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方志晨一回到自家居住的小院就忙不迭的讓人去找裴氏。

    裴氏一臉喪氣的進來,說道,“兒啊,你跟虞大小姐的婚事怕是不成了。”

    方志晨本還滿臉的焦急,聽了這話立時笑起來,問道,“可是出了什么變故?”

    “你兩的八字合不上,說是勉強結親,日后災禍連連家無寧日,嚴重點還會妨害到子嗣。故而這親是結不成啦,虞家把庚帖都退回來了。”

    “母親不若將兒子的庚帖再送去合上一合。”

    “還合什么,給你們看八字的可是人稱活神仙的白云觀觀主,他說得話準沒錯。”裴氏連連擺手。

    “兒子是讓你拿庚帖與虞家的嫡小姐再合一合。”方志晨耳尖紅得滴血,囁嚅道,“兒子方才在湖邊見了她一面,實在是,實在是喜歡得緊,求母親成全。”

    裴氏先是覺得歡喜,繼而又遲疑起來,“兒啊,你愿意聘娶他家嫡女自然是好,但她不良于行,你那后宅誰給你打理?誰給你生養子女?誰伺候你?這些可都是大問題,不能僅憑一時沖動就作決定啊!相貌再好,也不能拿來過日子不是?”

    方志晨心下為難,卻又無法忘懷虞襄那張千嬌百媚的臉,斟酌半晌道,“母親,那便先把表妹迎進門吧。讓她幫我打理后宅,生養子女,虞小姐只管安安心心做我的嫡妻便是。”

    若不是朝廷鬧出稽查鹽稅的事兒,裴氏早勒令兒子把外甥女娶進門了,也不會試圖拿他的婚姻做交易,聽了這話真可謂大喜過望,連連撫掌道,“甚好甚好,就這么辦。我這便寫封信給大姐,讓她盡快準備。”

    因裴氏姐夫去得早,留下她姐姐跟一個嫡女艱難度日。裴氏與之感情深厚,便幫姐姐置辦了一座宅子就近照顧,外甥女也從小接到家中當親生女兒一般養大。兩姐妹雖未言明,卻都存了結親的意思。雖說如今是以妾室身份入門,可虞襄僅是個擺設,與姐姐解釋清楚她必定會同意。

    方志晨略思索片刻,又遲疑道,“別,還是等虞小姐過門后再迎娶表妹吧,省得虞家不滿。”

    裴氏不樂意了,諷笑道,“虞家憑什么不滿?咱們肯要那瘸子卻是他家幾世修來的福分。你乃圣上欽點的探花郎,不但才華橫溢容貌俊美,日后還前途無量,想娶誰家的閨秀娶不到?我肯讓我大好的兒子娶他家的瘸子,他家就該偷著樂了。”

    裴氏拍拍兒子肩膀,繼續道,“兒啊,你莫看他家門第高,可就憑虞襄那條件,這輩子怕都沒人要。咱聘娶她也只是權宜之計,日后你爹走出困境你又飛黃騰達了,這當家主母的位置萬萬不能讓一個瘸子占了去,因你這情況也在奪情之列,母親還可向族老遞表書,為倩兒爭取平妻之位。人到了手,那就只能任咱們擺布了。”

    方志晨聽了猶覺得底氣不足,擺手道,“不成不成,若是讓永樂侯知道了,還不得打上門來。”

    “他若是想讓虞襄名聲盡毀,一輩子再無人敢娶,他只管打上門來,咱家還怕他嗎?你放心,我都打聽清楚了,他寵虞襄寵的厲害,護得跟眼珠子似得。虞襄到了咱手里就等于捏住了他軟肋,他就是想滅了老鼠,也得顧忌著玉瓶不是?屆時你是要外放還是駐京,升遷還是平調,盡可去找他周旋,他為了虞襄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裴氏這如意算盤打得劈啪作響。

    方志晨細細一想也覺得很對。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要想讓女兒過得好,不就得可勁的厚待女婿嗎?雖說虞襄家世顯赫,要想和離不是難事,可她情況與旁人大為不同,她是個瘸子,真離了方家這輩子算是完了,只能落得個孤獨終老的下場。憑虞品言寵她那股勁頭,無論如何也是舍不得的。

    母子兩越想越覺得此事可行,當即便要去找老太太交換庚帖,忽又覺得太急切了顯得面上不大好看,只得暫且忍耐。

    另一頭,虞思雨也打聽到自己大好的姻緣已然告吹之事,心里對老太太簡直恨入骨髓,躲在房中冥思半日,終于琢磨出一個法子。

    虞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裴氏母子惦記上了,喝完茶送走九公主和范嬌嬌,讓丫頭推著自己優哉游哉往回走。

    眼看居住的小院近在咫尺,一道溫柔婉轉的嗓音從身后傳來,“襄兒,可否借一步說話?”

    虞襄回頭去看,擰眉思索片刻才遲疑道,“常雅芙?”

