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一一一章

第一一一章

    虞襄沒有能力對付諸位皇子,卻能挑虞妙琪下手。她思來想去,還是決定釜底抽薪,盡快將虞妙琪這個禍害嫁出去。

    憑她現在對虞家的仇恨,她爬得越高,日后報復的手段就越殘忍。虞襄絕不會給她翻身的機會。

    離過年還有幾天,下仆已拿出紅綢裝點門庭,廊下的燈籠也全都換成了新的,遠遠看去一片喜慶之色。

    老太太命馬嬤嬤買了許多紅紙,把孫子孫女全都叫到正廳寫對聯,描福字。

    虞襄因為練習走路,掌心磨破了,只得坐在一旁干看。她卻也不肯消停,伸出食指和中指,作行走狀在兄長肩膀上移來移去,惹得他心癢難耐,接連滴了好幾個墨團在紅紙上,糟蹋了幾副對聯。

    接收到兄長警告的視線,她掩嘴輕笑,拿起一根麥芽糖咬在齒縫間,還用舌頭將糖條撥弄的上下晃動,灼灼的小眼神直往兄長唇上燎。

    虞品言下腹似有一團烈火在燒,本就漆黑的眼眸暗沉一片,恨不得把小妖精捉過來將她銜著的糖條連同她那頑皮的小舌頭一塊兒吞下肚子里去。

    “哎呀,大哥你又弄臟了一副對聯!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竟連筆都拿不穩。”虞思雨將沾了一大團墨跡的春聯扯過來,表情很是惋惜。

    “嗯,最近確實有些疲累。”虞品言揉了揉眉心。

    虞襄咔擦一聲咬斷糖條,咯咯直笑,笑完將剩下的半根伸到兄長嘴邊,誘哄道,“喏,累了就吃塊糖補充體力,很甜的。”

    虞品言深深看她一眼,然后將糖條卷進嘴里咬碎,灼熱的視線片刻不離妹妹左右。

    虞妙琪亦心情愉悅,一面寫對聯一面哼起歌來,不但惹得虞襄等人側目,連老太太都接連看了她好幾眼。

    “祖母,寫完對聯我便給母親送幾幅過去。畢竟要過年了,她一個人在林宅很有些孤單。”拿起最滿意的一副對聯,她笑顏如花。

    不等老太太點頭,虞襄先開口了,“虞妙琪,你今兒怎這么高興?可是找到婆家了?”話落轉臉去看老太太,煞有介事的詢問,“老祖宗,究竟是哪家啊?虞妙琪今年十五,也該定親了,否則可就晚了。對了,還有大姐。”

    老太太果真有考慮兩個孫女的婚事,聞聽此言沖馬嬤嬤使了個眼色。馬嬤嬤立即拿出兩張名帖。

    “襄兒傷腿未愈,定親的事暫且不提。思雨,這個人你且看看滿不滿意,滿意的話老祖宗開年就幫你去說親。”老太太將其中一張名帖遞過去。

    虞思雨接過一看,對方是位武將,時年二十有二,因為駐守邊關常年不歸才耽誤了親事,今年調回京中擢升為正四品的云麾使,可謂前程似錦。且他父母俱亡,只有一個已分家的兄長,身邊既無侍妾亦無通房,干凈的很。

    虞思雨捏著名帖,表情訝異。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竟還能找到這樣好的歸宿,真像做夢一般。

    “你先別高興,他因為征戰,額角留下一寸長的疤痕,損傷了面貌。改日我帶你悄悄去看一眼,你若是覺得不好,我也不會逼你。”老太太心知孫女素來歆慕俊俏郎君,對此人恐是看不上眼。然而這已是她能找到的最優秀的人選。

    哪料虞思雨竟擺手而笑,“不去看了,就他吧。相貌再好又能如何,一塊兒過日子看得還是品格和德行。”

    老太太頓感欣慰,喟嘆道,“好好好,思雨果然長進了!”

    虞妙琪盯著老太太手里的另一張名帖,頗有些坐如針氈。老太太察覺到她的不安,將名帖遞過去,語氣沉肅,“這是我給你選的夫婿,上個月已派人去說親,他家也應了,開年選個黃道吉日就讓你過門。”

    “什么?已經定下了?我怎么不知道?”虞妙琪尖聲質問,接過名帖一看,表情更是猙獰似鬼,“一個小小通判,家住望城蠡縣,三十歲的鰥夫,娶了四房妻子盡皆亡故!祖母,你竟讓我嫁給這樣的人!你是恨不得我去死啊!”

