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第268章 求解藥

第268章 求解藥

    一層淡淡的紫色光芒籠罩在周圍。

    紫色的光芒漸漸融入了辰皓夜設下的這淡藍色的靈力護盾之上。

    靈力護盾的藍色漸漸轉淡就要被破開之時,修逸瑾忽覺胸口一陣疼痛,一口鮮血涌上喉頭。

    眼看鮮血要噴到白雨舞的身上,修逸瑾趕緊用手捂住,然而血仍然順著手掌滴落了下來。

    這血離開了修逸瑾的秘遁隱術的靈力控制,清晰地顯現在白雨舞腳邊的淡藍色靈力護盾之上。

    “你怎么了?”白雨舞看見憑空滴落在腳邊的鮮血,驚訝而擔憂地問道。

    “沒什么,還差一點,就解開了。”修逸瑾擦了擦唇邊的鮮血。

    這淡藍色的靈力護盾并不是靈力屏障,不應該特別堅固,以修逸瑾的靈力修為應該不難解開。

    然而現在已經到了修逸瑾血脈內的妙息丸發作的時候,全身的靈脈正受到妙息丸毒性作用的啃噬。

    這次回到花靈國,赫望并沒有給修逸瑾每月一次的妙息丸解藥,而是讓修逸瑾以后都去找若櫻拿解藥。

    這樣做,便能迫使修逸瑾每月都回到赫若櫻身邊取解藥,這既能讓修逸瑾保證赫若櫻的安全,又能讓他不停奔走在赫望與赫若櫻之間傳遞消息。

    赫望最近只收到了赫若櫻一條報平安的消息,就再也沒有其他消息了,赫望感覺不對勁。

    “你還說沒什么,你流血了!”

    白雨舞有些擔憂地看著腳邊仍然在不停滴落的鮮血,伸手向著空空的地方一探,這次白雨舞一下子就抓住了一只手掌。

    修逸瑾正在凝神解開靈力護盾,血脈內的妙息丸更是讓他全身痛楚難當,他已經沒有更多的閑暇來逃開白雨舞了。

    就在白雨舞抓住修逸瑾的手之時,修逸瑾趕緊往回一縮,逃開了白雨舞的手。

    然而修逸瑾手掌上的鮮血已經沾染到了白雨舞手上,白雨舞懷中的蝶尾花果重新亮了起來。

    一道雪色的冰晶蝴蝶微微浮現在周圍,淡淡的雪色光芒照耀在修逸瑾身上,修逸瑾只覺得妙息丸的疼痛瞬間消失了,自己的靈力瞬間灌滿了靈脈。

    只聽嗤地一聲,在修逸瑾的靈力作用下,鎖住兩人的靈力護盾解開了。

    兩人從靈力護盾中跌到了地上。

    修逸瑾看著白雨舞,他知道所有透明花骨的花族人都擁有修復能力。

    然而面前這位白郡主的靈力已然完全被封印了,卻不知道她何以能為自己減輕妙息丸帶來的痛苦。

    不過這白郡主的修復能力顯然還相當低微,需要依靠剛才的接觸才能發揮作用。

    不僅如此,當白雨舞的手離開修逸瑾之后,妙息丸的痛苦又再次啃噬起修逸瑾來。

    看到白雨舞跌在地上,肩頭的衣服少了一塊,她那雪白的肌膚上浮著一層淡淡的光芒。

    修逸瑾掉轉視線,在這屋子里找了一圈,找了一件士兵的衣服讓白雨舞換上。

    “郡主,雖然你看不見我,但我轉身過去了,看不見你,你趕快換上士兵的衣服。”

