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虞襄小憩片刻,醒來后看看顏色淡去的指甲,命桃紅給她調制鳳仙花汁,“里面多放些玫瑰精油,染好了指甲還能留下淡淡的香氣,如此,拂手揮袖間自帶出一股優雅韻致。”

    桃紅應諾,取出個小缽,放上鳳仙花和明礬細細搗弄。

    柳綠拿著一個巨大的錦盒掀簾子進來,回稟道,“小姐,掌柜的把春衫和頭面送來了,您是自個兒先挑挑看,還是原樣給大小姐送去?”

    “給她送過去吧,想必這會兒正伸長脖子在門口看呢。”虞襄半靠在床頭,輕薄的罩衫從肩上滑落,露出半邊雪白的臂膀,一件小抹胸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

    “春日料峭,乍暖還寒,小姐您多穿點。”柳綠放下錦盒給她加了件衣裳,再將她順滑如絲的黑發從衣襟中取出,用篦子慢慢梳理,打理整齊后命兩個小丫頭將她抱到梳妝臺前安坐。

    虞襄慵懶的趴伏在桌上,指尖一下一下撥弄錦盒上的流蘇紅繩,徐徐開口,“去了好生叮囑邱氏,讓她把虞思雨看牢了。虞思雨若是敢做出格的舉動,甭管什么以下犯上,尊卑不分,先把人綁起來再說。她那腦子,我就是用狼牙錘去敲打,也是聽不進半個字,還當我心懷妒忌見不得她好。倘若她起了歪心,必是一條道走到黑,不見棺材不落淚。要不是怕她帶累了哥哥,我管她是死是活,且由著她往火坑里跳。”

    柳綠邊聽邊點頭附和,見主子頭發實在太順滑,沒法挽髻,只得用桂花油抹的濕濕地,再用幾根銀簪四下里固定成蝶花狀。

    虞襄對著銅鏡左右看看,滿意的擺手,“行了,趕緊去吧。”

    桃紅搗碎鳳仙花,將混著明礬和玫瑰精油的花汁倒進小碗碟,再放入一團棉花浸透,見小姐頗有些百無聊賴,撿了個話題道,“小姐,那方家的公子長得真俊俏。”

    “哦?怎么個俊俏法?”虞襄轉臉看她。

    “皮膚很白凈,眉毛很英氣,鼻子……”桃紅一邊說一邊用小鑷子將棉花攢成指甲蓋大的一團,小心翼翼放在主子指尖,再拿布巾包好。

    說得正起勁,掛在廊下的大鸚鵡阿綠扯著嗓子叫起來,“侯爺來了,侯爺來了!”

    桃紅連忙噤聲,卻已經晚了,虞品言面無表情的走進來,沉聲道,“這一個月內誰也不準踏進前院,犯忌者自去管家那里領三十大板。”

    桃紅膽戰心驚的應諾。

    虞襄抿嘴笑道,“哥哥,那方家公子果真那般俊俏?”

    “不過爾爾。”虞品言本就冷硬的面龐越發透出幾分不悅,走到妹妹身后,摁住她肩膀,貼著她耳廓盤問,“他母親今日可曾說些什么?”

    “不就是一些家長里短么。不過看她那樣子,似乎想讓虞思雨給她當兒媳婦。你也知道方家家資豐厚,富可敵國,虞思雨現在指不定怎么美呢。”虞襄輕輕吹了吹指甲上的鳳仙花汁,一股獨特的香味轉瞬在空氣中蔓延,令人醺醺欲醉。

    虞品言將臉埋入妹妹頸窩深吸口氣,這才在她身邊落座,接過桃紅手里的小鑷子,給妹妹染指甲,動作十分熟練。若不是親眼所見,任誰也無法想象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縱橫八方的驃騎將軍竟有如此兒女柔腸的一面。

    “方家現在看著一團錦繡,實則早已是烈火烹油,時日無多。虞思雨那里,你得好生敲打敲打,莫讓她帶累我永樂侯府。你也是,別聽人念叨幾句俊俏就以為……”

    眼見哥哥又要開始無休無止的念叨,虞襄忙將空閑的手掛在他脖子上,唇角往上一翹,討好道,“我知道啦,再俊俏能比得上我哥哥嗎?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世上再也找不出像哥哥這般俊俏的郎君啦。而且哥哥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是我大漢朝的蓋世英雄。我要嫁人,必定得嫁哥哥這樣的,那些個凡夫俗子壓根入不了我的眼。”

    她眨了眨晶亮的貓瞳,輕笑道,“不過,比哥哥更優秀的男子這世上怕是沒了,所以注定我這輩子嫁不出去。哥哥,你可得養著我啊。”

    她湊近了,用鼻尖輕碰虞品言鼻尖,溫熱地帶著蓮花馨香的氣息直叫人沉迷。

    虞品言眸光恍惚了一瞬,冷硬的面龐慢慢柔軟下來,低聲開口,“無需你提,哥哥自然養你一輩子。今晚都吃了些什么?”