    她揉爛名帖哀哀哭泣。

    “閉嘴吧!若非迫不得已,你以為我會把侯府嫡女嫁給這樣的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命數!”老太太沖馬嬤嬤揮手,“把她的生辰八字拿出來讓她自個兒看看。”

    馬嬤嬤應諾,拿出一張庚帖攤放在虞妙琪眼底。

    “你若是不信便拿著八字去找人驗看。你乃天煞孤星之命,刑克六親。你出生那日便克死了你父親,隨后克的沈家家敗,沈氏夫婦枉死,又差點克的你大哥仕途盡毀。若是不給你找一個同樣命硬的夫婿,你這輩子就是守活寡的命,到老無人照拂無人送終,落得個凄慘收場。”

    “我不信!你一定是騙我的!我是貴人,生而高貴,福運無雙,從小沈家父母就是這么跟我說的。這八字一定是假的!”虞妙琪拽住庚帖狂奔而去。

    虞襄驚呆了,嘴里含著半根糖條都忘了咬,愣愣開口,“老祖宗,虞妙琪果真是天煞孤星之命?”

    她上輩子信佛,死后又來到大漢,對命理之說自然深信不疑。然而虞妙琪與旁人不同,她是女主,未來還將成為皇后,身上本該具有大氣運,怎么突然就成了天煞孤星?難道自己這只蝴蝶翅膀的威力真有那么大?

    然而無論如何,虞妙琪終究是要嫁出去了,且嫁的還是個六品通判,想必再也翻不出大浪。她心弦一松,捏著糖條嘎吱嘎吱啃起來。

    虞思雨也直勾勾的朝老太太看去,眼里滿是好奇。

    “這話是苦海大師親口說的,錯不了。若非如此,我豈能將她嫁給那樣一戶人家?都說高門娶婦低門嫁女,我侯府再低門嫁女也不會低到這種程度。”老太太無奈嘆氣。

    虞品言表情淡淡,“總之能把她嫁出去就好。她對虞家心懷怨恨,留著遲早是個禍害。”

    想起沈家的下場,老太太心有戚戚焉的點頭。

    虞妙琪命人備好馬車,手里拽著庚帖到得林宅,遣散下人后急急問道,“母親,你來看看這個八字!”

    林氏拿起八字細細一看,說道,“這不是虞襄的八字嗎?”

    虞妙琪頓時長出口氣,然而下一刻,林氏又扶額嘆道,“瞧我這記性,你兩抱錯了,你的八字就該是虞襄的,虞襄的八字就該是你的。這個是你的八字,當年我找人算過……”

    后面的話語漸漸消音,林氏的面容也變得慘白驚恐。

    “你找人算過,怎樣?”虞妙琪剛放下的心又高高提了起來。

    “那么久的事我早忘記了,依稀就是富貴無雙等好聽話罷了。我的女兒自然是個有福的。”林氏笑得頗為勉強,眸光更是閃爍不定。接回女兒后她也是樂暈了頭,竟絲毫也未想到虞襄的命格本該屬于女兒,所謂的天煞孤星、刑克六親,說得正是女兒。

    夫君是被女兒克死的,并非虞襄!這個認知不停撞擊著她本就脆弱不堪的心防,令她神魂不守。

    虞妙琪哪會看不出她的異樣,掐住她手腕厲聲詰問,“你在撒謊是不是?那算命的究竟怎么說的?我果真如老太太所言是個天煞孤星的命格?這不可能!”

    林氏強忍心悸安慰道,“你別胡思亂想,你是侯府嫡女,天生就該尊享富貴,怎會是那種苦命之人?那算命的就是個騙子,誆人的,咱們另外找高人來算。走,咱們這便去鎮國寺找苦海大師。”話落拉著女兒便上馬車。

    虞妙琪心中涌起無限希望,命車夫快馬加鞭趕至鎮國寺。二人打著虞襄的幌子到得苦海修行的禪房,遞上那張庚帖。

    “這八字貧僧見過。”苦海大略一看,立即言道。

    “大師在何處見過?這命格究竟怎樣?”林氏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心臟撲通撲通狂跳。

    “五年前虞老太君拿這幅八字前來相詢。”苦海轉臉去看虞妙琪,雙手合十,語帶悲憫,“阿彌陀佛,貧僧有一言送與這位施主:正所謂忍苦捍勞,繁興大用,雖粗淺中皆為至實,惟貴心不易移,一往直前履踐將去,生死亦不奈我何。施主命數雖苦,卻能以善念行德而消弭,早晚有脫離苦海的一日。”

    林氏已完全癱軟在蒲團上,掩面而泣。既然這命理是請苦海大師相看的,那便錯不了了。自己的女兒竟然就是自己口口聲聲罵了十多年的喪門星,何其可笑,何其可悲。

    虞妙琪足足愣了好幾息才回神,語氣冷靜自持,“那么大師再幫我看看另一幅八字?”隨即報出自己的,也就是原本屬于虞襄的八字。

    苦海閉目推算,片刻后笑道,“這個八字當真是妙,竟不早不晚正處于天府星正宮,雖早年多劫,過了十六便福運綿長,大富大貴……”

    虞妙琪已經沒法再聽下去了,擅自起身摔門而去。林氏連忙向苦海告罪,二人回到馬車上良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