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馮嬤嬤送完東西附上一張清單,又在二小姐屋內略坐片刻才走。

    虞襄等她走遠立時拿起清單查看,卻見大丫頭翠喜問也不問便從她手里奪過,喜滋滋道,“小姐,我幫你把東西收進庫房。”

    虞襄擰眉,“清單拿來,我看看。”

    “看什么,小姐你又不識字。我幫你收著,錯不了。”翠喜邊說邊掀開門簾,抬腿欲走。她的好姐妹翠屏站在窗外沖她使眼色,滿目的貪婪快要溢出來了。

    雖然老太太每季都不忘給虞襄添置東西,也都是上好的布料首飾,可到底不如侯爺出手大方。那滿箱子的古董、玉器、珍珠、寶石,打開來晃得人眼暈,更有幾匣子造型別致的小金豬,排得整整齊齊,憨態可掬,饞死個人了。

    兩人見虞襄腿廢了,沒了自理能力,在她身邊伺候定然又苦又累,便打算尋些門路調到小侯爺身邊去。憑她們的姿色,沒準兒還能撈著個姨娘當當,正苦于手里沒銀子打點,小侯爺便差人送上門來了,當真是天意。

    兩人心里貓抓一般難耐,恨不能立時飛去庫房,把看上的東西圈起來。

    以前的虞襄是個傻的,對她們言聽計從,百般信任。現在的虞襄,看慣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如何猜不透她們那點小心思,眉梢一挑,冷笑起來,“把單子拿來我收著,日后學了字就能看懂了。那些東西不必存入庫房,全擺在我屋里。”

    “全擺上?”翠喜半只腳已經跨出門檻,聽見主子吩咐,頓時傻眼了。

    “這些都是哥哥的心意,我自然要擺在最顯眼的地方,以示我對哥哥的敬重。怎么,不對么?”虞襄一瞬不瞬的盯著翠喜,瞳仁黑漆漆地,深不見底。

    還真不能說她不對。可全擺上,自己拿什么?立在窗外的翠屏急了,跑進來四處指點,“小姐你瞅瞅,這屋里哪還有多余的地方。全擺上豈不是亂了套,還是收起來吧。”

    虞襄漫不經心一笑,“把這些舊擺件全收進庫房,換上新的,怎會亂套?啰嗦什么,快點使人把東西抬進來,統統給我擺放整齊。我屋子里晦氣重,正好用金玉之氣沖一沖。”

    兩人梗著脖子站在原地,就是不動,約莫又在打些鬼主意。

    虞襄豎起眉毛,道,“使喚不動你們是吧?行!桃紅,柳綠,去前院找哥哥,就說我這兒奴才不夠用,向他借幾個人!”

    桃紅、柳綠便是新來的兩個小丫頭,聽見主子召喚連忙扔下手里的物事,跑到院子中央大聲應諾。

    真讓她們去了,侯爺一問便能發現貓膩,自己遭殃不說,還得連累全家吃掛落。翠喜、翠屏這才怕了,連忙高喊,“莫去了,莫去了,院子里的人手盡夠了。我們這便找人去抬,小姐你且稍等。”

    “桃紅,柳綠,回來吧。”虞襄沖翠喜勾勾手指,“把單子給我,待會兒你們就按這單子上的順序擺,擺一件報一件,我雖看不懂,照著數數卻沒什么難的。”怪不得‘虞襄’傻,十歲了還沒進學,不但大字不識,琴棋書畫也全都抓瞎,成天只知道玩,怎能不被人糊弄!

    不過這也怪不得她。早幾年侯府風雨飄搖,老太太費盡心思幫虞品言保住爵位,便疏忽了兩個孫女。直到去年皇帝頒下圣旨,欽點虞品言為永樂侯,一家人才過上安寧日子。

    翠屏、翠喜聽見主子這番話,心里又是氣怒又是驚恐。這人腿廢了,腦子卻靈光了,把她們所有門路堵得死死的,想做些手腳都難。她如此防范,是不是發現些什么了?

    二人臉色煞白的出去。

    約莫兩刻鐘后,虞襄屋內煥然一新,原本只能算雅致,這會兒卻堪稱富麗堂皇。空蕩蕩的妝奩填滿了珠寶首飾,擺在明處的全都是價值連城的古董玉器,叫人手腳都不知該往哪兒放。

    “小姐,這幾匣子金豬便收起來吧?”翠喜不死心的問。

    “不收,就擺在枕頭邊。反正我腿殘了,沒事可干,早晚數一數還能愉悅心情。”虞襄將幾個小匣子攏到懷中,滿足的瞇眼。

    “放在枕頭邊怎么行,被人偷走了咋辦!”翠屏擺出一副憂慮的表情。

    “被人偷走了自然找你們賠唄,賠不出便打幾十板子攆出去。連這點東西都看不住,我要你們何用?”虞襄取出一只小金豬,放進嘴里咬了咬,又輕輕吹了吹,朝兩人瞥去的眸光里滿含嘲諷。

