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下人早置辦了一桌酒席擺在正廳,三人進去時還冒著熱乎氣,聞著可香。

    “來來來,去了西北那苦寒的地方,許久沒吃上好東西了吧?這都是你最愛吃的,趕緊把你妹妹放下,墊兩口!”老太太一疊聲兒的招呼。

    虞襄也掙扎著要下去。

    虞品言頗為不舍的將妹妹放進輪椅,先給老太太斟滿一杯,啞聲道,“老祖宗,孫兒一去經年,苦了您了!孫兒自罰一杯。”

    老太太被他說得又開始淚水泛濫,卻聽虞襄嗔道,“哥哥,都是一家人,說什么苦不苦,罰不罰的。你在外邊兒打拼,咱們就把這個家守好,那是各司其職,各安其命。空腹喝酒小心傷胃,趕緊吃東西!”話落直接奪過酒杯,順便塞了一個翡翠蝦餃進他嘴里。

    虞品言忙把東西咽下去,愛戀的揉揉妹妹發頂。

    老太太附和道,“襄兒說得很是,咱們各司其職把這個家維護好,不說那些虛頭巴腦的客氣話。經年不見,你倒對老祖宗生分起來了!”

    “該打!”虞襄拿起輪椅上掛著的小馬鞭,輕抽兄長手臂。

    “小丫頭越發兇悍了,不愧是我的妹妹!”虞品言朗聲大笑,越看嬌俏可愛的妹妹越是喜歡,又忍不住將她抱到膝上,伸手去捏她鼻尖。

    虞襄偷拿了一個蝦餃去堵他嘴,兄妹兩鬧成一團。

    “坐著好好吃東西,吃完了隨你們親熱。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似得!”老太太嘴里訓斥,臉上卻笑盈盈的。

    虞品言吞掉蝦餃,摸著妹妹的額頭問道,“這里怎青了一塊兒?”

    老太太正欲張嘴,虞襄搶白道,“聽說你回來了,我一高興就撞門柱上了。都怪你!”

    既然孫子已經回來,以往的艱辛就不必再讓他知道了。老太太這樣想著,便閉了嘴。虞品言信以為真,低笑道,“好,都怪我,日后襄兒犯的錯都是我的錯,多大的事兒我都替你扛著。”

    氣氛正好,卻見馬嬤嬤肅著臉進來,輕聲稟告,“老夫人,夫人來了。”

    “好端端的,她怎么來了?”老太太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這樣大好的日子,她真不想看見林氏那喪門星!

    虞品言表情不變,眸光卻逐漸轉冷。要不是聽馬嬤嬤提及,他都快把這位母親忘了。虞襄跟老祖宗每隔十日便會給他寫一封信,連帶著捎來許多衣服鞋襪,就是營地里從不缺少的干糧也幾十斤幾十斤的送,還分甜口咸口,常常弄得他哭笑不得。然而林氏卻似沒他這個兒子一般,莫說一片紙,就是一個線頭也不見她寄過。

    虞品言以前還常常猜測,自己是否也跟襄兒一樣,不是她親生的。但現如今,這個問題卻再也不能困擾他。

    林氏為了配合喜慶的氣氛,難得地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衣裳,鬢邊別著一支蝴蝶釵,慢慢踱步進來,笑道,“母親說得什么話,我怎就不能來了。言兒大勝歸京,正該好生為他慶祝才是。”

    看見坐在虞品言懷中的虞襄,她笑容微冷,斥道,“快些下來,吃飯也坐在你哥懷里,成何體統。”

    虞襄不以為然,卻也拉拉虞品言衣袖,讓他放自己下去。

    空氣中漂浮的脈脈溫情被她三兩句話沖散的一干二凈。老太太氣笑了,冷聲道,“難為你還記得有言兒這個兒子。他在外頭打仗,你在干些什么?給俊杰繡遺像?是不是繡完還打算幫言兒繡一幅?”

    話音剛落,老太太連忙自打嘴巴,焦急的呢喃道,“佛祖莫怪,信女這是氣糊涂了,做不得數的!佛祖千萬莫怪!”

    林氏自顧坐下,語氣幽怨,“母親把夫君的遺物全燒了,媳婦無以為念,只得繡一幅遺像。這不是已經聽您的話,沒再動針線了么?言兒,你在西北可好?有無受傷?”

    虞品言凝視著像個倉鼠一樣往自己碗里搬東西的妹妹,眼里含笑,嗓音卻平淡無波,“勞母親惦記,孩兒一切安好。”

    虞襄一只手遮擋在頰邊,面向兄長用口型無聲勸道,“快吃東西,別廢話。”

    虞品言忍俊不禁,又愛又憐的揉揉她唇珠,然后低頭進食。

    林氏也象征性的給他夾了一筷子菜,輕聲道,“慢點吃,別噎著。聽說你這次擢升為廣威將軍了?手底下精兵十八萬?”