    “好。”白雨舞答應著,趕緊換上士兵的衣服。

    修逸瑾說罷,出門輕松料理了守在門口的幾個士兵。

    門口的這幾個士兵完全沒看到來人便被修逸瑾打暈過去。

    誰也想不到這毫無靈力又被鎖進靈力護盾的女子能逃出來,因此,門口的守衛不多。

    修逸瑾帶著身穿海帝國士兵服裝的白雨舞離開了何言的隊伍,出了冉宣營地。

    然而,走了沒多遠,修逸瑾便漸漸感覺自己支持不住了。

    他本想將白雨舞帶回龍騰國,但血脈內妙息丸逐漸增加的痛苦已經令他靈力逐漸減弱,他已經無法再帶領白雨舞穿越眼前的海戰,回到安全的地方。

    修逸瑾趕緊趁靈力完全消失之前,找了個海草茂盛的海底巖洞,將白雨舞藏在里面。

    “白郡主,你等我一會兒。”修逸瑾道。

    “好。”雨舞輕聲道。

    雖然這位恩人不肯現身,但白雨舞甚至覺得自己能感應到他的靈力波動。

    這太實在太讓白雨舞奇怪了。

    修逸瑾將白雨舞藏好以后,心里很清楚,自己現在必須馬上找到若櫻,拿到妙息丸的解藥。

    比起拓智俊而言,修逸瑾被妙息丸控制的時間要長得多。

    時間越長,妙息丸的控制作用就越強,發作時的痛苦也更劇烈。

    此時的若櫻,離開了方校尉的隊伍,為的是去救清瀾。

    然而,清瀾被冷軒的大部隊帶走。

    若櫻抓住一個落單的海帝士兵問了問冷軒的部隊在那里,那士兵卻說是已經從斬鯨狹口向這赤焰海域趕了過來。

    若櫻看著眼前千萬士兵組成的海底戰場,感到自己的渺小無力,沒有了傳信戒指,她應該到那里去找清瀾?

    更何況,她和清瀾的傳信戒指本來就不能傳遞信息。

    辰皓夜沒收了她的傳信戒指,還逼著她向父王發了一條平安的消息。

    她現在就算是想聯系上花靈國的暗影衛幫自己找人,也聯系不上。

    若櫻跟上了海域中的一隊海帝國的士兵,正在焦急萬分在人群中尋找清瀾的時候,忽然耳邊一個聲音傳來:“公主,是我。”

    若櫻一聽便知是修逸瑾,立刻離開海帝國的隊伍,找了一處偏僻的海域角落道:“你出來吧!”

    一道紫色光芒過來,眼前顯現出一身紫紅衣衫的修逸瑾跪拜在自己面前。

    “屬下參見公主。”

    修逸瑾皺著俊逸的眉,努力忍耐著全身的痛楚,現在妙息丸正在他的血脈中啃噬著他的靈脈。

    他是來向若櫻要解藥的。

    “修逸瑾!你怎么才回來?害我要用人卻找不到人!”

    若櫻心里正為清瀾的事煩亂,想起這修逸瑾辦事不力,就是一陣火大。

    若櫻一邊怒斥道,一邊對著跪在地上的修逸瑾啪啪啪扇了兩個耳光。

    都是因為拓智馨回來了,才被辰皓夜如此羞辱。

    若櫻在辰皓夜那里受的氣正沒處發泄。

    修逸瑾本來已經毒藥發作,難以支撐。

    此刻被若櫻扇了兩巴掌,直接扇得嘴角溢血,半跪在地上。

    修逸瑾忍耐著妙息丸的痛苦道:“屬下用幻霧給公主傳了訊息,可是沒有接到公主的命令。所以就沒及時趕來。還望公主恕罪。”

    妙息丸發作的黑色煙霧從修逸瑾的血脈毛孔中竄出,凝聚在他的周圍。

    修逸瑾那雙堪稱天姿國色的桃花眼此刻也游動著黑色的煙霧。

    墨綠色光芒一閃,若櫻手里已然多了一條墨綠色的藤蔓,照著地上的修逸瑾便抽了上去。

    “沒有接到本公主的命令?本公主傳信戒指被辰皓夜收走了,我怎么回?難道我不回你,你就不應該自己回來待命?躲?你還敢躲?”若櫻一邊打,一邊道。

    “公主恕罪!”“修逸瑾一邊用手遮擋臉部,一邊向旁邊避讓道。

    赫若櫻揚起手中的藤蔓直把地上的修逸瑾抽得皮開肉綻方才停手。

    若櫻怒道:

    “紫色花骨不是能感應花族人的存在嗎?你偏要等到妙息丸發作才回來是吧?那你就忍著吧。”

    倒在地上的修逸瑾身體周圍的黑色煙霧凝聚得越來越多了。

  鉛筆小說
  (www.drfof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