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貴婦們聚集在殿外,不時伸長脖子探看,見老太太終于出來了,連忙圍上去。

    太子妃邀老太太坐到自己身邊,又命人給虞襄準備糕點,然后徐徐開口,“虞老太君可從苦海大師那里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至于老太太問了什么,她卻無心刺探,畢竟是大家子出身,家教擺在那里。

    老太太笑道,“滿意,很滿意。這光景也不敢問些有的沒的,只問了言兒安危,說是險死還生,定能平安歸來。”

    虞品言得了軍功就等于太子的助力又厚上一分,太子妃聽了也愉悅的笑起來。貴婦們心知老太太把孫子看得比什么都重,孫子在戰場上拼殺,九死一生,她若是不問這個倒叫人大感意外了。

    因此又是好一番噓寒問暖。

    虞襄忍耐片刻,終是坐不住了,拉扯老太太衣擺,輕聲說道,“老祖宗,我想去大雄寶殿給哥哥祈福,能不能先走一步?”

    “行,你去吧,老祖宗稍后就來。”老太太慈愛的摸摸她腦袋。

    虞襄去后,老太太與太子妃又敘了會兒話,兩人移步去大雄寶殿,就見小小的孩子跪在蒲團上,每念一句經文就虔誠的一叩首,不過兩刻鐘,額頭便已經紅腫不堪,看向殿上佛祖的目光滿滿都是祈求,祈求他將自己的哥哥平安無事的帶回來。

    老太太看得眼淚都出來了,連忙垂頭用帕子擦拭。

    太子妃喟嘆道,“虞老太君,你這個孫女養著不虧啊!哪家的兄弟姐妹能似你家這般情深意重。實在是難得。”

    老太太抿嘴而笑,語氣含著幾分驕傲,“太子妃娘娘說的是,我家的襄兒那是頂頂好的,孝順、懂事、知禮,腦子還聰慧。”

    太子妃輕笑一聲,將大殿留給一心求平安的祖孫兩。

    在殿中念了一天經文,又捐了五百斤香油,祖孫兩才乘著夕陽下山去了。老太太與馬嬤嬤坐前一輛車,后一輛留給虞襄和她的貼身丫頭。

    被大太陽曬了半日,路上的泥濘已經干透,去時比來時平穩的多,但老太太的心情卻更為忐忑不安。苦海和尚的批語總在她腦子里打轉,無論如何也消不去,她將那些字眼一個個拆開,掰碎,揉爛,又將之重新粘連拼湊,那故意被她忽略的不適感便被無限放大了。

    她的嫡親孫女,果然是個天煞孤星!

    馬嬤嬤心里也惦記著,猶豫半晌才輕聲開口,“老夫人,苦海大師說小姐與侯爺命數相沖,若為兄妹便互相爭斗不可并存,您看這該如何是好?”這人還要不要找回來?萬一克著侯爺咋辦?

    互相爭斗,不可并存。也就是說孫女會與孫子爭奪命數。但孫女命硬,孫子也就落得個不得善終的下場?老太太被自己的臆測嚇住了,哆嗦著嘴唇好半晌無法開腔。

    但她終究不是林氏那般淡漠無情之人,做不來讓孫女流落在外自生自滅的事,待心情不那么慌亂了才疲憊開口,“自然還是要找。等人找回來,且讓他們兄妹遠著點,然后盡快定一門親事,遠遠嫁出去。”

    “小姐那命數,想定戶好人家怕是有點……”接下來的話,馬嬤嬤不敢明說。把一個天煞孤星許給別家,那不是結親,是結仇啊!

    老太太沉吟道,“自然不能禍害了旁人,且找個同樣命硬的,不拘繼室亦或寒門蓬戶,能兩廂安好就行,頂多永樂侯府多出些嫁妝,保她一世富足吧。”話落長長嘆息一聲。

    “老夫人說的是,兩個命硬的湊一塊兒,你克不住我,我克不住你,倒也相安無事了。”馬嬤嬤見老太太心情不好,忙絞盡腦汁的打趣,“不過您也無須操心,咱府上不還有一個鎮宅之寶么?有襄兒小姐在,侯府出不了事!襄兒小姐種什么活什么,想出趟遠門老天就給開眼,萬中無一的簽王一撈就中,福氣大著呢!”

    老太太一聽,心情果然好了很多,點頭笑道,“那沈家當真是虧了,好好一顆福星,竟給抱到我永樂侯府里來了,真是……”

    說到這里她連忙打住,心情頗有些微妙。是啊,沈家的福娃被永樂侯府抱走,永樂侯府的天煞孤星讓沈家抱走,那沈家現在境況如何?不會是災禍連連吧?不能再想,越想越覺得心虛啊!