    虞品言不置可否,往妹妹的菱形小嘴里喂了一勺蛋羹,滿眼含笑的看她咽下。虞襄也拿起勺子,喂給他一口。兄妹兩你來我往,吃得格外香甜。

    老太太喜的跟什么似得,一疊聲兒的叫仆役再添一碗蛋羹。兒子第一次打仗回來時,足有三個月吃不下飯,見了肉菜就嘔吐不止,瘦的簡直沒了人形,且聽說首次征戰歸來的人都這樣,吃多少藥都治不好,得讓他自個兒想通。她對此記憶深刻,就怕孫子也跟他父親一樣,得了這怪病。

    眼下倒好,孫子看著精神頭十足,吃得也香甜,她高懸了一年半的心這才算真正落地。

    林氏見無人搭理自己,面上頗有些尷尬。好在她是個沒心的,除了亡夫誰也不在乎,很快便調整過來,徑自開口,“人手多了,是不是該加緊點兒把你妹……”

    虞品言砰地一聲將碗頓在桌上,冷眼睇過去,“母親,吃飯的時候勿要多話!”隨即垂頭去看襄兒,發現她一臉懵懂之色,眼中的冰霜這才稍微化開。

    合著她就是為這事兒來的?在自己膝下長大的兒子與面都沒見過一回的女兒,究竟哪個重要?老太太氣得手直抖索。因‘女兒’兩字總出自林氏之口,還每每挑在這種時候,老太太對嫡親孫女的期待那是一日不如一日,直到了漠不關心的地步。

    她也并不是不想把人找回來,但能不能讓孫子好生休息幾天?剛從硝煙彌漫的戰場上歸來便忙不迭的給你去找人。你把他當成什么了?不知疲累不知苦痛的石頭么?

    老太太壓了壓火氣,看向虞襄柔聲開口,“襄兒,老祖宗跟你母親有話要說,你先回去吧。”話落命馬嬤嬤收拾些好菜,讓桃紅柳綠提回去。

    虞襄可不想現在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乖巧的應了。虞品言抱她回去,又給她青紫的額頭上了藥膏,哄著她吃完飯,這才回到正廳。

    林氏像往常一樣,手里捏著帕子抹淚,見他來了哽咽道,“我知道戰場上危險,可女兒流落在外就不危險么?這世道如此之亂,那沈家又是行商的,暴富或赤貧只在瞬息之間。女兒在他家能過上什么好日子!可比不得言兒身居高位,榮華富貴……”

    “你給我閉嘴!你當咱們的榮華富貴是大風刮來的?那都是言兒拿命拼來的!你心里除了你女兒,可還有言兒丁點位置?他究竟是不是你親生的,啊?”老太太勃然大怒,將桌子拍得震天響。

    虞品言上前握住她手腕,輕輕揉了揉,再開口時語氣冷沉,“母親,我這便命人去找,就是把嶺南翻過來也給你找到。日后妹妹回來,你就跟她安生過日子去吧。”莫再給我添亂,還了這份情,我卻是顧不得你兩了!

    林氏沒聽明白他的未盡之意,老太太卻是領會了,看看孫子,又捻捻佛珠,終是長嘆一聲。罷了,攤上這樣的母親,誰還能始終如一的保有那份骨肉親情?走到今日這等地步,也是林氏自個兒求來的!

    林氏這才收住眼淚,干脆利落的走了。

    祖孫兩相對而坐,默默無言,直過了一刻鐘,老太太才低聲問道,“襄兒睡了?”

    “睡了。”虞品言點頭。

    老太太對著房梁喟嘆,“你那母親是個不長心的,你這妹妹卻實心實意。血緣有假,對你的情分卻半點兒也不摻假。她那額頭你真當是撞了門柱?卻是每天為你祈福磕出來的,今兒剛消,明兒又不要命的磕,我見了都不落忍!”抹去眼角的淚光,她繼續道,“日后你那親妹妹回來,也別把襄兒拋到一邊不管不問!”

    虞品言喉頭堵得厲害,抬手灌下一杯烈酒,啞聲道,“瞧您說的,我怎么可能拋下襄兒不管?她雖然不是我親妹妹,論起情分卻比親妹妹還親。老祖宗您放心,我就是虧待了誰也不能虧待襄兒。對了,襄兒身體還好?”

    “現在挺好,你走后一月忽然犯了心絞痛的毛病,大夫天天來診也診不出個所以然。她發病前好似做了個噩夢,大叫著‘哥快躲開’。”老太太看向孫子的眼里帶著刺探。

    虞品言眸光微閃,從貼身的衣袋里摸出一枚變了形的銅錢,苦笑道,“世上竟真有心靈相通這等奇事。當時我正在殺敵,恍惚聽見襄兒叫我躲開,這才避過了從后心射來的冷箭,然后又讓這枚銅錢擋了一擋,只胸口疼痛了半月,并未傷到皮肉。我在戰場上殺敵,連累的襄兒也跟著受罪,佛祖是要做什么?我殺了生,只懲罰我一個就夠了!”

    虞品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