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唯美純愛>天庭幼兒園> 第二十五章 帝王

第二十五章 帝王

    “唔……”白澤傻愣愣地僵在原地,任由浮黎欺負。眼前的一幕與很多很多年前那模糊的記憶重合,破碎的山石間,那一抹青色身影,還有緩緩棲來的溫熱觸感。眼睛壞掉了,看不到,把眼前的浮黎放進那個想象中的畫面,一切突然就清晰了起來。

    浮黎將傻乎乎的白澤抱進懷里,結結實實地渡了一口仙氣給他。剛剛收入筋脈的日精,就這樣再反哺給白澤,充盈的日月精華流淌全身,舒服得白澤輕吟出聲,然后……就因為吸的太快忘了呼吸,他就這么昏睡過去。

    太陽升起,白澤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感覺到自己身邊有別的體溫,下意識地往懷里攏了攏,低頭瞧了一眼,是已經變小的浮黎,正蜷縮在他懷里睡得香甜。

    昨夜的事在腦海中呼嘯而過,白澤呼吸一滯,頓時覺得自己抱的不是天尊,而是一塊熊熊燃燒的火炭!浮黎竟然,竟然那般對他!更可怕的是,自己非但沒有抗拒,心中還有些歡喜!

    默默伸手,捂住臉,好在姻緣線已經解了,以后……等等!

    白澤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腕,那根他親眼見證著繃斷了的姻緣線,如今,正好端端地系在他的手腕上。

    “這……這是怎么回事?”白澤禁不住驚呼出聲。

    “嗯?”浮黎揉揉眼睛,看了一眼驚慌失措的白澤,打了個優雅的哈欠,咂咂嘴,繼續睡。

    “別睡了,你給我說清楚。”白澤撐起身子,把浮黎抱到懷里搖晃。

    浮黎蹙眉,睜開一雙帶著水霧的眼睛,看起來很是疲憊的樣子。想來也是,昨夜推演星圖到很晚,又把僅剩的日月精華都渡給白澤了,浮黎自己肯定是會覺得累的。

    看到浮黎這模樣,白澤又心疼了。

    幾個孩子都睡醒了,東華率先走出來,揚起精致的小臉,吐納一口清晨的靈氣。小月老睡得迷迷糊糊,因為怕摔倒,就扯著東華的衣擺,搖搖晃晃走到門口,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哈嗚……”

    “昨晚沒睡好嗎?”白澤輕咳一聲,為了避免尷尬,不再看浮黎,轉頭去關心其他孩子。

    “天尊半夜把我叫出來給你倆續紅線,我回去就睡不著了。”月老有些委屈地扁扁嘴,又打了個哈欠。

    此言一出,所有人包括那只狗,都齊齊看過來,老君一副“我懂了”的樣子,長長地“哦”了一聲。

    白澤:“……”氣氛好像更尷尬了。

    江河倒灌的地方已經推演出來,作為輔助仁獸,勸服人間帝王的工作,毫無疑問就落在了白澤頭上。交代天狗好好看家,白澤就一個人去了人間。

    三十三重浮云路,九十九層寂無聲。這段時間熱鬧習慣了,驟然恢復了安寧,白澤還有些不習慣,站在云端俯瞰下界,莫名的有些悵然。

    他活得太久,很多事情都已看淡,甩甩腦袋,打算把那些紛紛擾擾的思緒甩掉。

    一只溫熱的手伸過來,握住了他的手腕,白澤回頭,就看到了成人模樣的浮黎。青色仙衣在風中鼓蕩,頭冠上的兩縷青色絲絳在風中飄揚,與那萬千瑞氣融為一體。

    “當心。”浮黎輕聲說著,一把將他拽過來,抱進懷里。

    “啾——”一只艷色鳳凰從方才白澤站立的地方急速飛過,羽毛上的神火給周圍的云朵染上了赤沙色。

    “你跟來做什么?”撞到天尊的胸前,白澤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日月輪轉還需要我護持,離你遠了,這日月精華就沒了。”浮黎用下巴點了點兩人之間的紅線。

    “哦。”白澤站直身子,整了整衣擺。

    “白澤,”浮黎輕喚了一聲,慢慢握住了白澤的手,“昨晚,我不是在戲弄你。”

    “……嗯。”白澤壓低云朵,迅速往人間去,一心看路,沒再回頭瞧浮黎一眼,只是兩只耳朵,慢慢紅成了瑪瑙色。那么嚴肅的天尊,從不會戲弄人,他要做什么,肯定都是認真的,這一點,白澤一直都知道。

