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虞思雨定了定神,一邊擺出心疼至極的表情,一邊輕輕拍撫虞襄的脊背,低聲道,“妹妹能這樣想,姐姐就放心了。沒想到我的小虞襄也長大了……”

    虞襄胡亂用衣袖擦掉眼淚,睨著她冷笑,“姐姐是真放心還是假放心?沒看見我痛不欲生的表情,姐姐應該失望才對。我受傷被抬回來那天,姐姐不是笑得很開心么,連聲說‘廢的好,廢的好,看她日后還怎么猖狂’。我倒要問姐姐,我究竟哪里猖狂,令你如此記恨我?”

    虞思雨目露驚愕。

    門外的虞品言狠狠皺眉。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虞思雨猛然轉頭,用怨毒的表情朝自己的兩個大丫頭看去。丫頭們退后兩步,惶恐不安地搖頭。

    如何知道的?自然是書里寫的。雖轉世了千年,可對虞襄而言卻只過去了幾小時,幾小時之前看過的章節,她如何能忘?

    虞思雨心念電轉,忽又回過頭來詰問,“你,你就早知道自己的腿廢了?”沒想到這死丫頭也懂得收買下人,安插探子了!什么時候的事?

    虞襄笑容慘淡,“我自己的身體,如何會不知道?三天了,連根腳趾頭都動不了,不是廢了是什么?遭了難,反倒讓我勘破了許多迷障。姐姐,我就想問你一句,我虞襄究竟哪點對不住你,令你將我恨之入骨?老太太賞賜的布料首飾,我都緊著你先挑,我這屋里稍微貴重的擺件,但凡你能看上的,統統拿了去,每月我還支給你五兩銀子,就怕你日子過得不舒坦。上回你砸了老太太最最心愛的釉里紅纏枝菊紋玉壺春,還是我替你頂了罪,跪的膝蓋都青紫了,好幾天走道不利索。你明著萬般感激,千般安撫,暗地里沒少笑話我吧?我日也尋思夜也尋思,著實找不出半分對不住你的地方。姐姐,今兒你便跟我好生說道說道。”

    虞思雨被她逼問的啞口無言。母親對她們兩人都視若無睹,同病相憐之下,她待虞襄確實有那么一點真心。可老太太不一樣,年輕時吃了寵妾的虧,年老又失了嫡子,差點被庶子奪了爵位和家業。自此,她對嫡庶之別看得極重。庶女該得的一分不少,可再多卻是沒有,平日里總還要敲打一二,就怕庶女心大,鬧得家宅不寧。

    虞襄要什么有什么,過得肆意又張揚,而她卻戰戰兢兢度日,時間長了,她就把虞襄給恨上了,且恨意越來越深。

    可她終究知道自己的心思是見不得光的,只咬緊牙關一聲不吭。

    虞襄噙著冷笑睨她,半晌后忽然掀翻床頭柜上擺放的湯藥,澆了她一頭一臉,又拿起小茶杯狠狠砸過去,聲嘶力竭的怒吼,“答不出了是不是?我虞襄沒有你這樣無情無義的姐姐!你滾!日后再不準踏入我房門一步!”

    一直以來,‘虞襄’都是虞思雨的冤大頭、提款機、出氣筒,必要的時候還得幫著背黑鍋,領罪責。如今虞襄來了,自然要跟這樣的人一刀兩斷。每月五兩銀子,虞襄自己的月錢也才十兩,她可供不起!

    藥汁剛端來不久,正等著放涼了喝,這一下把虞思雨燙的不輕,立時跳起來尖叫,又被迎面而來的茶杯砸中額頭,腫起老大一個包。嘶嘶抽了好一會兒冷氣,她才怒不可遏的高喊,“虞襄,你算什么東西,也敢跟我擺譜耍橫?我告訴你,你就是個不知哪兒來的野……”

    虞襄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大張的嘴。就是這句話,令‘虞襄’從此以后生不如死。

    然而話還沒完,虛掩的房門被人猛然踹開,一道冰冷的聲音穿透耳膜,“閉嘴!”

    虞思雨立時噤若寒蟬。在這永樂侯府里,她最害怕的人,非虞品言莫屬。

    原書里,虞思雨道破‘虞襄’身份的時候可沒有人阻止,從此令‘虞襄’落入了最難堪的境地。但現在卻不同了,有虞品言護著,哪怕虞襄血統不明,她依然會是侯府的嫡小姐。

    這一切都在虞襄的算計當中,她內心卻沒有絲毫得意,只睜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站立在逆光中的,熟悉至極的高大身影。

