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書庫>都市青春>她有點小傲嬌>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朦朧清晨,朝朝暮暮,宛如處子,漸入佳境。

    習得相隨,林郁橘凍……”

    語文課,徐兮站在講臺上朗讀著,這……其實是一篇作文,而且還是馬伯山的。

    是……他太懶了,讓她幫他寫的,但沒想到竟被馮丹當成了事列范文。

    這……

    好尷尬啊!而且更尷尬地是馮丹居然讓她替馬伯山朗讀。

    馬伯山背靠在后面的墻上,嘿嘿地笑著。

    馮丹站在教室門口,手里還攢著幾張試卷,靜靜地聽著徐兮讀著。

    等徐兮快讀完時,馮丹示意讓她停下。

    她朝后面的那個玩世不恭地男孩看去,“馬伯山,你一個學生整天弄的和社會小青年一樣像什么樣子,站起來。”

    馬伯山瞇了瞇了眼,隨后就慢悠悠地站了起來,手指支撐著桌面,彎著個身子。

    “好好站著,抬頭昂首不會啊!”馮丹吼了一聲。

    馬伯山“哦”了一聲,隨后就挺直了身子,但臉上始終掛著讓人玩味的笑容。

    徐兮抿了抿嘴唇,她目光所視的距離就能看到他,她在看他,但他卻沒再看她。

    算是光明正大嘛?

    馬伯山抬頭瞄了一眼前方,見徐兮在看自己,他嘴角外揚,向她挑了一下左眉。

    壞壞的樣子,但……真好!

    這時徐兮此時此刻的真實想法。

    在以前她從沒想到會與馬伯山這樣的男孩有所瓜葛。

    在三個月前她的人生計劃還很簡單,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畢業后找個好工作,之后結婚生子,孝敬父老。

    這應該是大多人的人生軌跡吧!

    同樣,她也會是這里面的一員。

    但列車外的風景有時候會格外美麗,就像她十七歲的這年。

    在最美好的年紀遇到了他,遇到了一個原本不會出現在她平凡生活當中的人。

    同樣馬伯山也有這種感想,他從未想到自己會喜歡上徐兮這種類型的女孩子。

    且喜歡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想和她看日出,想和她渡余生。

    “馬伯山,你說你這作文是你自己寫的嗎?”馮丹冷淡地說了一聲。

    徐兮心中忍不住一緊,臉上閃過慌張之色。

    “是啊!”馬伯山脫口而出,但聲音有種挑逗的味道。

    “你是不是以為老師眼瞎,你作文的字跡和徐兮作文的字跡明明就一模一樣。”

    這證據馮丹立馬就表明了,馬伯山沒再反駁,但還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被發現了又能怎么樣?

    倒是徐兮很緊張,在替馬伯山寫時,她還特意寫潦草了些呢!

    “還有你啊!徐兮,他叫你給他寫你就寫啊!你怎么當班長的。”

    馮丹不知道這是徐兮自愿寫的,她以為是馬伯山強迫她的呢!

    也是,畢竟像他倆兩個性格完全不合的人,誰能想到會在一起呢?

    ……

    下課后,歪在椅子上的馬伯山站起來起來。

    “干嘛?”見馬伯山拉自己徐兮下意識地問了一聲。

    “下節課上體育走啊!”

    “可……”

    徐兮剛開口就被馬伯山打斷了,“可什么呀!跟我走就是了,是不是還生我的氣?”

    隨后徐兮無辜地就被馬伯山拉出了教室,其實徐兮想說。

    “可下節課的體育課已經被英語老師給要了。”

    懵懂的侯凡在桌子上慢慢地扭了一會,“阿山,走吧!”

    沒人回答……

    “阿山!”侯凡抬起頭,人呢?

    臥槽,人呢!

    哎?徐兮也不見了,他揉了個紙條向嗯小姐扔了過去。

    周雯雯回頭,疑惑地看著他。

    “那個…嗯小姐,徐兮去哪了?”他猶豫了一會,他只記得他給她起的外號了,她叫什么名字來?