    浮黎見白澤沒有甩開自己的手,眼中漸漸有了笑意。

    天上人間本就相通,前一百年天界沒什么大事,人間也就平安喜樂。近來受輪回之力影響,人間已經漸漸有了亂象。

    白澤抱著浮黎在京城的街上走,街道上店鋪寥落,百姓都形色匆匆,看起來并不安樂。瞇眼看看皇宮之上的龍氣,隱隱有破敗之像。

    隱去身形,兩人來到皇宮之中,循著龍氣找到了如今的帝王。

    “仙師,這就是朕的三皇兒,你看看,可有帝王之相?”人間的皇帝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穿著一身明黃色的龍袍,倚在龍椅上,手中抱著個小香爐。香爐中有煙霧裊裊升起,皇帝湊過去,深深地吸了一口,很是享受。

    身邊立著一位穿白色衣袍、手拿拂塵的道士,座下還跪著一人,身著暗黃色皇子服,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樣子。

    那道士看了一番,闔目掐算,口中喃喃有聲,皇帝和皇子都不敢出聲打擾。良久,那人睜開眼,大笑著道:“三皇子金龍之命,乃是天命所歸。”

    三皇子一臉驚喜,忍不住露出些許得意,皇帝也很是高興:“來人,傳旨下去,封三皇子為太子,擇吉日昭告天下。”

    白澤蹙眉,那三皇子根本不是什么金龍,而是淺淵惡蛟之命,若讓他登基為皇,天下必然大亂。人間沒了一呼百應的明主,他要百姓搬遷、閉戶的事,就難以實現了。

    “趁著老皇帝沒死,叫他先把這事給辦了。”浮黎扯了扯浮黎的衣襟。

    白澤搖頭:“我只輔佐仁君明主,此等昏聵之人,不配與我說話。”神獸有神獸的驕傲。

    浮黎點點頭,又看了一眼殿上的三人,不再多言,被白澤抱著往其他宮室走去。

    在這皇宮的一角,有金龍之氣盤旋,只是那氣息衰弱,不日就要煙消云散。

    “殿下,您該喝藥了。”太監那尖銳的聲音從帳幔之外傳來,讓原本安寧的午后無端端變得煩躁起來。

    一只清瘦白皙的手從帳幔中伸出來,輕擺了擺:“放著吧。”那手長得煞是好看,只是太過瘦削,能清晰地看到一根根青色血管在薄薄的肌膚下蜿蜒。

    “那可不行,太醫說了,讓您趁熱喝,您別為難咱們為奴的,趕緊喝了,我等好回去給皇上復命。”那太監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立在原地不走。

    帳幔中沉寂了片刻,復又緩緩出聲:“呈上來吧。”

    太監頗為得意地笑了笑,撩開帳幔,將藥碗端過去,濃稠泛黃的藥汁在白瓷碗中搖晃,仿佛催命的黃泉水,一碗一碗奪人性命。

    顧崢昀靠在床頭,看著那尖嘴猴腮的太監將藥碗遞到面前,面上毫無恭敬可言。緩緩攥緊身上的錦被,滔天怒意在胸口翻騰不止,抬手,一巴掌掀翻了藥碗,結結實實地潑到了太監的臉上。

    他本是一國太子,自小聰慧過人,多年來恪守孝道,兢兢業業為國為民,沒有出過任何差錯。自從那妖道進宮,他就突然病倒,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手下的事務也接連出錯,被廢去太子之位,扔在這偏僻的宮室中。

    “啊——”被藥汁燙到的太監驚恐大叫,跟著來的幾個小太監紛紛上前去看大太監的傷勢,沒有任何人前來關心床上的皇子。

    “殿下不喜歡這藥,奴叫他們再煎一碗來。”太監捏著自己被燙傷的手,咬牙冷聲道。

    “張公公,你說,自己病死的皇子,與被太監折磨死的皇子,會有什么區別?”顧崢昀漫不經心地說著,拿起床頭剛剛磕出來的碎瓷片,緩緩按到自己的手掌上,鮮血頓時順著手臂流下來。

    一群太監頓時嚇傻了,趕緊跪下給他磕頭。顧崢昀可能活不了幾天了,他死后自然會有宗室來驗尸。皇子身體受傷,隱而不報,則視為奴欺主,欺主之奴杖斃、株連九族。太監們請完罪,就慌里慌張跑出去請太醫。這時候他們才意識到,這位即便是廢太子,也不是他們欺辱得了的。

    “滾!統統滾出去!”顧崢昀拍著床板怒吼,等人都走了,才頹然地躺倒在床上,雙目無神地盯著帳頂。這個王朝,從很早以前就開始傾頹,他也曾想過自己的結局,要么為國操勞英年早逝,要么沙場征戰馬革裹尸。從沒想過,是在偏僻的宮室,無力地病死。

    這死法太窩囊了,他真的不甘心!

    也許是這股不甘太過濃烈,天上聽到了他的祈愿,一道溫潤悅耳至極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你想活下去嗎?”

    蒙蒙白光之中,一道人影漸漸顯露出來,與此同時,顧崢昀仿佛聽到了瑞獸的吟嘯,那亙古余音,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想,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