍術》,光劍這一點,圣修城年輕一輩很少有人可以與他交手幾個回合。

    “影舞!”白厲瞳極快的舞動熾心魔,同時以身法跟上,在他手里仿佛有幾百把熾心魔在揮動,黑色的影子閃來閃去,仿佛一團隨時會爆發的能量一樣。

    “吼!”五只異比獸同時撲過來,可白厲瞳的身法怎么會比它們慢?他躍向旁邊的樹借力一躍,靠近一只異比獸的時候手起劍落,快速刺出六七劍,劍劍命中要害,幼獸果然沒有能擋住熾心魔劍刃的刺甲。

    “砰!”一只異比獸的巨大尸體重重摔在地上,另外四只卻更加憤怒的向白厲瞳撲來。

    其中一只較小的最為敏捷和聰慧,幾個回合的拉扯,使它得以大幅度靠近白厲瞳。

    “血返!”白厲瞳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只較小的異比獸身上,使出了《暗血劍術》里防御用的“血返”。“血返”其實就是仰仗極快的揮劍速度在身體周圍按一定規律揮劍,因為修煉《暗血劍術》而產生的能量會短暫停留在空中,從而可以形成暗紅色的防護屏障。如果有誰想強行破這種防御,縱有堅硬如鐵的鎧甲,也定要付出血肉模糊的代價。

    那四只異比獸果然也不敢輕舉妄動,但那只較小的仍舊圍著白厲瞳打轉,甚至在極靠近白厲瞳的地方駐足觀望。

    就是現在!“閃刺!”白厲瞳身邊的暗紅色光芒瞬間匯聚成一道細長的線,“嗤”的一聲,就貫穿了那只異比獸的身體。

    接著白厲瞳“影舞”再起,一躍而起,自空中劈砍下去,又成功殺掉一只來不及反應的異比獸。

    另兩只異比獸開始害怕了,但它們被鮮血澆灌出來嗜血性,讓它們沾到同伴的血之后又變得特別兇悍起來,它們開始不顧一切的沖向白厲瞳,巨大身軀踏足之處,地面的顫抖起來。

    白厲瞳閉上眼睛,身體里的力量在他的引導下開始飛速的運轉,以白厲瞳為圓心大約一米的地方開始涌現大量的暗紅色能量。

    白堂在樹上看呆了,她這才知道她哥的實力是遠比她想象的更強,強的不僅僅是力量,更是臨危不懼的魄力。他之前絕不是打不過夜玖他們,而是這《暗血劍術》一旦施展開來就必須有一方死掉,它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強,消耗也同樣大,所以只有在要徹底抹殺對方的時候才使用。

上一章目錄+書簽末章節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