    “她和馬伯山出去上體育課了。”

    “哦!”侯凡剛要起身也要走,英語老師像走位似的抱著書就走了進來。

    “同學們,你們體育老師感冒了,這節先上體育課。”

    全班同學:“……”

    這體育老師還真是體弱多病啊!

    操場……十分鐘后……

    馬伯山蹲在操場臺階上,望著操場上兩個不知年級的班級。

    “臥槽!人呢!”

    徐兮看著馬伯山的反差有點想笑,她拉扯了馬伯山的衣角。

    “馬伯山,這節課,體育換成英語了。”

    “你怎么知道的?”

    “在今上午英語老師和我說的。”

    馬伯山:“……”

    “那你怎么不早說?”

    “我想說來著,但你沒給我機會。”

    敗了,敗了,被她的天真無邪給打敗了。

    “那走吧!”馬伯山拉長了聲音。

    “去哪?”

    “回教室啊還能去哪!”

    “哦!”

    馬伯山兇的像只老虎,而徐兮乖的像只小貓。

    她都已經準備好了要陪他曠課了,可霸王為什么這么聽話?

    他不是得臟話不離口,煙不離手,一言不合就干架,整天曠課往外跑嗎?

    哦!忘了,他是個自戀、幼稚、且超級好看的……死妖精!

    嗯!就是個死妖精。

    說實話,在學校里跟馬伯山走在一起徐兮還是很緊張的,生怕被什么老師給看到,所以她一直跟他保持著距離。

    馬伯山也理解她,但這他媽地也離太遠了吧?一百米?

    “徐兮!”他不耐煩地大吼了一聲。

    徐兮沒說話,直直地盯著他,這混蛋,生怕老師不知道她倆在一塊是吧!

    她悄然地走到他周圍,但還是跟他有十米左右的距離。

    “你干嘛!”

    上來就質問他。

    “你還敢問我干嘛?你離我那么遠干啥?嫌我給你丟臉了。”

    “沒啊!我怕老師看到,再誤會什么。”

    “誤會什么?咱倆可是就只差領證的夫妻。”

    徐兮:“……”

    他說話不經過大腦嗎?怎么能這么隨意?

    還有……誰跟他要做夫妻了了!

    貌似……她也有想過。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馬伯山向她拋了一下手。

    徐兮“哦”了一聲,走了幾步后,見馬伯山竟往外走。

    “哎!馬伯山!”

    她叫住了他,馬伯山停下身子,疑惑地轉過頭去。

    但論疑惑應該是徐兮吧?

    “你去哪?”

    “我?我餓了。”

    很……牽強的理由!

    但徐兮還是“哦”了一聲,她走了幾步后,又叫了聲馬伯山的名字。

    “又怎么了?”

    “我……我也餓了。”接著徐兮就邁著小碎步又走了馬伯山面前。

    馬伯山有些發愣,想笑,最后還是笑了出來。

    徐兮有些不滿,“你笑什么!”

    “我笑我家媳婦是個小饞貓啊!”

    “誰饞了,你才饞呢!”徐兮一雙幽怨的眼神直視著馬伯山。

    馬伯山向她的耳邊湊了過去,徐兮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幾步。

    這個混蛋,光天化日之下就不能要點臉啊!

    “干嘛?”徐兮又變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徐兮,我想對你說,這校園里有監控,所以……”

    徐兮一驚,她竟然忘了,接著她就徑直著個身子往外跑,內心也在祈禱著。

    “千萬別看到,千萬別看到。”

    馬伯山看到徐兮這反差嘿嘿笑了起來,還挺可愛的,他立馬也跟了上去。

    ……

    在臨近下課時,教室門已經被打開了,來人儼然是逃了一節課馬伯山。

    他微瞇著個眼,看著在認真學習發徐兮,她……貌似是在裝作沒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