    三年未見,常雅芙長得越發出挑,然而在虞襄跟前就有些不夠看了,那艷麗無匹的臉龐立時被襯的有些俗氣。

    常雅芙扯出一抹笑,再次開口,“襄兒,可否借一步說話?”

    虞襄大約猜到她要說些什么,用指尖撫了撫唇角,道,“那便走吧。”

    主仆三人跟著常雅芙來到她居住的小院,卻是堅決不肯入屋長談,只停在院中那顆大槐樹下,靜靜眺望遠方煙霧繚繞的山巒,姿態悠閑至極。

    常雅芙見她未有主動搭腔的意思,只得將院中下仆驅散,又暗示虞襄的兩個丫頭站遠些。

    桃紅柳綠巍然不動。

    常雅芙用懇求的目光看向虞襄。虞襄懶懶擺手,兩人這才下去了,走到院門口,像兩尊門神一般一左一右的站立,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著主子。

    “有什么話就直說吧,我沒功夫聽你講那些彎彎繞繞。”虞襄揚了揚下顎。

    常雅芙本還想寒暄幾句再進入正題,聽了這話連忙開口,“襄兒,再過一月我就要除服了,你也知道吧?”

    “知道。”虞襄低頭欣賞自己嫣紅的指甲。

    “你能否幫我把這封信送給你哥哥。當年那些事都是我父親拿的注意,我一介弱女子,如何做得了主,唯有受人擺布的份兒。我對你哥的情誼絕沒摻半分假,發生那么多誤會,他總得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你看,我今年已經十九,若是他再想退婚,我這輩子哪還有臉見人!你也是姑娘家,總能理解我的苦處。當年姐姐對不起你,姐姐早知道錯了,還請你幫姐姐這回吧。”說到悲處,常雅芙眼淚汩汩而出,雙手奉上一個精致地散發著香氣的信封。

    “抱歉,我這輩子壓根沒想著嫁人,實在無法理解你的苦處。”虞襄眨了眨貓瞳,表情無辜又懵懂,實則心情早已經壞透了。

    常雅芙悲戚的表情略微僵硬。

    虞襄唇角上揚,扯出個諷刺的笑,繼續道,“別跟我玩兒這套苦肉計,就憑你也想嫁給我哥哥,也不攬鏡子照照你配也不配?你父親能逼著你與三房嫡女姐妹相稱?你父親能逼著你與三嬸娘過從甚密親如母女?你父親能逼著你在元宵燈會上與虞品鴻交換定情信物?你一只腳都跨進他家門檻了,還當我永樂侯府什么都不知道呢?也不想想我祖父當年是干什么的,手底下那么多舊部,你那些丑事樁樁件件我哥哥都記著呢。一面與虞品鴻卿卿我我,一面又拽著我哥哥不肯放手,你也不怕兩腳踏空摔死自個兒!”

    常雅芙眼淚都被驚了回去。

    虞襄拂開她拿信的手,挑眉道,“當年我哥哥還是一介白身,三叔卻已經官居吏部尚書,虞品鴻中了進士又得了皇上一句‘少年英才’的稱贊,你們靖國公府以為他家能襲爵也無可厚非。別跟我說什么情啊愛啊的,我都替你感到害臊,說到底不過為了一己私欲罷了。但凡當初我哥哥絕望之時你肯給他一句鼓勵一個好臉,我今日也不會如此刻薄你。”

    她低下頭從荷包里掏出一錠五兩的銀子,反塞進常雅芙手中,語重心長的交代,“明年便是太后七十大壽,皇上為了替太后祈福意欲大赦天下。三叔一家定是能從流放之地回來,你與虞品鴻就能再續前緣了。我在這里先道一聲恭喜,請冰人的銀子我幫你們出了,千萬別跟我客氣。”話落還奉送一個甜蜜無比的微笑。

    哥哥那樣優秀的兒郎,要什么樣的妻子沒有,偏要你這個愛慕虛榮,朝三暮四的?若是不能一心一意待他、不能全心全意信他、不能在關鍵的時刻給予他力量、不能將所有的愛都傾注在他身上,讓他一輩子幸福快樂。對不起,請你走好!

    少女分明笑得那樣嬌美動人,看在常雅芙眼中卻比惡鬼更令人可憎。雖然早知道她脾氣乖張不好對付,卻沒料到她會用如此粗暴惡毒的言語來攻擊自己。但偏偏她說得全都是實情,讓常雅芙辯無可辯,只覺得全身的衣裳都被扒光了,身體袒露在眾目睽睽之下無所遁形。但若是不找虞襄,又有誰的話能叫虞品言聽入耳中?她也是沒有辦法了!

    常雅芙木愣愣的握著那五兩銀子,指尖劇烈顫抖起來。她以為自己做得那些事虞品言并不知情,卻原來他什么都知道,不過拿自己當個笑話看。

    笑話就笑話吧,看一輩子也行,她絕不能讓虞家退親,否則靖國公府的名聲就完了,她也再沒臉見人。而且,虞品言現如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