    “白斬雞、如意魚卷、龍須四素、清蒸鱖魚……”虞襄一樣一樣細數。

    “只吃了這些?我還當你喝了一大桶蜜,所以小嘴兒才這樣甜。”虞品言揉揉她飽滿的唇珠,眼中沁出濃烈而溫柔的笑意。

    “蜂蜜沒吃,倒是吃了點這個。”虞襄挑開桌上一個玳瑁小盒的盒蓋,沾了一指嫣紅的蜂蜜狀的東西輕輕涂抹在下唇,又伸出粉紅的舌尖舔了舔,笑道,“這口脂是我自己做得,玫瑰花瓣添一點兒蜂蠟再添一點兒豬油細細搗碎,晾干后就能用了。人都道‘朱唇未動先聞口脂香’,哥哥你聞聞,是不是很香?”

    她一面輕笑一面又沾了一抹口脂,先是置于虞品言鼻端讓他嗅聞,忽又改了方向往他唇上涂去。

    虞品言十六歲便征戰沙場,哪會識不破她這點小伎倆,不過由著她胡鬧罷了,且等她將自己唇瓣染紅便瞇眼欣賞她笑得越發燦爛的小臉兒。

    “哥哥,是不是很香很甜?”她眨眨眼睛。

    虞品言伸出舌尖舔了一舔,淡淡的甜味在口中彌漫,本就深刻而俊美的五官因著那染紅的雙唇而顯得妖異邪肆起來。

    虞襄看呆了去。

    與此同時,虞品言的視線也無法從妹妹那晶亮飽滿,好似熟透的櫻桃的紅唇上移開。他慢慢,慢慢靠近,鼻端鉆入一縷縷玫瑰混合著蓮花的清香,腦中忽然浮現半爿曖昧不已的詩句——艷色浮粧粉,含香亂口脂。

    口中一陣干渴難耐,恨不能將那嬌艷欲滴的菱形小嘴狠狠吞吃入腹。

    他心下微震,連忙拉開距離,又故作無事的夾起一團棉花,放在妹妹指尖,包好布巾后找了個借口匆匆離開。

    虞襄毫無所覺,指使桃紅繼續給自己染指甲。

    疊翠苑,裴氏好不容易盼回半醉的兒子,連忙邁著小碎步迎上前攙扶。

    “趕緊擦把臉,”她擰了一條毛巾覆在兒子臉上,殷切的詢問,“可與永樂侯結交上了?”

    方志晨躺在榻上喘了會兒氣,等腦袋不那么眩暈了才氣餒道,“他果然似傳言那般冷酷,十分不好接近。我敬他酒,他直接推拒,與他說話,他愛理不理,還不準我在侯府隨意走動。我為了緩解尷尬,不得不自斟自飲,一不小心便喝多了。”

    “他竟然如此不通人情。”裴氏聽了略感氣憤,卻也知道能順利住進虞家已經算是不容易了。那門外站立的拿著劍戟的士兵和頻頻走過面容整肅的巡衛,看得她心肝直顫,腿腳發軟。

    原以為夫家已經足夠富貴,與虞家比起來才知道那富貴只是流于表面一戳就破的水鏡,似虞家這般森嚴巍峨才真正稱得上世家大族。

    她咋了會兒舌,這才想起給兒子灌醒酒湯,叮囑道,“他可是都指揮使,全大漢朝最不能招惹的閻王爺,有點脾氣是應該的。你且忍耐一二。”

    扶兒子起來,她繼續開口,“我今兒見了侯府兩位小姐,想將那庶長女定下來,你覺得如何?”

    方志晨立時醒酒了,詰問道,“為何是庶長女?等我高中狀元,莫說豪門世家的嫡女,就連當朝公主也娶得,為何非要娶一個庶女?母親,你這是在折辱兒子啊!”

    “母親不是沒辦法嗎?”裴氏一臉苦色,“皇上現在嚴查國稅庫銀,尤其是鹽政這一塊兒,也不知會掀起何等的驚濤駭浪。你父親連身后事都準備好了,滿朝里數來數去,也就都指揮使能救他。結了親,你父親才有活路啊!”

    “他家不是還有一個嫡女?”方志晨依然不滿。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家確實有個嫡女,卻是個瘸子,不良于行。娶了她,誰給你掌家,誰給你出外應酬,說不準連子嗣都艱難。故此,我才退而求其次,定了庶女。”

    裴氏一臉可惜,卻也不想想她家在京城百年世家中算個什么次第。也是在揚州那等浮華喧囂之所迷了眼,又被鹽商們捧得有些飄飄然不知所謂,入了京那抬到天上去的頭還低不下來,總以為自己兒子乃經世之才,萬中無一,別家的女郎都得由著他挑挑揀揀才行。

    方志晨想到父親陷入的困境,果然只有凌駕于三司之上的都指揮使才能救,只得咽下滿腹屈辱,點頭道,“兒子聽母親的。只一點,定親前且找個機會讓我見見這虞家大小姐。”

    裴氏歡喜的摸摸兒子腦袋,笑道,“那是自然。這虞家大小姐雖然是庶女,卻自小長在嫡母身邊,相貌氣度樣樣不差,你一定會滿意。”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