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言情女生>忽如一夜病嬌來> 第一一七章

第一一七章

    薛老爺到底經歷過大風浪,很快就恢復鎮定上前問話。

    “子長(沈元奇的字),你怎么把虞三小姐帶回來了?”

    沈元奇上前回話,“義父,襄兒是我妹妹,自然應該隨我回來。”

    乒呤乓啷一陣亂響,卻是有人摔了飯碗碰落了筷子。

    “你妹妹,這是何意?”

    “襄兒是我失散多年的嫡親妹妹,此事說來話長。”沈元奇將妹妹推至廳中,坐下后簡單敘述了那些陳年舊事,驚得薛家人膛目結舌。交代完前因后果,沈元奇又道,“此次帶襄兒回來,我卻是打算讓她認祖歸宗,不知義父覺得如何?”

    薛老爺只是認下沈元奇做義子,并不要他改姓,此時自然不好插手他的家務事,唯有點頭應諾。

    二人說話之時,虞襄也在不著痕跡的打量廳中眾人。薛夫人雖然掩飾的極好,但眸子深處卻時而閃過厭憎和隱憂,怕是對沈元奇多有戒備。這也難怪,薛少爺不爭氣,如今的薛家完全靠沈元奇一個人來支撐,日子久了難保他不對薛家偌大的家業起了貪念。

    薛少爺天性豁達,眸中含笑,倒是真的拿沈元奇當異姓兄弟看待。其余幾個庶子被薛夫人教導的唯唯諾諾,平日里都在自己的小院用膳,此時不曾露面。

    薛夫人誕下的兩個嫡女一個年方十二,一個與虞襄同歲,俱都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但緊緊握在一起的手可以窺見她們對家中多了一個陌生人的不安。

    這薛家怕也是不能久待,日子長了難保不生出齷齪。虞襄暗自思忖。

    沈元奇與薛老爺議定認祖歸宗的事,薛夫人這才開口讓兄妹兩坐下用膳。廳里無人說話,只有筷子撞擊碗碟的聲音。虞襄味同嚼蠟,越發想念哥哥在時的光景,同樣是圍著桌子吃飯,她可以用指尖悄悄戳哥哥大腿,逗他變臉;可以微微撅嘴隱晦的向他索吻;哪怕因心不在焉誤食了最辣的辣椒,舌尖也能嘗到甜味。

    哥哥走了,卻仿佛帶走了她生活中全部的快樂。虞襄吃著吃著竟忍不住紅了眼眶。

    沈元奇心中暗暗嘆息,放下碗筷說道,“我們用好了。襄兒初來乍到,我帶她去府里轉轉,義父義母,你們慢用。”

    “讓佳宜、佳音帶沈姑娘去吧,她們女兒家好說話。你留下,認祖歸宗是大事,我得跟你好生商量一番。嶺南畢竟山高路遠,你又官職在身走不開,我們需得找個穩妥的人去辦。”薛老爺笑道。

    沈元奇看向妹妹,見她無所謂的擺手,只得留下。

    薛家在嶺南也算是有頭有臉的望族,雖然現如今日薄西山,根基卻擺在那里。作為薛家的嫡長女,薛佳宜身上很有幾分貴氣。反觀嫡次女薛佳音卻多有不及,見虞襄執起馬鞭把玩,臉色白了白就找借口遁了。

    薛佳宜也不挽留,領著虞襄在后花園里閑逛,遇見稍微平坦的道路還主動上來推輪椅。

    “虞襄小姐如此鼎鼎大名的人物,卻沒料到有一天竟會淪落到這等地步。世事真是無常。”她忽然俯身,在虞襄耳邊低語,末了沖回望的虞襄粲然一笑。

    “我曾得罪過你?”虞襄皺眉問道。

    “不曾。”薛佳宜搖頭。她只是純粹看不慣虞襄罷了,談不上得不得罪。她曾遠遠見過虞襄一次,在太子妃舉辦的春日宴上,分明是個斷了腿的廢人,卻笑得比誰都張揚肆意,也不知誰提及她的名字,聲量稍微大了點,她一個冷厲的眼神瞥過來,所有人都止住了呼吸,現場安靜的落針可聞。

    回來后好幾天,她還在為那時的情景感到心悸,心悸過后又覺得輕蔑,暗道有什么好怕的,不過仗勢欺人罷了。沒了權勢地位,她也就是個廢人。

    當時的臆想現在竟然變成了現實,雖然與虞襄無冤無仇,薛佳宜卻感到一陣快意。等此事傳遍京城的時候,想必為此感到快意的人還會更多。

    虞襄如何不了解這些人落井下石的心態,冷笑道,“那么,今日我便少不得要得罪薛小姐了。”

    薛佳宜心尖一顫,就聽她繼續道,“我能認祖歸宗本是件天大的好事,到了薛小姐嘴里卻用上了‘淪落’二字。可見我大哥在薛小姐心里是如何卑微的存在,回到他身邊是如何凄慘的境遇。雖然我大哥現如今已是正四品的朝廷命官,在薛小姐心里,怕是還將他當做薛家的家奴看待……”