    “哥……”甫一出聲,大滴大滴的眼淚便爭先恐后的往外涌。心靈相牽的感覺是那樣強烈,好像他們從未經歷生死,亦無永別,只是小睡了片刻。

    小小的孩子,伸出雙手祈求自己的擁抱,那濕潤的眼里滿載著濃烈而專注的感情,仿佛自己就是她的一整個世界。虞品言心尖狠狠抽痛了一下,想也不想便邁步向前,將她擁入懷中。

    “莫怕,哥哥一定會治好你!”他一字一句承諾。

    虞襄側頭去看他面龐,沒有答話,眼淚卻掉的更兇了。從逆光中走出,她才發現,雖然這人與哥哥有七八分相似,可到底不是哥哥。雖然同樣俊美,可因為經歷了太多傾軋與迫害,眉眼間蘊含著濃的化不開的戾氣,懷抱也冷冰冰的,少了幾許偎貼人心的溫度。

    可是為什么,那本該隨著她的死亡而斷裂的心弦會系在他身上?明知這人不是自己最親近的半身,可惶惑的心依然受到了撫慰。虞襄思緒紊亂,將頭埋在來人頸窩,不停掉淚。

    虞思雨悄悄退至墻角站立。虞品言沒發話,她不敢擅自離開。

    肩膀被淚水打濕了一大片,那溫度竟然有些燙人。虞品言抬手,笨拙的拍了拍妹妹瘦弱的脊背。雖然身體里并不流淌著相同的血液,可在她心里,他就是她的嫡親哥哥,可以為之舍棄性命的哥哥。那么無論她姓甚名誰,來自哪里,她也同樣是他的嫡親妹妹。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拍撫的動作由笨拙到熟練,懷中僵硬的身體漸漸放松下來,細小的哽咽也停止了。虞品言側頭一看,深邃的眼里沁出一絲柔軟。小姑娘哭累了,睡得很沉,睫毛上還沾著幾滴欲落不落的淚水,看上去極為惹人憐愛。

    輕輕將淚水抹去,取掉多余的軟枕放平,蓋好被子,虞品言垂頭看著妹妹的睡顏,足過了一盞茶功夫才起身,淡淡開口,“跟我出來。”

    虞思雨忙亦步亦趨的跟上,臉色青青白白不停變換。

    行至一處拐角,虞品言好似沒看見她滿頭的藥渣和紅腫的額角,面無表情的問道,“襄兒的事,你如何知道?”

    虞品言才十五歲,身高卻已達七尺,在宮中待了十年,手段心性絲毫不遜成人。意圖與他爭奪家業的幾位叔伯,有的遠避他鄉,有的家破人亡,還有的關在大牢里,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來。逐漸走向沒落的永樂侯府,因著虞品言的雷霆手段,又在京城一流世家中站穩了腳跟。

    永樂侯府上上下下,誰敢忤逆他半分?

    虞思雨攪著裙擺,囁嚅道,“那,那日去給老祖宗請安,偷聽來的。大哥,我……”

    虞品言不待她說完,又問,“你還與誰說過?”

    虞思雨舔舔干澀的唇瓣,“奶娘,朱云,卷碧,她們幾個都知道。”

    虞品言冰冷的視線在朱云、卷碧等幾名丫頭身上掃過,令她們齊齊慘白了面色。

    虞思雨僵立當場不敢動彈。她現在也回過味來了,心里懊悔不迭。若是先前的虞襄,送出去自生自滅也就罷了,可如今的虞襄對大哥有救命之恩,卻是動不得的。她此時與虞襄撕破臉,等同于與大哥撕破臉,今后的日子可怎么過?

    正胡思亂想著,卻見虞品言沖身后的長隨揮手下令,“把她們幾個帶下去關起來,等候母親發落。”

    帶走的全是自己最得力的人,虞思雨當下便急了,尖聲道,“大哥,她們有什么錯你要處置她們?就為了一個野種……”

    虞品言淡淡開口,“她是我虞品言的嫡親妹妹,絕不是野種。這話我只說一遍,你記住了,日后再犯,便去鄉下陪你姨娘去吧。”

    自己已經十二,正等著議親,去了鄉下還有什么前程可言?虞思雨渾身一顫,連忙低下頭不敢再喊,待那雙黑色的皂靴去得遠了才放開呼吸,冷笑道,“等候母親發落?母親可不會為了那野種打殺虞府忠心耿耿的家仆。我且等著大哥把她們全須全尾的送回來。”

    正院,一名精神矍鑠,雙鬢斑白的老太太正歪在榻上閉目養神,兩個小丫頭低眉順眼的伺候左右,一個捶腿,一個捏肩。又有一名身穿綠色坎肩的老婦輕手輕腳入內,在她耳邊竊竊私語。

    老太太睜開眼,表情很有些驚訝,“她真這么說?”

    “回老夫人,奴婢可不敢有半句假話。她真就這么說的。”老婦篤定道。

    “倘若她真能這么想,也不枉侯府養她十年,倒把正經的虞家血脈給比下去了。庶女就是庶女,終究上不得臺面!”老太太冷笑一陣,擺手道,“救了品言也等于救了侯府。罷,她的身世,日后誰也不許再提。你去把林氏找來,就說我有話交代。”

    老婦低聲應諾,剛出門檻就見小侯爺面沉如水的走過來,連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