    翠屏、翠喜徹底無語了,僵硬的墩身行禮,退出房門。如今的虞襄性情乖戾,行事詭譎,還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又會干些什么,待在她身邊總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

    虞襄收好金豬,將匣子放到枕邊,輕撫隱隱作痛的雙腿長嘆口氣。忙活了一天一夜,總算把前兩章的劇情hold住了,虞襄現在依然是侯府正兒八經的嫡小姐,不用再看人臉色,戰戰兢兢度日。至于接下來的劇情,她當真是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邊走邊看。

    但有三點很明確:一,牢牢抱住虞品言的金大腿;二,多攢銀子為日后離開侯府做準備;三,不與女主攪合在一塊兒。

    只要堅決貫徹好這三點,想來日子并不難過。至于這幫刁奴,等她與虞品言的關系親厚了再收拾不遲。

    將養了一月,虞襄的傷口終于愈合了,只在左右膝蓋骨上各留下一道猙獰地一尺來長的疤痕。因為傷到神經的緣故,到底是癱瘓了,沒法再站起來。

    期間,‘虞襄’的母親林氏對她不聞不問,祖母也未曾來探,只命人送了好些珍貴藥材。虞品言倒是信守承諾,每天都來陪伴,還送了一輛木頭打造的輪椅。因諸葛亮很早就發明了輪椅,故而這東西算不得稀罕。

    兄妹兩一個天性冷漠,不喜言談;一個還惦記著自己的親哥哥,走不出上一世的陰影,一時半會兒親近不起來。

    兩人磕磕巴巴說會兒話,然后便是長久的沉默。為了避免尷尬,虞襄只得閉上眼睛裝睡,閉著閉著就真睡過去了,并不知道虞品言每次都守在床邊許久才離開。

    這日,虞襄大早起來,命兩個小丫頭推自己去小院里轉悠,晌午喝了一碗老鴨湯,吃掉兩碗米飯,往榻上一倒就睡著了。忽而天上打起滾雷,掣起閃電,很快便是噼里啪啦一陣暴雨,虞襄分明是躺在屋內,卻不知怎么出現在一條小道上。

    她踩著泥濘往前行走,聽見身后傳來馬蹄聲和車輪滾動的聲音,連忙避到路邊求救。一回頭才發現,那當先騎著高頭大馬的人不正是虞品言么。她喜出望外,舉起雙手高喊,虞品言卻好似看不見也聽不見,風馳電掣一般過去了。

    車隊也轟隆隆地往前進,對虞襄的求救絲毫不加理會。

    虞襄雙腿陷在泥濘里,動彈不得,眼巴巴的看著他們越去越遠。當車隊快要繞過拐角時,卻見一股泥石流從山上狂涌而至,瞬間把馬車砸得七零八落,許多大箱子從車里掉出來,被泥石沖擊成碎片。

    虞襄定睛一看,愕然的發現那些箱子里裝的竟全都是十兩一個的銀錠子,被泥石流沖下山澗,掉入路邊滔滔江水,再也尋不見了。而虞品言等人也生死不知。

    虞襄大喘口氣,猛然半坐起身,才發現自己依然待在帳子里,剛才的一切都是做夢。倒也是,不是做夢,自己怎么可能會走路呢?

    她拍拍胸口,試圖讓自己鎮定下來,可心慌意亂的感覺卻怎么也消不去。上輩子,每當哥哥遇見危險時,她都會有同樣的焦慮感,并因此讓哥哥避開了許多暗殺。這也是她能在老太爺跟前保有一席之地最主要的原因。

    但她從未做過如此真實地,仿若預言一般的夢,好像夢里的一切在不久的將來都會上演。

    虞襄越想越心慌,大聲喊道,“來人,快來人!”

    桃紅、柳綠本就守在隔壁耳房,聽見喊聲連忙跑過來。

    “去,把哥哥找來,就說我腿疼的厲害!”虞襄連連揮手。

    兩人見她容色煞白,滿頭冷汗,好似病得不輕,一個急急跑上前照顧,一個撩起裙擺往前院狂奔。

    前日里連降暴雨,三門峽附近黃河決堤,洪水泛濫,已淹沒了洛陽、偃師、鞏義等好幾座城池,數十萬民眾葬身洪水,更有數百萬民眾無家可歸,損失慘重。皇帝立時頒下圣旨,命太子親自前往三門峽賑災。作為太子伴讀,虞品言自然也在隨行之列。

    因情況緊急,一行人片刻不敢耽誤,接了圣旨便準備出發。小桃紅到時,虞品言半只腳已經跨出門檻了。

    虞襄之所以癱瘓全是為了救自己,虞品言不能扔下她不管,命人給太子遞了個口信,說是晚到片刻,然后急匆匆往西廂房走去。

    他身著一件藏青色錦袍,衣領和袖口嵌著祥云紋金邊,穿著打扮竟與夢中絲毫不差。虞襄一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