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太子妃已生產了整整一夜,產婆第五次往她嘴里塞參片,沖著她耳朵大喊,“娘娘用力啊,往下用力,就差一點了!”

    太子妃神智已經模糊,連叫都叫不出來,微微搖晃著腦袋眼看就要暈過去。

    這要是真暈了,肚子里的兩個孩子都得憋死,大人也有可能保不住。產婆心憂如焚卻又不敢明說,一邊用力按壓太子妃肚子,一邊回頭尋找宋嬤嬤。

    “過來,跟主子說些話讓她清醒清醒,這真要是厥過去,咱們一屋子的人都得……”她在自己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宋嬤嬤連忙上前給主子擦汗,絞盡腦汁想著說辭,諸如‘太子殿下在外邊兒等著您’、‘皇上盼了許久’、‘您要是出了事,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等等,太子妃均無反應,且眼皮子越發沉重。

    宋嬤嬤忽然靈光一閃,大聲喊道,“娘娘,您還記得襄兒小姐抽中的那支龍鳳簽嗎?她說漫天神佛借她的手在給您賜福呢。咱們現在在白云觀里,說不準道祖就在天上看著咱們呢!竹化成龍鳳入天,道光普照諸邪散。有道祖保佑您,那些邪崇絕傷害不到您,您和兩位小皇孫都會平安無事的!這是天意,是天意啊!娘娘您再努把力,下一刻小皇孫就出來了!”

    太子妃起初還不停耷拉眼皮,及至最后幾句竟猛然將眼睛睜圓,用力嚼爛口中的參片,把參汁咽下去,尖叫著不停用力。人在最絕望的時候總會向自己信仰的神佛祈求幫助,太子妃也不能免俗。有簽文的暗示在前,她忽然涌起無限的希望和力量,竟在瀕死的一刻又活了過來,為自己奮力搏一個未來。

    天微微亮了,太子在廊下站了一夜。

    細雨不知何時已經停歇,唯剩下天青色的煙霧將整個山頂籠罩,遠處巍峨陡峭的山峰在滾滾煙云中若隱若現,景色美得令人窒息。

    忽然,厚重的云層破開一道缺口,有金黃的光線從缺口中潑灑而下,投射在一座山峰頂端。五彩斑斕的光暈層層化開,讓滿山的天青色都鮮活了起來。

    那燦光實在耀眼至極,引得幾個龍鱗衛轉頭去看,頓時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正當時,只聽產房內一聲凄厲的尖叫,隨即便是兩道嘹亮的啼哭聲先后傳來,不斷有人叫嚷著‘生了生了’,嗓音中滿滿都是喜極而泣的激烈情緒。

    太子疾步走到門口,卻見宋嬤嬤左右手各抱著一個布巾包裹的小嬰兒,又哭又笑的喊道,“恭喜太子殿下,這是小皇子,這是小公主,您快看看。太子妃娘娘一切均安,您請放心!”她傾身,把懷中兩張紅彤彤的小臉露了出來。

    太子伸了伸手,實在不知該先抱哪個才好,心中高懸的大石轟然落地,令他頗有些頭暈目眩。

    卻在這時,無數細碎的光暈渲染開來,將整個白云觀籠罩在五彩神光之中,幾名龍鱗衛指著不遠處被一個圓形彩虹包圍的山峰喊道,“道光普照,天降祥瑞,這是天命之子降世了!”

    所有人抬頭望去,均被大自然這一奇妙的景象迷了眼,腦中不停回蕩著‘道光普照’四個字。宋嬤嬤從恍惚中回神,忙抱著孩子小心翼翼跪下,喊道,“謝道祖賜福娘娘與兩位皇孫,謝道祖!”

    說出那番話鼓勵太子妃時,她心里也直打鼓,眼下見了這輝煌而絢爛的道光,激動的都快哭出來了。這兩個孩子是道祖賜下的靈童,將來必定不凡!

    太子彎腰接過孩子,慢慢走出屋檐,讓他們完全沐浴在道光里。有了神光洗禮,一切災厄終將離他們遠去。

    龍鱗衛接二連三的跪下,口中高喊‘恭喜太子,天降祥瑞’等話。

    所謂的道光不過是光線經過云霧的折射和漫反射后形成的圓形彩虹罷了。然而在蒙昧無知的古人眼中實是神跡無疑。

    產房內,產婆將窗戶掀開一條縫,扶起太子妃讓她欣賞這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景,輕聲道,“娘娘,道光普照諸邪退散,這背后下黑手的人現在指不定該如何扼腕跳腳啦。您安心睡吧。”

    太子妃輕快一笑,閉眼睡了過去,雖然下身撕裂一般疼痛,卻是她懷孕以來睡得最香甜的一次。有道祖保佑,她終于安全了。

    消息傳回京城后皇上欣喜若狂,連發了好幾道急詔命太子趕緊把太子妃和兩個小皇孫送回去。他有多高興,對那幕后黑手就有多憎恨,密令虞品言徹查此事,寧可錯殺亦不可放過。虞品言順勢將沈妙琪疑為侯府血脈的事報了上去,皇上果然不以為意,言道撇清她嫌疑就可把人接走,他全當什么都不知道。