    “不,我并無此意。”薛佳宜連忙辯解。

    “那你為何諷刺我淪落到這等地步?這等地步是什么地步?薛小姐能否替我解惑?”虞襄眨眼,表情十分懵懂。

    薛佳宜臉頰漲紅,囁嚅難言。

    虞襄冷聲笑了,“我不會因為回到大哥身邊就覺得自己卑賤,更不會因為大哥曾經為奴的經歷就感到羞愧。薛小姐,今后與我說話時最好客氣點,我現如今雖然不是虞家三小姐,卻還是皇上冊封的司農鄉君,若真要論起品級,你父親母親見了我也是要行禮的。”

    薛佳宜漲紅的臉頰轉瞬變成蒼白,正進退不得間,便聽沈元奇溫潤的嗓音從不遠處傳來,“襄兒,該回去了。”

    薛佳宜不知他站了多久,又聽去多少,頓時更覺得羞憤欲死,提起裙擺匆匆跑開了。桃紅和柳綠專注的賞花,并不曾為主子出頭,因她二人知道,在主子跟前,滿京的閨秀都是紙老虎。

    沈元奇推妹妹回房,坐下后給她倒了一杯熱茶,臉上看不出喜怒。

    虞襄小啜一口,坦言道,“大哥,雖然薛老爺待你不薄,但薛夫人打心眼里防著你。日子久了難保她不在薛老爺和薛少爺耳邊念叨些什么。你若是不貪圖薛家家業,咱們最好盡快搬出去住,免得恩人變成仇人。”

    沈元奇挑眉問道,“那我要是貪圖薛家家業呢?”

    “那我只能說你腦子進水了,然后勸你三思而后行。為了那么點東西賠上好名聲,何必呢?別揀了芝麻丟了西瓜。”虞襄像勸道失足兒童一樣耐心。

    的確,皇上重用自己一是因為自己毫無根基,二是因為自己知恩圖報重情重義,若是占了薛府家業,今后的仕途怕就斷了。沈元奇本是隨口一問,見妹妹如此認真反倒忍俊不禁。

    他再一次意識到虞妙琪與妹妹之間存在的巨大差異。虞妙琪從小就要強,觸手之物必要占為己有,否則絕不肯善罷甘休。若他方才問的是虞妙琪,對方怕是會眼前一亮,然后積極的為他出謀劃策。

    這性子也是被已故的爹娘給寵出來的,往日總在她耳邊念叨她是貴人,早晚有一天會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卻原來在扭曲她的本性,最終將她塑造成如今這幅貪婪無度,自私自利的模樣。

    是沈家將虞妙琪給捧殺了。得出這個結論,沈元奇的心情很微妙,說不出是仇恨多一點還是愧疚多一點。

    兄妹二人商議半天,都覺得住在薛家不是長久之計,翌日便向薛老爺打了招呼,然后派人去收拾空置的宅邸。

    薛老爺自是百般挽留,卻苦于沈元奇鐵了心,身邊又有家眷,只得放行,但虞襄認祖歸宗的事還是盡心盡力去辦了。

    虞襄并非虞家血脈,而是沈狀元嫡親妹妹的事不過幾天就傳得眾人皆知。虞襄往日得罪的人不少,上門尋隙的卻不多,究其原因不過四點:一,她嫡親兄長也是皇上身邊的紅人,輕易不能得罪;二,皇上非但未曾收回她司農鄉君的封號,還讓皇后賜下禮物安撫;三,九公主日日上門探望,不待到黃昏不肯離開,可見與她感情甚篤;四,太子妃接連送了好幾車禮物以表示對她的重視。

    虞襄雖然離開了侯府,境遇卻實在稱不上落魄,只除了夜深人靜之時對虞品言思念的厲害。

    虞思雨上門探望過她幾次,說老太太病得下不了地。虞襄立馬備好禮物前去探望,卻被攔在大門外不讓進,只得狼狽的離開。她已經能像正常人那樣走路,出入卻還坐著輪椅,也不知是懶還是因為什么。

    如此過了三個月,這日,虞襄剛躺下便陷入了一個古怪的夢境:她站在一條波浪滔滔的渾濁大河邊,不遠處傳來刀兵相向的撞擊聲和慘烈的嘶殺聲,抬頭是灰蒙蒙的天空,有潮濕的水汽鉆入鼻孔,一場暴雨忽然而至。

    她頂著沉重的雨點往前走,沒走幾步就見幾匹駿馬奔馳而來,身后跟著許多揮舞彎刀的追兵。她抹掉臉上的雨點,踮起腳尖眺望打頭那人的面容,卻見那人背后中了一箭,從馬上跌落,摔進濁水滔天的長河里去了。

    跟隨在他身側的將士凄厲的喊著‘主帥’也紛紛跳下去,奮力朝浮浮沉沉的身影劃動。岸上的騎兵收起彎刀拉滿弓弦,箭矢比天上的雨點還要緊密,讓人無處可逃。

    虞襄強忍心中驚駭,撲到河邊探看那熟悉的身影,眼見他慢慢沉了下去,這才從無邊無際的恐懼和無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