    老太太掩嘴咳嗽。

    馬嬤嬤也想到這茬,表情有些訕訕,心下暗忖:夫人當初還說被沈家人害慘了,卻不知沈家人才是真正的苦主兒!菩薩還是向著咱永樂侯府的,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卻說虞襄打心底里接受虞品言以后,便不再抱著混日子的心態待在永樂侯府。但凡老太太有個頭疼腦熱,她一定陪侍左右,兩人一塊兒念念經,一塊兒做做女紅,感情一日勝過一日。及至半年后虞襄終于被老太太說動,開始接管侯府中饋。

    她前世自己也經營過幾個小公司,不為賺錢,純粹為打發時間,卻也經營的有聲有色,管理一個兩三百人的侯府就跟玩兒似得。

    老太太起初還擔心她被一幫管事嬤嬤糊弄亦或轄制,自個兒時常在旁盯著,見她不但沒被難住,反把幾個管事嬤嬤調教的服服帖帖,心里別提多滿意。

    更加之虞襄明白自己是個冒牌貨,早晚有一天得離開侯府,故此將賬冊做得十分精細,就是幾個銅板幾兩碎銀分別花在哪兒也都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叫人一目了然。

    她想著等日后把中饋還回去,沒得讓人拿住這話柄刁難自己。

    老太太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卻將她的才干看在眼里,心下更為歡喜愛重,一下就把手頭瑣事全推給她,自己種花養魚,悠閑度日,因勞累而虧損的身子逐漸轉好,早已霜白的兩鬢甚至長出幾縷華發。

    一年半后,虞品言平定裕王之亂大勝歸京,一躍擢升為正四品的廣威將軍,手握軍權十八萬,說不上多,卻也不少。且他年方十七,有勇有謀,未來不可限量。

    軍隊入京那天,老太太顧忌虞襄腿腳不便并未去城門口迎接。祖孫兩依然躲在墻內傾聽整齊劃一的馬蹄聲,這次眼中俱含著滿滿的笑意。

    虞品言一下朝便急急忙忙往家趕,甫一跨進門檻,就見妹妹坐在輪椅上正朝自己燦笑。老太太立在她身后,本也帶著笑,卻又不知怎的哭起來,怕掃了興致,連忙低頭擦淚。

    少年長高了,也長壯了,身上穿著一套絳紅的戰袍,臉龐還似往昔那般俊美,卻又多了幾分成熟堅毅,眼眸深處猶帶著無法消退的血煞之氣。他在戰場上的兇名早已傳入京城,這日見了才明白,為何叛軍都把他喚作玉面閻王。

    倘若他面無表情的立在那里,被鮮血和戰火磨礪出的鋒銳氣質便似一把刀,直將周圍的人割得遍體鱗傷,不敢靠近。

    老太太站在原地,目露恍然。不知不覺間,孫子已成為比他祖父更勇武的將軍了!

    虞襄卻似感覺不到兄長的變化,展開雙臂,一疊聲兒的喚著“哥哥”,若是她雙腿完好,這會兒準似投林的乳燕,不管不顧的扎進他懷里去了。

    虞品言低笑起來,嗓音比往昔更為渾厚性感,眼中傾斜而出的溫柔將一身血氣盡數驅散,彎腰將越發俏麗可愛的妹妹抱進懷里,置于臂彎掂了掂,隨即不滿開口,“瘦了!”

    十一歲在大漢朝可說是大姑娘了,不該再賴在兄長懷里。但虞襄一點兒也沒那個自覺,伸手摟住兄長脖頸,埋怨道,“你不平安歸家,我跟老祖宗吃不香也睡不好,怎么能不瘦!你也不曉得每隔一月便送封信回來,我跟老祖宗天天站在門口探看,見著送戰報的士兵入京就急忙遣人出去打聽。瞧瞧咱們這脖子,都比以前長了三寸……”

    直將這些時日的委屈一一傾訴,虞襄說著說著就開始哽咽,埋頭將涕淚全往虞品言身上涂,以泄心頭之恨。

    老太太哭笑不得的戳她腦門。

    虞品言卻一點兒也笑不出來,大滴大滴的眼淚灌入衣襟落在他古銅色的肌膚上,燙得他止不住顫抖。直到這一刻,那猶在耳邊喧囂的戰鼓的咚咚聲、拼殺的嘶吼聲、炮火的轟隆聲、戰死亡魂的吶喊聲才一一從腦海中消退,被耳畔這脆弱的,蘊含無數委屈與思念的抽噎聲取代。

    他這才從一柄無心無情的戰刀轉化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別哭,”他用力揉弄小丫頭發頂,啞聲道,“哥哥回來了,哥哥活著回來了!”

    虞襄慢慢止住哭泣,用衣袖胡亂擦掉臉上的涕淚,將臉緊緊貼著兄長的臉,輕快的笑起來,笑著笑著又忍不住用鼻尖蹭蹭兄長鼻尖,與他呼吸同一片空氣。

    “瘋丫頭,又哭又笑的成何體統,快點讓你哥進屋歇會兒。”老太太嘴上訓斥,眼里卻滿是喜色,上前捏捏孫子強健的臂膀,喟嘆道,“壯實了,比你祖父還高了!”

    虞品言也驚奇的盯著她雙鬢,笑道,“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