    虞品言欣然領命。

    太子妃醒時白云觀還未解禁,所有人均被拘在院中接受調查。因皇上發了急詔,太子準備了舒適又溫暖的馬車,令車夫慢慢趕著回京。

    太子妃走時不忘把虞老太君也捎帶回去,又命宋嬤嬤將她親自送到侯府門口。

    都過了兩個時辰,宋嬤嬤情緒依然十分激動,一路拽著虞老太君的手,描繪那道光普照的璀璨情景,連連感嘆道,“襄兒小姐果真是個靈性人兒,那么多簽,她偏偏就抽中了龍鳳簽,尤其是最后那句簽文,簡直神準!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還當做夢呢!可惜襄兒小姐先走一步沒能看見,咱們九公主當時都驚呆了,站在院子里又跳又叫的……”

    老太太興致勃勃的與她討論,對神跡閃現一事也很向往。可惜她起得晚了些,只看見一點未消散的余光。

    時間匆匆而過,侯府很快就到了。宋嬤嬤殷勤的扶老太太進屋,又使人抬了好幾大箱貴重禮物,說是娘娘捎帶給襄兒小姐的。

    裴氏也沾了老太太的光,搭乘后一輛馬車下山,否則整日被一群龍鱗衛虎視眈眈的盯著,非得嚇出病來不可。

    兩人在三岔路口作別,裴氏匆匆回屋洗漱,老太太直奔西廂去探望孫女。

    “老祖宗,您怎么就回來了?”虞襄仰起腦袋,睡眼惺忪的咕噥。

    都巳時三刻了她還趴在床上睡懶覺,上身什么都沒穿,下身著一條煙綠色的燈籠褲,被子掀開一截,露出半拉白花花嫩生生的玉臂,讓窗外的陽光一照竟泛出瑩潤的微光,當真惑人的很。

    老太太走過去替她攏好被子,又理了理她蓬亂的頭發,斥道,“懶丫頭,什么時辰了還躺在床上,快些起來!你不知道吧,太子妃娘娘早產了!”

    虞襄完全清醒了,撐起上半身問道,“生了什么?男孩女孩?”

    “生了龍鳳胎,八字那叫一個好,上天還降下了祥瑞……”老太太將從宋嬤嬤那里聽來的道光普照之事又添油加醋說了一遍,愛憐的捏捏孫女鼻尖,笑道,“我的孫女兒果然是個小福星!背上燎泡好了沒,讓老祖宗看看。”

    虞襄撩開長發說道,“抹了藥好多了。老祖宗,您先別高興,我要跟您說件憋屈事兒……”

    老太太起初還笑嘻嘻的,聽到最后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虞襄揉了揉眼角,帶著點兒哭腔控訴,“他方家如此折辱于我,老祖宗您可得替我做主啊!”話落眨巴眨巴貓瞳,眼淚便撲簌簌直往下掉,看著好不可憐。

    老太太哭笑不得的戳她額頭,嗔道,“快把貓尿收起來。你那德行我還不知道?沒把方家小子罵個狗血淋頭羞憤欲死已算是好的了。”

    虞襄抹掉眼淚,腆著臉笑了,“不罵死他如何能解我心頭之恨。老祖宗,您趕緊把他們攆走,住在侯府里平白膈應人。”

    “好,老祖宗這便使人攆他們走。”老太太揉揉孫女發頂,喟嘆道,“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裴氏到底是嫁錯了。那些個鹽商偷著皇上的銀子,過著比皇上還富貴的日子,連帶著將一眾鹽政官員也捧得不知天高地厚,豈不知越是富貴越是離死期不遠。這次太子妃和兩位小皇孫遇害,皇上心里正憋著火無處可發,合該拿他們瀉一瀉。裴氏當年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幼時還頗有幾分氣度,在揚州那等喧囂浮華之地浸淫幾年,倒似個粗鄙商婦一般沒見識,哎……”

    老太太搖頭感嘆半晌,見時辰不早,連聲催促孫女起床,隨即回屋,命馬嬤嬤去喚虞思雨。

    虞思雨戰戰兢兢跪下,正欲張口申訴,卻聽老太太沉聲詰問,“你好啊,翅膀長硬了,連私會外男這等丑事也干得出來,還將人帶進閨房。那方家就那么好,讓你不惜賠上清譽也要嫁過去?”

    虞思雨咬咬牙,磕頭道,“方家好與不好孫女并不在意,孫女只是鐘情于方公子罷了。既然我清譽已毀,還請老祖宗成全我。”

    虞思雨曾聽裴氏描述過她家的境況,莫說穿的衣裳戴的首飾均價值連城,就連吃食亦精致無比,一盤簡簡單單的蛋炒飯也需花費五十兩白銀方能制成,那下蛋的母雞每日里吃的都是人參、黃芪、白術、紅棗等物磨成的細粉,當真是富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